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眼前的状况让一旁的夏侯淳更是大吃一惊,他似乎怎么也没料到,眼前这绝世倾城,看似柔弱的女人她居然会武功,且手段比起夏侯夜修来似乎还要残忍恶毒。居然就这么用内力活生生的将毒娘子的手臂骨给震了出来。

    一时间就连远远躲在树上的冷訾君浩也被若水月的手段给惊呆了。虽然他知道在黄泉地狱三年的时间,且能活着出来,她多多少少的会些武功,有一定的手段,可他真的没想到,那看似比鲜花还要绝美的女人,居然也有如此恶毒凶残的一面。

    眯着眼,一脸残忍的盯着面前一脸痛苦的毒娘子,若水月冷冷的开口道。“别怪我连最后一只手都不给你留,要怪就怪你逼人太甚!”

    痛苦的怒视着若水月那张绝美的脸蛋看了半晌,毒娘子这才从悲愤中猛的回过神。“你别得意,你还是看看你自己的掌心吧!”

    闻言,若水月眉头一挑,但还是伸出了掌心。只见掌心处,此时已是一片漆黑,更甚者其中一根经脉已经鼓了起来,犹如一根粗大的毛毛虫在其中翻滚着。

    面对被施了毒的掌心,若水月却只是不以为然的又挑了挑眉很是不屑的看着毒娘子,哀叹一声。“哎!还以为你这江湖中传说的毒娘子有多厉害,原来也不过如此啊!”说着若水月一副慢条斯理的用自己尖锐的手指划破那根鼓起的经脉,顿时黑色的血液顺着伤口就留了出来。待黑色毒血流尽后,又在伤口抹上一点药粉,只是转眼间,原本漆黑的掌心又回复了原先的雪白。

    看着她转眼间便已解了自己的毒,毒娘子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久久才终于吐出一句话。“你究竟是谁???”要知道,这世上能轻易解自己噬心谷的人没有几个。而眼前这女人,无论是解毒的方式和手段就可以看出,她的用毒之术远远在自己之上。

    绝美的脸上突然扬起妖娆而魅惑的笑。“想知道我是谁?”说着若水月以极快的速度闪到毒娘子的面前。“可以,只是要付出代价的知道吗?”

    一时间面对她脸上那妖娆而魅惑的笑容,毒娘子只觉自己的心在突然间都停止了跳动。这一刻她是深深的感觉到,眼前这绝世倾城的女人她不是人,她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一个披着美人面具的恶魔。

    “怎么?看你样子是害怕了?”此时若水月笑的是更加妖媚。

    面对眼前的女人,毒娘子不语,只是一脸不安而又惊恐的朝后面退去。

    “呵呵,你刚动用药人,拿剑架在我脖子上威胁夏侯夜修的时候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半个时辰都不到你就腌了?”一脸邪魅笑着的同时,若水月是一步步向对方逼近。

    若水月的靠近让毒娘子更是惊慌不已,急忙转过头去向夏侯淳求救。

    毕竟是同生死共患难过的,见状,夏侯淳急忙就走了上前,将毒娘子紧紧的护在身后,怒视着若水月狠狠的威胁道。“你敢再动她丝毫,本宫一定宰了你!”

    眉头一挑,若水月脸上的笑容逐渐变的邪恶起来,很是不屑的开口道。“就凭你这个废物?哼!你连和我动手的资格都没有!”是的,像夏侯淳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和他动手那就只会弄脏了她的手。

    “好狂妄的女人,今天本宫就要活剥了你!”怒吼一声,夏侯淳一副失去理智的摸样,拔剑就朝若水月杀了过去。除了不如夏侯夜修,废物这个词就是就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了。面对一个女人如此的羞辱让他怎能忍受的了。

    “淳,不要啊!”见状毒娘子想拦下夏侯淳,却已来不及了。

    “哎!!!”轻蔑的看了眼夏侯淳,若水月哀叹一声,很是不屑的摇摇头。“既然你执意找死,那姑奶奶我也只有成全你。只是用我的剑杀你,那就是对我剑的侮辱啊!我看还是这剑好了。。。”讥讽的说完,若水月一脚踢起已死的青衣杀手的断剑,转身就急速的朝夏侯淳闪去。

    “厄。。。”夏侯淳和毒娘子几乎都看不清若水月是如此出手的,那把断剑便已深深的刺进了夏侯淳的心脏。

    痛苦难耐的看着插入自己心脏的断剑,夏侯淳两眼一时间是睁的老大,俊逸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淳,淳,你没事吧?”见夏侯淳一动不动的盯着若水月,毒娘子顿时就慌了,急忙用自己的肩头推了推他。

    闻声回过神的夏侯淳有些悲哀的看了眼毒娘子。“别担心,我,我没事。。。”

    “淳。。。”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夏侯淳对她说我,一时间毒娘子时泪流满面。

    两人眼中动容的波光让一步步靠近的若水月突然停了下来。不知道为何,若水月突然有种想要放了他们的想法。可回头一看到那一脸惨白已昏睡过去的夏侯夜修,和中毒受伤的四大侍卫,不忍的想法又硬是被她从心里活生生的抹了下去。放虎归山,毕后患无穷。她绝对不能为自己和夏侯夜修以后的路留下祸患。

    下一刻若水月是猛的一惊,似乎连她都被自己心中的这个想法给吓住了。杀了他们究竟是为自己除去祸患,还是在为夏侯夜修除去祸患?是为自己,只是在为自己除去祸患,毕竟他们都知道自己会武功会毒的事情,要是此事传了出去,那自己不是会被曝光。对,就是这样的。

    思及此,若水月眉头一紧,双眼散发着决绝的杀意,再次提起地上的剑,就又一次的朝两人逼近。

    看着一脸杀气一步步逼近的女人,毒娘子来不及思考,一把挡在夏侯淳的前面,一脸凶狠的怒视着若水月。“想要杀他,除非你踩着我的尸首过去!”

    “你应该明白,这对我来说不难!”冷着一张脸,若水月毫不在意的开口道。

    “你。。。”闻言,毒娘子眼中顿时多了一抹鱼死网破的决意。可只是转眼间,便就见她咚的一声跪在了若水月的面前,满脸的泪水。“若你想要为夏侯夜修他们报仇,你可以杀了我,我也毫无怨言,我只求你能看在淳和夏侯夜修兄弟一场的份上,饶他一命。”

    “离颜,你。。。”见毒娘子跪在地上不停的哀求着那一脸杀意的女人,夏侯淳只觉心中一疼。“你别,别求她!”

    毒娘子无奈的看着夏侯淳。“为你,我连命都可以不要,求求她又何妨?”

    “你。。。”面对毒娘子眼中的倔犟,夏侯淳最终只能忍着伤口无奈的摇摇头。

    一时间若水月眼中的杀意尽收,换上一脸灿烂的笑容。“你该听他的,别求我,说真的,若不是他对夏侯夜修那般绝情,别说不杀他,就算送你们安全离开,我也愿意。只是。。。”

    “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他,只要你放过他,就算为你做牛做马我也愿意!”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毒娘子的哀求声给打断了。

    毒娘子一声声的哀求声和她眼中可为爱不惜的目光让若水月的心又开始动摇起来。

    片刻的迟疑后,若水月心中的杀意最终还是被毒娘子的深情给打败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看在你对他一片真心的份上饶你们一命,但是。。。”

    “啊!!!”

    “厄。。。。”

    若水月话还未说完,一把厉剑便从她身边急速飞过,直直的穿透了两人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