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突发的状况让若水月一惊,猛的回过头,很是气愤的怒视着下黑手者。

    在看清对方时,若水月气愤的眼中明显多了丝失望。因为对方不是别人正是那之前一直冷眼旁观的冷訾君浩。

    只见冷訾君浩一身黑衣金边锦袍,一脸冷漠的走了过来。

    “你没听见我刚说的话吗?我说要饶他们一命的!”怒视着冷訾君浩,若水月很是气愤的质问道。

    目光冷然的看了眼若水月,冷訾君浩没做丝毫的解释,只是缓缓上前,来到两人面前,突然握住剑柄,就将剑在两人伤口处反转一圈后,猛的拔出。

    还有半口气的两人在冷訾君浩的这个动作后,顿时便倒了下去。睁的老大的双眼在告诉着若水月,他们死不瞑目。

    见状若水月只觉一股怒火泳了上来,更加生气怒吼道。“冷訾君浩,你。。。”

    “别忘了,当初真正残杀他太子府三百来口的凶手是你爹,若文荣!”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冷訾君浩给冷漠打断了。

    “那又怎么样?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怔了怔,若水月很是不悦的反驳道。

    “你身份曝光是早晚的事,你认为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后,还会感激你今日的不杀之恩吗?”冷訾君浩阴冷的问道。

    眼睛一瞪,若水月没好气的的继续反驳道。“我没想过要他们的感激!”

    “是,你没想要他们的感激,可他们那?当初夏侯夜修不也是一时心软放了他吗?结果那?还不是差点死在他的手上!你说他对自己的亲兄弟都下的了毒手,更何况是你?”一脸复杂的盯着若水月看了半晌,冷訾君浩这才又冷冷的吐了一句。

    冷冷的瞥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冷笑一声。“看样子你是太高估他们的能力了!你以为凭他们的武功真就能杀的了夏侯夜修吗?”

    看着眼前的若水月,冷訾君浩突然有些不悦起来。“那又怎么样?不管他们用的是什么办法,可最终还是将那高高在上的夏侯夜修弄成了这副模样不是吗?”

    若水月不语,只是缓缓转过头朝那一脸惨白的夏侯夜修看去。是!他是险些被夏侯淳害死,可那都是因为他想要保护她,用他的命来保护她。而他那?而他冷訾君浩那?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他们劫持,却无动于衷的看着好戏?现在倒好,事情解决了却跑来说起了风凉话?

    见若水月不语,冷訾君浩也懒得再和她争。只见他漫不经心的走到大树下,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此时毫无还手能力的夏侯夜修。

    注意到冷訾君浩看此时夏侯夜修的神情,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有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

    就在冷訾君浩盯着夏侯夜修看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后,他眸光一沉,突然拾起夏侯夜修身旁的软剑,就朝夏侯夜修的要害刺去。

    见状,若水月来不及思考猛的挡在了夏侯夜修的面前,有些气愤的怒视着冷訾君浩。“你想要做什么?”

    面对若水月的突然阻拦,冷訾君浩似乎有些意外,随即脸色就沉了下。“这句话该是我问你,你这是在做什么?给我滚开!”

    没动,若水月只是轻挑了挑眉,冷眼瞪着冷訾君浩。“怎么?难道你想在这个时候杀了他?”

    “没错,现在可是个大好机会,若错过了这个机会,再想要杀他可真就难了!”毕竟他夏侯夜修可是修天神功唯一的传人,修天神功的真正威力他可是亲眼见识过得,虽然那是在他年幼时,可当时的场面他真是至今难忘。虽然他也不是打不过夏侯夜修,可他真的不愿给自己留下有后患。成大事者,不拘这点小节。而且他夏侯夜修一死,自己真正的目的也许反而会早一日达到。毕竟。。。

    “不行。。。”猛地抬起头,若水月坚决的说道。

    “你。。。”若水月的回答让冷訾君浩是一阵错愕。按道理,她若水月应该比自己更想要杀他夏侯夜修的不是吗?怎么现在?难道。。。后面的猜测冷訾君浩一时间有些不敢去想了。

    “你难道忘了你若是一门是怎么死的了吗?还是说这仇你不想报了?”眉头一邹,冷訾君浩阴沉起唇的质问道。

    冷訾君浩的提醒,让若水月只觉心中的伤口被人活生生的掰了开来。冷漠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若水月狠狠得开口道。“我没忘!仇我也会报,只是我不屑用这种手段,更不愿在这个时候!”

    “不屑用这种手段?不愿在这个时候?哼!那你要等到什么时候?等到他夏侯夜修恢复的时候吗?”若水月的回答让冷訾君浩一时间很是失望,更是气愤。

    “我。。。”想要反驳,一开口若水月才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没有什么理由放弃如此大好的机会。是因为他不惜屈尊降贵的为自己刻木簪吗?还是因为他为了保护自己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在此时此刻,她就是不愿看着他死在自己的面前。

    见状,冷訾君浩的脸色是更加难看。“怎么?无话可说了?”

    “我不想和你争,但现在你想杀他绝对不行!”此时若水月也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不让冷訾君浩在这个时候伤害她。

    “不行?究竟是不行还是现在的你根本就不愿他死?或者说你爱上他了啊?”一时间冷訾君浩忍不住的冲若水月怒吼起来。

    闻言,若水月的心不自觉的一颤,莫名的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猛的摇摇头从冷訾君浩解释道。“不是,我没有爱上他,我也没有不愿意。。。”

    “那好,你证明给我看啊!证明你没有爱上他,证明从始至终你都在想着杀他,都在想着报仇啊!”说着冷訾君浩硬是将自己手中的剑强塞到若水月的手里。似乎现在只有她亲手杀了夏侯夜修,他才会相信她说的话。

    紧握着手中的剑,看着夏侯夜修那张毫无血色的英俊脸庞,若水月的手却止不住的微微颤抖起来。杀他?杀这个前一刻还在用命保护她的男人。

    然,只是下一刻若水月就狠狠的将剑丢在了地上,有些冒火的怒视着冷訾君浩。“怎么?对我你也用起了激将法了吗?抱歉,这招对我没用!不管怎么说,我都不许任何人在现在伤害他的,包括你,冷訾君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