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吸了吸鼻子,忍着欲哭的冲动,若水月久久才吐出一句话。“白痴!现在你肯说实话了?”

    闻言,夏侯夜修一愣,有些惊愕的盯着若水月。“怎么?难道你早就知道了?”

    若水月点点头,又是狠狠得吸了吸鼻子。“恩,好心人说过,凡是被修天神功移毒的女人,几乎都活不过下一个时辰!”当然,她是个例外,只是事实她可不敢告诉他啊!

    “那你还???难道你就真的不怕死吗?”看着眼前的女人,夏侯夜修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及生气又开心!生气是因为她居然为了救他连自己的命都不顾。而开心也正是因此,一个女人可以为了他连命都不要,可以证明她是真的爱他。

    一把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水,若水月缓缓走到夏侯夜修的床边。“你可以为了救我,不惜自刎。我同样也可以为你,中毒身亡!”

    “月儿。。。”轻唤一声,夏侯夜修伸手就一把将若水月拥入怀中。

    在被他拥入怀中的瞬间,若水月突然有种想法,就算自己不是百毒不侵之身,就算自己不是毒王,要她舍身救他,她也心甘情愿。然而只是一刻的想法,就被理智给拉回了现实,她不是冷訾残月,她是若水月,是哪个被灭门的若水月。而救他也只是为了不便宜了倪诺儿那个贱人,对,就是如此!

    “哦!对了!那个好心人说过,其实移毒还是要看承受者的体质的。而且她还给我一枚百解丹,说服下后接受移毒有一半存活的机会的!”清空自己脑海中复杂的思绪,若水月缓缓抬起头,看着夏侯夜修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真的?”闻言,夏侯夜修心中一喜,然而只是眨眼间,他的脸色又沉了下去。“不行,一半的机会也就是说也有可能你会承受不住而当场死亡的!”

    眨了眨自己美妙的双眼,若水月一脸天真的反驳道。“可我们还有一半的胜算不是?既然如此,我们不妨赌一把!”

    “不行!我绝对不能拿你的性命做赌注!要死,我一个人死就好了!”夏侯夜修想也未想便拒绝了若水月的话。

    他眼中的坚持和决绝让若水月的心又是忍不住的一震。这一刻她真的很难将眼前这为了自己连命都男人和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残酷暴君看做一个人。

    回过神,若水月一声叹息后,转身拾起自己地上褪下的衣裙披在身上,随即一屁股在夏侯夜修的床边坐下身。“罢了,既然你执意要死,我也不勉强你!不过你放心,等你死后我也绝对不会让你独孤上路的,你前脚一断气,我后脚就自刎跟来!”

    面对若水月的威胁,夏侯夜修一时间显的格外的无奈。“月儿,你。。。”

    “你什么都不要再说了,既然这是你选择的路,那无论天堂地狱我都跟定你了!”说着若水月似乎还觉得不舒服,两脚抖了抖,脱下自己的鞋子一个翻身就上了床,还在夏侯夜修的身旁躺了下去。见夏侯夜修一脸惊愕的盯着她,她这才不慌不忙的解释道。“靠近些,以免你死了我都不知道,我担心万一时间要是隔久了,你走远了怎么办?那么大的黄泉路我还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找你!”说到后面,若水月是越说越玄。

    “月儿,你这又是何必那?你明知道。。。”

    “我明知道什么?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反正路已经给你摆在面前了,要一起死还是抓着唯一的机会赌一把,决定权在你!你赶紧选择吧!时间可不多了哦!”不容夏侯夜修将话说完,若水月就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打断了她的话。其实有好几次若水月都险些控制不足的想要告诉他,让他别担心,因为她百毒不侵,因为她就是传说中的毒王,然而最后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面上她是一脸的无所谓,可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心里她是比谁的都焦急。毕竟现在若夏侯夜修真的死了,那对她来说可真是百害而无一利。

    缓缓测过身,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夏侯夜修除了无奈也就只剩下无奈了。其实他也不想死,也想过要赌一把,可一想到若赌输了,自己便将会永远的失去她,他的心便不受控制的痛。

    见夏侯夜修无奈的看着自己,若水月突然凑上前,趴在他的胸膛上,微凉的手,温柔的抚摸上他那张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容颜,深情的开口道。“你一直都只想着我们赌输了,我会死,你的难过和心疼,可你有没有想过,若你真就这么死了,我会有多难过多心疼。要是这世界上真没了你,你又要我怎么活下去?比起行尸走肉的活着,我更情愿陪你同赴黄泉。而现在,我们明明还有一丝机会,我们为什么就不把握那?反正横竖都是死,还不如赌上一吧!”

    一时间夏侯夜修有些动摇了。“可是月儿,我真的怕你会。。。”

    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那白皙的芊芊玉手给封住了嘴。“别再拒绝我了,好吗?”

    看着若水月眸中那一朵朵绚烂的倾世桃花,夏侯夜修一时间如被施了魔法般,有些失神的点点头。

    见状,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勾勒起一抹魅惑的笑,随即低头就朝夏侯夜修那性感的嘴唇吻了上去。

    在再次触碰到她红唇的瞬间,夏侯夜修是猛的回过神,盯着眼前的她看了片刻,夏侯夜修最终还是妥协了!也许她说的对,反正横竖都是一死,还真不如赌上一把!若她真遇上什么不测,大不了自己也陪她共赴黄泉。

    心里没有了顾忌,夏侯夜修顿时一改先前一副要被强奸的小媳妇摸样,该被动为主动,扶着若水月的头就深情的吻了起来。

    不同于先前的吻,夏侯夜修此时的吻很轻很轻,却很深很深。

    夏侯夜修此时的主动,让若水月那颗一直焦急悬着的心终于缓缓的松了下去。

    下一刻,夏侯夜修一个翻身就将若水月压在了身下,性感的唇,顺着她的红唇一点点往下,脖子,锁骨,最后停在了若水月那两座傲人的双峰之上。

    一口含住那粉色的蓓蕾,便温柔的允吸了起来。而一只手又在她另一座丰满上,揉捏起来。

    他的手如被施了魔法似得,他的每一次揉捏都让若水月都觉那里如着火般,是折磨,更是一种她无法言语的渴望。随即销魂的呻吟起来。“厄,恩。。。”

    而此时她的呻吟对他来说无疑是时间最好的媚药,每一声呻吟,都让他忍不住的倒吸一口气。

    她脸色绯红,如星辰般美妙的眼中如春水流过,伴随着每一次呻吟,她洁白的贝齿都忍不住一点点的轻咬着充满诱惑的红唇。美的精心动魄,美的让人难以控制要她的冲动。

    她此时的销魂,此时的妩媚,让夏侯夜修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漆黑的眸子顿时染满汹涌的情欲,身下的坚硬更是到达极致。

    一时间夏侯夜修整个人却有些矛盾了起来,想要进入她,可却又怕进入她。

    看出了夏侯夜修的挣扎,若水月眉头一紧,趁夏侯夜修不备,抱着他一个翻身,夏侯夜修就被她压在了身下。

    猛的深吸一口气,若水月就在夏侯夜修的惊愕中跨坐在了他的身上,手微微有些颤抖的握着他的坚硬,将其一点点的纳入了她自己的身子。

    “厄。。。”即使早已做好的准备,但在将他坚硬纳入身体的瞬间,若水月还是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月儿。。。”她此刻的大胆和主动让夏侯夜修更是惊愕不已。

    目光迷离而又魅惑的盯着夏侯夜修,若水月性感的开口道。“爱我,就带着我一起活下去!”

    若水月的话给了夏侯夜修绝大的鼓励。

    一时间他不再忍耐,双手抱着她性感光滑的臀部就是猛的一顶,深深的淹没在了她的身体里。

    顷刻间,一副令人羞涩的春宫图再次上演起来。

    “月儿。。。”在达到巅峰的瞬间,夏侯夜修突然咬着若水月白雪的香肩,重重一顶。伴随而下的,还有他眼中那无人见过的泪水。

    没人知道这一刻他夏侯夜修的心跳有多快,心有多担心和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