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不!夜修!”一时间若水月的两眼睁的是老大,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不停的顺着她那精致的轮廓滑落而下,望着夏侯夜修那逐渐被血染红的玄色锦衣,若水月的心更是颤抖的厉害。她真的怎么也没想到他夏侯夜修居然会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

    转眼间夏侯夜修那英俊的脸蛋便已是一片惨白,有些虚弱的望着若水月,夏侯夜修嘴角勉强撑起一抹安慰的笑。“月儿,为我好好的活着,幸福的活着。”

    若水月不语,只是紧咬着自己的唇,满脸泪水的盯着他。这一刻,她是该骂他傻,还是骂他笨?居然到这一刻了,他都还在想着她。

    看着此时的夏侯夜修,夏侯淳突然却有些鄙视的讽刺道。“真没想到,你居然真会为了个女人连命都不要。难道你不知道你放弃的不光是你的命,更是南拓国的大好江山吗?”

    闻言,夏侯夜修反而有些同情的看着夏侯淳。“你没有真心爱过一个人,所以你不会明白失去她的痛苦的。”

    此时夏侯夜修的每一个字一句话,都如重鼓般狠狠的敲击在若水月的心里。她不明白,为何自己明明不爱他,可心却会这般的疼?是因为他的受伤是为了保护自己吗?这是对他的愧疚吗?

    “谁说本宫没真心爱过?是你,就是你残忍的从本宫的手中夺走了本宫心爱的女人!”一想到他当年夺走诺儿的画面,夏侯淳整个人顿时便变的激动起来。

    夏侯夜修冷笑一声,有些不屑的看着夏侯淳。“你对倪诺儿真的是爱吗?若是爱,为何当年你会为了自保不惜将倪诺儿推到风口浪尖上?”

    “我。。。本宫那是为了保护她,就是因为知道你对她垂怜已久,不会伤害她,所以才忍痛将她推向你的。。。不过本宫想,上天一定是公平的,就是因为当年本宫将诺儿推给了你,现在才由你将如此绝世佳人带到了本宫的怀里。看看这美妙如水的大眼,看看这诱人的红唇,还有这乳脂般雪白的肌肤,那一处不比诺儿绝色诱人?光这么看着都让人有种如梦如幻,醉生梦死的感觉,这要是真尝起来,想必这滋味。。。啧啧啧。。真让人迫不及待啊!”说着,夏侯淳的手又不安分的在若水月的脸上抚摸起来。

    “夏侯淳,你敢。。。”闻言,夏侯夜修顿时是怒火中烧,他那看向夏侯淳的目光,似乎能生生的将人给活剥了。

    面对夏侯夜修眼中嗜血的杀意。夏侯淳心中猛的一紧,可转眼一想,现在他深受重伤,就如同一只没了牙的老虎,他夏侯淳又何惧那!

    夏侯淳的手依旧不安的在若水月的身上不停的抚摸着,脸上挂着阴邪的笑意。“夏侯夜修,枉你聪明一世,没想到现在因为一个女人乱了方寸不说,连命都要没了!”

    闻言夏侯夜修不语,只是一脸危险的怒视着夏侯淳。

    见状,夏侯淳继续道。“夏侯夜修,你不会真以为你死后,本宫会真的放了她吧?哈哈,哈哈。。。”说着夏侯淳是一脸夸张的大笑起来。

    “夏侯淳,你。。。”一时间夏侯夜修心顿时提到了喉哝。

    “哈哈,如此绝世倾城的佳人,别说将其占有,就是当做花瓶光这么看看也是醉人的不是吗?”说着夏侯淳的手是更加放肆的往若水月的丰满上一点点靠近。

    “你,夏侯淳,朕会让你知道欺骗朕的代价将会是如何的惨重!”此时的夏侯夜修是彻底的怒了,只见他一把忍痛拔出自己亲手插入身体的厉剑,随即迅速止住自己的血脉。满身杀气的一步步朝夏侯淳逼近。

    夏侯夜修身上此时散发的杀气让夏侯淳的手不由的一颤,手中的剑也险些掉了下去。

    趁着夏侯淳有些发愣的档儿,若水月眸光猛的一沉,乘其不备突然用手肘狠狠的朝夏侯淳的心窝撞去。

    “厄。。。”顷刻间,夏侯淳只觉一股凶猛的内力狠狠的震动了自己的心脏,剧烈的疼痛顷刻间遍布全身。

    下一刻若水月又是狠狠的一脚踩在夏侯淳的脚上,随即,趁夏侯淳不备,若水月一把打开夏侯淳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拔腿就朝夏侯夜修跑去。

    “该死的贱人,你。。。”猛的回过神的夏侯淳见女人就这么眼睁睁的从自己手中溜走,开口就怒骂起来。然而他的骂声还未结束就见一抹紫色身影迅速冲自己眼前闪过,直直的朝女人追去。

    就在若水月即将跑近夏侯夜修时,耳边突然传来夏侯夜修焦急惊慌的声音。“月儿小心。。。”

    若水月还未来得及回过神,整个人便已被夏侯夜修搂进了怀里。

    一个迅速的旋转后,若水月清晰的听到耳边传来夏侯夜修吃疼的呻吟。“厄。。。”

    顿时,一股鲜红的血液冲夏侯夜修嘴里喷了出来,在若水月那月色的衣裙上渲染出一朵朵妖艳的花。

    “夜修,你。。。”也在这一刻,若水月才意识到什么。原来毒娘子趁她不备,从背后偷袭她,而夏侯夜修为了护她不受伤害,硬是抱着她,生生的替她接下了毒娘子带毒的一掌。

    冰冷带血的手,轻轻抹去若水月脸上的泪水,夏侯夜修温柔的安慰道。“月儿别哭,我没事,我还要保护你那!”

    看着夏侯夜修苍白而又虚弱的俊脸上,那抹强撑起的笑,若水月只觉一阵心酸。抬头看向那再次一步步逼近的毒娘子时,若水月眼中的杀意是越演越烈,真的,现在她真的忍不住了,也不想再忍下去了。

    只见她衣袖一挥,几根银针就悄然的刺入了四大侍卫和夏侯夜修的睡穴之中。只是眨眼间,几人就彻底的晕睡了过去。

    小心的将夏侯夜修轻靠在一旁的大树下,若水月一脸杀气的站起身,怒视着再次靠近的毒娘子。“想找死,姑奶奶我成全你!”说话的同时,若水月提起内力就朝毒娘子那击来的一掌迎了上去。

    看着前一刻还一脸楚楚可怜,娇弱无比女人在此刻变的如地狱魔鬼般凶狠的向自己击来,毒娘子猛的一惊,大感不妙,欲收回掌心,然而此时若水月却不给她丝毫的机会。将内力集中于掌心,挥手间就朝毒娘子的攻击而去。

    “厄。。。啊!!!”在触碰到她掌心的瞬间,毒娘子就已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手骨断裂般的疼痛,随即忍不住的惨叫起来。

    见状,若水月依旧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只见她目光一暗,紧抓着毒娘子的手,内力又是猛的震,顿时毒娘子的手臂骨就刺穿了肩膀,白深深的手臂骨,硬是被若水月给震了出来。

    “啊!啊!”一时间毒娘子的惨叫声在整个树林中回响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