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夜修眼中的慌张,在夏侯淳看来是格外的绚烂。似乎只有他夏侯夜修痛苦难过,他的心才能得到一些安慰。

    将夏侯淳的神色尽收眼底,若水月很是鄙视的蹙了蹙眉。

    无意间四目相对,看着那一身薄纱的女人,夏侯淳眼中随即写满了惊艳,似乎直到这一刻他才注意到和夏侯夜修一起的女人。他自诩阅人间美人无数,可却还未见过如此绝世倾城的美人,此刻的她就如同那深海的夜明珠,照亮了这个昏暗的世界。只是。。。为何凡是好的东西都是属于他夏侯夜修的?他不甘心,不甘心。。。

    面对夏侯淳眼中那赤裸裸的欲望,若水月很是反感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朝夏侯夜修望去。

    焦急冲到夜武身边,夏侯夜修迅速为夜武止住血,随即又急忙冲怀中掏出一枚药丸噻入夜武的嘴里。

    待完成一切,夏侯夜修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有些气愤的盯着夏侯淳。“真没想到,五年的时间不但没让你有所悔改,居然还让你变本加厉。药人,如此阴毒的手段你都做的出来。”

    所谓药人,便是在一个人即将死亡的前一刻,以针封其血脉,再用以药水练泡一段时日。待药人再次醒来后,便是只是一具不知疼痛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而他们的一切行动都只听从主人的笛声行事。因他们刀枪不入,不知冷暖,只一味的拼杀,顾常常被人称为不死恶魔。又因他们手段过于残忍,所以一直以来被江湖禁止。

    面对夏侯夜修的指责,夏侯淳却不以为然的冷笑一声。“成王败寇,只要能夺回原本属于本宫,本宫愿不惜一切代价!”

    “好,既然这是你的选择,那朕就成全你,让你知道你付出的代价将会是如何的惨重!”说罢!夏侯夜修脸色一沉,一把夺过夜武手中的厉剑就朝夏侯淳杀了过去。

    见状,紫衣女人笛声一变,就见那两名黑衣蒙面药人迅速退了回去,转眼间便和夏侯夜修打成了一团。

    就算夏侯夜修的武功再高,可面对两名没有知觉,刀枪不入的药人,时间一长,还是略显吃力。

    看着夏侯夜修满是汗水的额头,若水月的眉也紧紧的拧成了一团。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若夏侯夜修不在场,她想要解决掉这两名药人倒可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眸光一转,若水月的目光突然落在了紫衣女人的身上,随即便见她不动声色的来到夜虎身边,凑到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闻言,夜虎不语,只是赞同的点点头。

    下一刻,便见夜虎以极快的速度闪到紫衣女人的身边,没有丝毫的犹豫,更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挥剑就朝紫衣女人手臂砍去。

    面对突然出现的夜虎,紫衣女人是猛的一惊,可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她的右臂便活生生的被夜虎砍了下来。“厄。。。”随即而来的就是紫衣女人的惨叫声。

    顿时笛声停止,两名药人也在顷刻间如死了般一动不动的站在了原地。

    冷漠的瞥了眼夏侯淳,若水月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没了药人,看他还拿什么得意。

    突然的状况让夏侯淳的目光是急速转移到紫衣女人的身上,当看到紫衣女人活生生被砍下的手臂时,他眼中是说不出的惊恐。毕竟若没了她的笛声,没有药人,那以他们的能力想杀夏侯夜修那可说是天方夜谭。而且看夏侯夜修的现在的摸样,他是绝对不会再轻易放过自己的了。

    就在夏侯淳乱了方向的时候,紫衣女人突然点穴止住自己的血脉,随即腾空而起。

    见状,夜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以为紫衣女人欲逃跑,随即提起内力也腾空飞了起来,欲抓住紫衣女人。

    然而夜虎还未靠近紫衣女人,便见紫衣女人突然停了下来,随即左手衣袖是猛的一挥,顿时一股奇异的幽香从她衣袖间蔓延开来。

    闻着那传入鼻尖的幽香,若水月的心顿时就被提了起来。不好,有毒。。。

    “夜。。。”若水月刚开口,便见夜虎突然如断了翅膀的小鸟般从半空直直的掉了下来。

    见状,夜雀急忙上前,扶住了他。

    只是眨眼睛的时间,此时的夜虎便已是浑身冰凉,失去了一切的只觉,如同被抽空了般,只剩下一个光有灵魂却没有只觉的躯壳。

    “哈哈,哈哈。。。”一时间夏侯淳突然想到什么,随即一改前一刻的惊恐,大笑了起来。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冷冷的瞪了眼夏侯淳便又将目光落在了夜虎的身上。

    夜虎的反应让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又拧成了一团,眸光也在瞬间暗了下去。若她没记错的话,这毒应该是江湖有名的用毒高手毒娘子紫离颜的秘制毒药魂绝。只是这紫衣女人为何会?难道???

    思及此,若水月是猛的抬起头朝紫衣女人望去,直到在苍白的月光下看清那缕紫色的发丝,若水月这才敢肯定这名紫衣女人就是毒娘子紫离颜!若是在平常,没有夏侯夜修和四大侍卫在身边,对于她毒娘子她若水月定不会放在眼中,只可惜。。。哎!看样子今晚夏侯夜修等人得要费神了。

    “夜虎,夜虎。。。厄。。。”夜雀话还未说完,一声惨叫后,也一动不动的倒在了地上。

    “夜雀。。。”见状,夜龙一惊就欲上前,还好这时夏侯夜修急忙拦住了他。“别去,这毒会传染的!”

    闻言,毒娘子这才款款的从半空降了下来,有些惊愕也有些得意的看着夏侯夜修。“没想到你居然对毒也有些了解啊!只可惜无济于事,因为今晚你们全都要命丧于此。”说着毒娘子又是衣袖一挥,瞬间又是一股奇异的幽香传来。

    见状,夏侯夜修和夜龙急忙止住呼吸,捂住鼻子。

    “没用的,你也许不知道,我的毒不光可以通过人体传染,更能通过空气传染,所以。。。”

    毒娘子的话还未说完,夜龙便已倒了下去,而夏侯夜修却依旧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目光阴寒如冰的怒视着毒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