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冷訾残月,你。。。”眼见自己即将被若水月给扒光了,夏侯夜修是更加焦急。这该死的女人,她居然。。。

    “嘿嘿。。。”不理会夏侯夜修的生气,若水月坏笑一声就朝夏侯夜修最后的束缚伸了过去,随即一拉一扯,夏侯夜修的身子就这么暴露在了她的面前。

    在看清夏侯夜修身体的瞬间,若水月不禁狠狠得咽了口唾液。虽然这已不是她第一次看到夏侯夜修的裸体了,可却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清他的身子。

    修长伟岸的身材,古铜色的肤色,结实的双腿,纠结的臂膀,健壮而又性感的腹肌。他全身每一处无不在诱惑人心,让人真恨不得。。。。

    若水月此时的眼神让夏侯夜修狠狠得打了个冷战。不知为何,那一刻他只觉她的目光并非是一个女人看男人的目光,而是一头凶猛的野狼看到食物时的神情。

    猛的回过神,在对上夏侯夜修那双如幽谷般让人深陷的双眸时,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不禁露出一抹羞涩。

    也正是她脸色那抹羞涩,让夏侯夜修一时间有些看呆了。就那么愣愣的盯着她那如琉璃般五光十色的双眼。

    然而就在这时,若水月是深深的吸了口气,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随即便见她缓缓解开自己的腰带,退下染血的白纱薄裙,一点点的露出她那如脂般洁白圆润的肩头,曼妙的身躯。

    看着她一点点暴露在自己眼前的娇躯,夏侯夜修只觉自己喉咙一紧,有股火焰在自己身上慢慢烧起。

    就在若水月退下自己所有束缚的瞬间,夏侯夜修像是猛的想起什么,对着她急忙怒吼道。“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闻言,若水月不但不生气,心里还有一丝莫名的开心。

    红嫩诱人的小嘴俏皮的一撅,若水月就那么刺身裸体的走到夏侯夜修的跟去。“我偏不。。。”说着她那微凉的手,便已不老实的附上了夏侯夜修那张英俊迷人的脸蛋。

    只是轻轻的一接触,顿时便让夏侯夜修身体里的那股火焰燃烧了起来。

    强忍着欲将她压在身下的冲动,夏侯夜修是狠狠得打开她的手,再次怒吼起来。“别碰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找死?给我滚出去,离开滚。。。”

    眸光一阵闪烁,若水月是狠狠得点点头。“怎么办?可我就是不怕死耶!!”说完,不顾夏侯夜修的挣扎,若水月对着他那性感的薄唇就吻了下去。

    一时间不知究竟是若水月的话,还是她的吻,让夏侯夜修再次愣在了原地。

    也许是羞涩,也许是他刚的话,若水月吻的很轻,很小心。也就在那一刻,若水月还是第一次在接吻的时候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心跳在急续加速。

    她温柔而又笨拙的吻,让夏侯夜修是猛的回过神。看着她那近在咫尺的绝色容颜,夏侯夜修突然有些失控起来,突然伸手紧紧的抱住她,就反被动为主动的吻了起来。

    他的吻霸道而又狂野,他吻的很深深,似乎他的每一次呼吸都能很有可能将若水月给活吞下肚似的。

    夏侯夜修的回应,让若水月不禁微微一笑。然而就在若水月欲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夏侯夜修却突然用尽全力的将她猛的从自己的身上推了下去。“你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这一辈子都不想要再见到你了!”

    夏侯夜修突然的动作让若水月半天才从惊愕中回过神。“你说多少次都一样,我不会走的!笨蛋。。。”

    “我笨蛋?哼!我看真正笨的是你,你真以为我对你是真心的?笑话!我不妨实话告诉你!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之所以宠你,不过和那些刚进宫的女人一样,看你长的漂亮玩玩,当然这不是真正原因,真正原因还是你的身份,谁叫你是北辟国的公主那!俗话说的好,不看僧面看佛面。要是你一进宫,我就将你放在一处不加以理会,这北辟皇那多少也会有意见的不是?所以你也别再自作多情了,滚吧!”冷着一张脸,夏侯夜修吐出一堆无情的话。

    虽然明知道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将她气走,可在听到他说那些无情话语的时候,她的心还是忍不住的一颤。

    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夏侯夜修无情的脸,若水月冷笑一声。“若不爱我,那为何你会为了我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明知道他在说假话,可此时的她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一脸不屑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夏侯夜修也是一声冷笑。“看来真的是你想多了!当时的情况,无论我救不救你,我都已经凶多吉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中了毒!所以了,与其就那么死了,还不如随水推舟救你一命!到时若我真的有什么不测,想必北辟皇也会看在我救你一命的份上不会为难我的皇儿,南拓下一任的皇帝。甚至说不定还在一些情况下助我南拓一臂之力!所以我这才这么做得。”

    看夏侯夜修说的那么认真,若水月一时间还真不忍心拆穿他,见还有些时间,便玩心大起的陪他演起了戏。“原来,原来如此。。。可难道你就没爱过我吗?”说着,若水月还硬是逼出了几滴眼泪,一脸好是悲伤的模样。

    “没有,从来没有,一丝一毫都没有!”若水月眼中的悲哀让夏侯夜修一时有些不忍,可一想到她的性命,于是又狠着心,斩金截铁的点点头说道。

    “你。。。是啊!我还真是够傻的,够蠢的,还一直以为自己得到了真爱,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说着若水月像是真的似得,突然一脸悲痛不已的拿起挂在柱子上的利剑。

    夏侯夜修眉头一紧,一脸防备的盯着若水月。这女人不会因爱成恨想要一剑杀了自己吧?

    悲哀的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突然拿起剑就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见状,夏侯夜修的心一时间是提到了喉哝,急忙大喊。“月儿,你这是要做什么?”

    “既然你从来没爱过我,那你还管我做什么?像我这样又笨又傻,又自作多情的女人,活着只是浪费粮食,不如死了算了!”说着若水月便做着一副自刎的模样。

    就是若水月的这个动作,让夏侯夜修的一切防备在瞬间崩塌。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骗你的,我爱你,真的是爱你的!”说着夏侯夜修就不顾自己的身体硬撑着起身,欲下床阻止她做傻事。

    忍着想上前阻止他下床的冲动,若水月继续悲伤的开口道。“你骗我,若真的爱我,为何不让我碰你?还将我推开?”说着她手中的剑又朝脖子近了几分。

    见状,夏侯夜修更急了,扯着嗓子就叫了起来。“不要你碰我,并非不爱你,就是太爱你,我就是怕我自己忍不住要了你,现在我身上的毒即将爆发,若现在要了你,只会让你中毒身亡,你懂不懂?”

    闻言,若水月手中的剑顿时从她手中滑落。望着夏侯夜修那张苍白而依旧英俊无比的容颜,她只觉一阵阵心疼。虽然明知道他拒绝的原因,但她从未想到,当亲耳听他从嘴里说出来时,她会为之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