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清晰的感觉到一股热潮在自己身体内喷射出来。还来不及做出任何的反应,她的身子在瞬间便变的僵硬起来,一股噬心般的痛随着那股热潮的喷射瞬间遍布全身,每个细胞,每个汗毛都因此而痛的让她难以忍受。

    这样的结果似乎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料。她怎么也没料到,这被修天神功禁锢过的绝魂竟会这般的凶猛,毒辣。

    看着若水月前一刻还满是绯色的脸在此时变的一片苍白,夏侯夜修的心顿时被提到了喉哝。“月。。。”

    夏侯夜修刚开口,若水月整个人顿时就如被冻结了般,身体不停使唤的直直的就倒了下去,倒在了夏侯夜修的怀里。

    若水月此时的状态让夏侯夜修是惊恐不已。“月儿,月儿,你没事吧?月儿?”

    虽然身体不听使唤,且痛的刺骨,可若水月还是听得见夏侯夜修焦急担忧的声音,想要回答他自己没事,可一开口,若水月才发现自己此时除了脑子还能转动,耳朵能听得见外,其他的一切都不是她的一般,就连视线也都模糊了起来。这样的情况让若水月也很是懊恼。这一切都怪她自己太大意,太过于自信了!

    “月儿,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啊!月儿,月儿。。。”半晌不见若水月有丝毫的回应,夏侯夜修更是担忧不已。一把紧搂着若水月冰冷的身体,扯过被子遮住她暴露在外的裸体。他似乎以为这样便能将若水月的身子捂热过来。

    也就是在那一刻,若水月清晰的感觉到一种名为泪水的液体重重的打落在她的脖子上,顺着她的脖子一点点划过在她的胸口,滴入心里。这样的感觉让她既痛,又喜。痛,只因他夏侯夜修。他居然为她哭了!真的是为她哭了!喜,这样清晰的感觉是说明她的身体逐渐在恢复知觉,也就是说,她的身体在逐渐战胜绝魂毒素。

    “月儿,你一定要撑住啊!我是不会让你就这么离开我的,绝对。。。”说着,夏侯夜修顾不上自己赤裸且受伤的身子,硬撑着就欲将若水月抱起来。

    然而,他一用力伤口就扯的生生的疼,可此时的他那还管的了那么多啊!似乎用尽了全力,他才将若水月抱下了床。

    可此时就是因为他的剧烈扯动,刚止住的血顿时如洪水般,不停的从他胸膛处流出。

    浓郁的血腥传入鼻尖,被若水月深深的吸进心肺之中。这样的感觉,让若水月的心为之一沉。这笨蛋不会是想要抱自己出去求救吧?怎么可能,若自己都没辙的话,那这世间怎么可能还有人能有这个能力?

    “月儿,你再撑着点,我,我这就带你去找那个好心人!既然他能如此清楚的知道其中的厉害,必定是有法能救你的!你一定要为我撑着,为我活下去!”顾不上自己血流不止的身体,夏侯夜修抱着若水月艰难的移动着自己的脚步。

    闻言,若水月一时间是百般滋味。他还真是个笨蛋!居然真就相信自己所说的那个好心人的存在。真不知道,若他知道自己口中的那个好心人就是自己,他会做和感想?还有,为他撑下去?他永远也不会知道,曾经几经面临生死,还都真是因为他自己才撑了下去。只是不同的是,那时的自己之所以因为他能撑下去,只因为怀着一颗杀他的心,一颗要让他生不如死的心。不过现在看来,这点似乎自己真的做到了些,否则现在的他也不会因为自己此时的状况如此的悲痛。也许自己还真的不需要再继续下去了,只要就这么死了,想必以他现在的对自己的感情看来,也定不会好过吧!只是。。。

    越发浓郁的血腥会让若水月猛的从思绪中回过神。心中大叫不好,若他再不止血,到时候自己都还未死,他便因失血过多身亡了。

    一想到后果,若水月心中一急,不自主的猛的强提起内力,欲配合着身子将绝魂的毒素逼出体内。

    “厄。。。”然而她刚一震动内力,一股腥甜就涌了上来。随即一口乌黑的血水从她嘴里喷了出来。

    见状,夏侯夜修是更加惊慌无比。“月儿,月儿,你这是怎么了?月儿???”

    没有回答,又是接连几口黑血从若水月的嘴里喷了出来。

    原本若水月也以为自己这次真的玩完了!可下意识的一动,她才发现自己只觉又再次回来了。随即迷糊的视线也越发的清晰,直到夏侯夜修那张已毫无血色但却依旧英俊无比的容颜清晰的出现在自己视线中。她这才微微启唇。“笨蛋,放我下来。。。”

    闻言,夏侯夜修猛的一怔,好半天才回过神,一脸惊喜的盯着若水月。“月儿,你,你。。。”

    “我,我没事,快,放我下来。”有些无力的白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这才缓缓开口道。

    “恩,恩。。。”猛点点头,夏侯夜修抱着若水月就欲朝床上走去。

    然而刚迈出脚步,夏侯夜修顿时只觉脑袋一阵晕眩,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他眼前一黑,还抱着若水月,就直直的倒了下去。

    “厄。。。”吃疼的若水月呻吟一声,便不顾的其他的冲夏侯夜修唤道。“夜修,夜修,你怎么了?快醒醒,你要是敢。。。天!”话还未说完,在看到自己身上那几乎被夏侯夜修的血染红的被子时,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

    “白痴,你还真打算给我殉情啊!”郁闷又无奈的咒骂声,若水月伸手就急忙点穴为夏侯夜修止住了血脉。随即有些吃力的扯下自己身上的被子盖在夏侯夜修赤裸的身上。

    “上月。。。”看着门外,若水月有些虚弱的唤了声。

    若水月话一落,房门就被人从外轻轻的推了开来。随即便见一个长相甜美,却满目冷漠的女子走了进来。她便是若水月的十二大月使中的上月,是个名副其实的冰山美人。对所有事,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冷漠。唯独对她的主子若水月是个例外。

    “主子。。。”在看见倒在地上且刺身裸体的若水月时,上月眼中明显多了一抹担忧。

    眸光一定,若水月淡然却有些虚弱的开口道。“扶我回房,让人将他抬上床,再叫月狱给他瞧瞧。记住了,我要他活着!”

    “是。。。”没有多余的语言,上月重重的点点头,拾起一旁若水月的散落在地的衣裙,披在她身上,就扶着若水月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