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眼中的坚决,在这一刻是彻底的激怒了冷訾君浩。“这就是你对我的证明吗?证明你爱上他了?”此时冷訾君浩眼中除了愤怒,还夹杂着一丝丝心疼。

    眼看着冷訾君浩为此事发怒,若水月顿时就有些慌乱,急忙摇头解释道。“我再说一次,我没有,没有,真的没有。。。”

    “那你就杀了他,向我证明啊!”

    “好,我向你证明。。。”激动的话刚一落,若水月就后悔了,因为似乎这一刻她才真正的清醒过来,他冷訾君浩真正生气的并不是怀疑她爱上了夏侯夜修。而是她违背了他的意思,要阻止他杀了夏侯夜修。

    见若水月半晌没有丝毫的动作,冷訾君浩一声冷笑。“罢了,罢了!你也不用向我证明什么了,既然你下不了手,行!我帮你!”说着冷訾君浩漆黑的冰眸一沉,一把推开挡在夏侯夜修面前的若水月,挥剑就又一次的朝着夏侯夜修的要害杀去。

    这一刻冷訾君浩的执着也彻底的激怒了若水月,来不及多想,若水月拾起刚被她丢下的利剑就朝冷訾君浩的剑锋挡了上去。

    剑锋停止的瞬间,若水月耳边突然传来冷訾君浩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怎么?你居然为了他夏侯夜修,想和我动手?”

    眸光一定,若水月决绝的说。“是你逼我的,我说过,我不许任何人在现在伤害他的,当然其中包括你,冷訾君浩。”

    “你。。。好!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救的了他吧!”说罢!冷訾君浩也不再留情,挥剑就直接朝若水月的要害攻去。

    “哎!”一声叹息后,若水月身子一侧就避开了冷訾君浩的利剑。和他冷訾君浩打斗,在这之前,是她若水月一生也未曾想过得事情。一直以来,她都只认为他的剑只会保护她,没想到却始终有攻向她的时候。

    然而面对若水月的躲避,冷訾君浩却依旧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只见他反手就又是一招朝若水月攻去。

    若水月一直都清楚,无论是武功还是内力她都不是冷訾君浩的对手,但她依旧直视着他的眼睛,仿佛多了几份悲伤。

    尽管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上她眼眸的瞬间,冷訾君浩的心还是为一震。有那么一刻他真的想收回那即将刺入她身体的剑,可一想到夏侯夜修死后,自己的一直以来的目的和霸业,他又硬着心,攻了过去。没关系的,只是让她受点伤,不会要她的命的。

    冷訾君浩眼中的决绝让若水月的心在那么一刻突然停止了跳动。他的剑真的会刺入自己的身体吗?

    然而,就在若水月有些走神的瞬间,冷訾君浩的剑已刺进了她的胸口。

    “厄。。。”一声呻吟后,若水月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冷訾君浩。似乎她从未想过他冷訾君浩的剑会真的刺进她的身体。这一刻她只觉自己的身子因那一剑的缘故,突然变的寒冷起来。

    看着鲜红的血不停地顺着阴冷的剑刃从若水月的身体里流了出来,有些那么一刻,冷訾君浩真的愣住了。他只想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没想过会伤她这么深的。

    “月儿,我不想伤你,你走开!”无奈的叹息一声,冷訾君浩眉头一紧,猛的抽出那刺入若水月身体的利剑。

    伴随而来的又是若水月吃疼的声音。“厄。。。”

    只是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冷訾君浩便再次举剑朝夏侯夜修要害攻了过去。

    见状,心头一紧,来不及止血,若水月上前一把就抓住了那即将刺入夏侯夜修要害剑刃。

    “若水月,你。。。”看着血不停地从若水月的手中飘落,冷訾君浩的眉一时间邹的更紧了。

    “你如此想杀他,真的只是为了替我报仇吗?”忍着手中传来的疼痛,若水月目光冷冽的怒视着冷訾君浩质问道。

    很明显,冷訾君浩似乎没想到若水月会突然提出如此问题,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你来南拓,送我去黄泉地狱,再送我入宫,等等都不只是想助我报仇对吗?换一句话说,也许我一直一来都只是你通往目的道路上的一颗棋子对吗?”从知道冷訾君浩欲进入瑶池盛世开始,种种疑惑就在若水月心中浮现,不问并不代表她不知道。只不过今天他的作风让她实在有些忍不住了。

    “我。。。”想要开口解释什么,一开口冷訾君浩才发现在此事上说的越多只会错的越多。与其如此,还不如保持沉默。

    见状,若水月是一声叹息!“呼!果然如此!”脸上是格外的平静,可心,还是不受控制的痛了起来。

    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痛,他是看在眼里。“月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好了!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我只想要告诉你,我之所以不想你杀他,并非因为我爱上了他,而是不想因为他的死便宜了倪诺儿那个贱人!”冷訾君浩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冷冷的打断了他。只是此话的可信度究竟有多少,也只有她若水月自己心里明白了。

    “厄?什么意思?”很明显,若水月的跳跃性思维让冷訾君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想,若夏侯夜修真的死了,那最得利的是谁?”

    闻言,冷訾君浩眉头一紧,一抹复杂的光芒从他眼中一闪而过。“你指的是???”

    “没错!除了她倪诺儿还有谁?先不说她现在在后宫的身份,就凭这后宫之中就只有她为夏侯夜修诞下皇子,这太后宝座也非她莫属!你说我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再次登上女人的巅峰吗?不怕实话告诉你,比起夏侯夜修我更恨她倪诺儿!所以我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我要一步步一步步夺走原本属于她的一切,无论是男人还是地位,我要亲手将她拉入地狱!”说着倪诺儿时,若水月眼中再次恢复了前一刻那嗜血的狠毒。只是,这是一个原因,却不是她唯一的原因。

    冷訾君浩依旧不语,只是目光复杂而又深邃的盯着若水月,随即缓缓的收回了被若水月紧握着的利剑。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在剑被收回的瞬间,若水月眼中那急速闪过的阴狠。

    “哎。。。”一声叹息后,冷訾君浩转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