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待冷訾君浩走远后,若水月急忙发信号招来若月楼的人,将夏侯夜修主仆五人带到她离这儿最近的府宅。

    从戌时忙到子时,花了将近三个时辰的时间,若水月才按照他们的情况,为他们解毒和清理好伤口。然而对于被夏侯夜修用修天神功禁锢在体内的毒,她还是有些无能为力。

    看着夏侯夜修越发苍白的脸色,若水月的眉头也拧成了一团。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距离他中毒已经快要有五个时辰了,若夏侯夜修再不醒来用内力将毒逼出,那他体内的毒随时可能会冲破禁锢遍布全身,到时候可真就是大罗神仙下凡也都救不了他了。

    迟疑了片刻,若水月终于还是决定施针,让夏侯夜修先醒来再说。

    半盏茶的时间后,夏侯夜修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月儿!”在看清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容颜的瞬间,他那颗从他昏迷都还提着的心这才缓缓的放了下去。

    若水月没有开口,只是从夏侯夜修露出一抹淡淡的笑。

    将四周打量一圈后,夏侯夜修一脸虚弱的开口问道。“这里是哪儿?夏侯淳他们那?他们没有伤害你吧?”说着夏侯夜修就欲撑着坐起身。

    见状,若水月急忙制止他。“你受了伤,又中了毒,身子还很虚弱,别乱动!是一个好心人救了我们,不但击退了夏侯淳他们,还腾出一座府宅借我们养伤。”

    “哦!是这样啊!等我伤好了后,定好好的重谢他!”闻言,夏侯夜修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后,若有所思的点点。

    “那个,夜修,以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还能用内力吗?”虽然他是醒了,看他现在连说话都是如此的虚弱,若水月还是担忧的问道。

    “厄?”面对若水月突然的问题,夏侯夜修不禁有些愣住了,很明显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的意思。

    “哦!是这样的,之前那位好心的主人告诉我,说你中了剧毒,虽然剧毒被你用神功暂时的禁锢了,可时间一长,若你不用内功将毒逼出,到时你体内的剧毒会如汇集的洪水般,凶猛的蹿遍你的全身。那个时候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都救不了你,所以。。。”紧着眉,若水月一脸担忧的解释道。

    夏侯夜修没有太多的神情,只是若有所思的问了句。“月儿,现在几时了?”

    “子时。。。”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不禁邹了起来。也就是说距离他中毒快要有五个时辰了,而他的修天神功禁锢毒药的时间也是五个时辰。别说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使不出内力,就算真实的的出内力,这不到两刻中的时间也不够他逼出毒药的啊!除非。。。不许,要他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虽然只是转移毒,他还是很难做到。

    夏侯夜修虽然没有回答,但光从他的神情,若水月便也猜到了什么。看样子让他以现在的身体情况逼毒的确是件难事啊!只是若不如此,那又该怎么办那?对了。。。逼毒不行,还可以转移毒啊!

    思及此,若水月来不及询问夏侯夜修的意见,伸手就朝夏侯夜修的腰间抓去。

    “月儿,你这是???”见状,夏侯夜修莫名的一慌,急忙开口问道。

    继续着手上的动作,若水月头也没回的解释道。“看你这样子,逼毒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那就将毒转移到别人身上吧!我听那好心人说过,说你的毒不但可以用内力逼出,若实在不行可以通过行房事而将你体内的毒转移到别人的身上。现在只需要一个女人,你就没事了!”

    夏侯夜修猛的一惊。“你的意思是说要去给我格外找个女人来,和我进行房事转移毒?”真的吗?看着自己和别的女人嘿咻,她不会生气?

    “美的你,还格外给你找个女人?难道我突然间成男人了不成?”说话间,若水月是头也未回的,继续在夏侯夜修身上扒着他的衣物。

    “什么?难道你的意思是说???不行,绝对不行。。。”一听若水月亲自给他移毒,夏侯夜修顿时变有些急了,急忙抓着她的手阻止道。

    闻言,若水月终于缓缓抬起了头,有些不悦的盯着夏侯夜修那张苍白却依旧英俊无比的脸蛋。“不行?为什么我不行?难道你怀疑我是男人不成?”

    “不是的,我没有怀疑你是男人,我知道你是女人,我也早已验证过的。。。哎!怎么和你扯起这些。。。我的意思是说,别的女人可以,但我的女人不行。”是的,他的女人不行,尤其是他心爱的女人就更不行了!旁人都只是知道转移毒比逼毒容易,轻松,甚至可说是一种享受,但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其实移毒比逼毒更残忍。因为那其实就用别人的死换取自己的生存,曾经凡是被他移毒的女人,无不毒发身亡,没一例外,甚至有些当场惨死他身下。虽然他一直自我安慰说那不怪他,要怪就怪她们自己身子太弱,承受不了,可事实究竟如何,只有他自己清楚。其实并非她们身子太弱,而是那被转移的毒太过厉害,因为一段时间的禁锢逼压后,当毒再次爆发出来时,比起之前更加凶猛数十倍。别说那些毫无内力的弱女人,就连他这个内功高深的男人都无法承受。而现在,要让他用他心爱女人的性命来换取他的生存,他怎么做的到?若他真能做的到,那之前在树林他也不会为了她的安慰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所以说什么他都绝对不会让她来为自己移毒的。

    闻言,若水月顿时眉头一挑,眼睛一瞪。“别的女人可以,你自己的女人就不行?怎么?自己的女人玩够了,所以就想趁机玩别人的女人?”话是这么说,可事实究竟是如何她若水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先不说她现在的身份是他的女人,这是她该做的。就算她不是她的女人,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别的无辜的女人为了给他移毒而惨死黄泉吧!而且这三更半夜的,她也早不到别的女人啊!至于这府邸里的女人,那就更不行了!全是她若月楼的人,她是说什么都绝对不会让她的人白白送命的!所以了,思来想去也只有她了,毕竟她原本就用毒高手,而且因为她之前长期用毒水浸泡的关系早已百毒不侵了。所以对付毒娘子这翻了数十倍的毒,她还是有些自信的。

    “不是的,只是因为。。。”

    “不是就好!那你还啰嗦什么?真是的,就今晚就老实的躺着吧!”说着若水月又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不停的扒着夏侯夜修的衣裤。

    见状,夏侯夜修反而有些急了,一把推开她的手。“我说了,你绝对不行的,你走。。。”

    两眼一翻,若水月毫不在乎的开口道。“就不走。。。”说着手就朝夏侯夜修的裤子伸去。

    眼见裤子就要被若水月给扒下去了,夏侯夜修是真的有些怒了,又是一把打开她的手,气愤却又虚弱的冲若水月吼道。“你滚,就算是死,我也绝不会碰你。。。”

    夏侯夜修此时惊慌生气的摸样却让若水月一时间是玩心大起。“由不得你,你不碰我,那我碰你好了。。。”眼睛一眨,若水月毫不在乎的还击道。只是话一说完,若水月自己都忍不住的想笑。她可真是打死都没想过,有天自己会对他夏侯夜修主动说出这番话。似乎此时的她就是一个即将强奸无辜少女的色狼。

    “你这个女人,我。。。”

    夏侯夜修话还未说完,只见若水月拉着他的裤脚猛的一拉,一扯,他的整条裤子就这么被若水月给脱了下来。一时间夏侯夜修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了一条用金丝银线绣制成龙纹裤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