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皇宫龙鳞殿。

    在得知夏侯夜修出宫寻找若水月的消息后,倪诺儿是打大发雷霆,古玩玉器又是摔了一地。吓的整个龙鳞殿的奴才们是大气也都不敢出一个。

    不知道摔了多久,她这才停了下来,啪的一声重重的打在桌上,咬牙切齿的咒骂道。“若水月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自己出宫就罢了,居然还诱惑皇上也出宫去了!她这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闻言,琼花小心翼翼的急忙上前。“娘娘息怒!也许皇上出宫并非是因为若水月那个贱人。”

    “据本宫所知,朝堂上并未有什么大事,若不是为了若水月那个贱人,他会出宫?哼!不知道若水月那个贱人这次又想要玩什么花样。。。等等。。。你说若水月是什么时候出宫的?”一时间倪诺儿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转过头,一脸紧张的盯着琼花询问道。

    沉思了片刻,琼花才一脸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具体时间奴婢不知道,自从十天前她前来邀请皇上一起去看望雪妃时见过一面,便就再也未见过她了,她是。。。”

    “那琼枝又是什么时候出宫办事的?”不等琼花将话说完,倪诺儿就一脸紧张的打断了她。

    “这个,是十天前的午后,娘娘一接到对方的信件就立刻让她出宫验“货”去了!娘娘,你不会认为琼枝她。。。”被倪诺儿这么一问,琼花立马意识到了什么,随即脸色一变,很是担忧的看着倪诺儿。

    眸光一沉,倪诺儿眉头顿时就拧成了一团。虽然不愿相信,更不愿接受,但还是无奈又气愤的阴沉起唇道。“没错,看样子琼枝是出事了!”

    闻言,琼花顿时咚的一声就瘫了下去,不愿接受的摇着脑袋。“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双眼散发着狠毒的冷光,倪诺儿一脸阴冷的开口道。“本宫也不希望这是事实,可按时间仔细推算,若水月出宫的那日正是我们派杀手抓若水恒的日子。想必若水月那贱人是从什么地方得到了风声,这才冲忙出宫的,为的就是救若水恒!而且照现在的情形看来,她还成功了。否则别说若水恒,怎么连琼枝也失去了音讯?”

    “就算如此,那她又怎么会和琼枝碰面那?毕竟琼枝只是和对方头目联系,并未一同前去啊!”琼花闻言是猛的抬起头看着倪诺儿,依旧不愿相信的反驳道。

    无奈的一声叹息,倪诺儿这才又眉头紧锁的开口道。“话是这么说,可你想,既然若水月那个贱人能救下了若水恒,你认为以她的性格不会去追查幕后雇主吗?想必她正是通过那帮杀手才得以见到了琼枝。而现在她也应该知道这幕后的真正雇主是本宫了吧!”一想到此,倪诺儿更是忧心忡忡。现在她已打草惊蛇了,而以她若水月的个性来说,定会有所动作。看样子,自己是该有所防备了!

    “就算她真见到了琼枝,她也未必能动的了琼枝啊!毕竟琼枝可不是一个人去的,以泉龙那般高深的武功,若水月那贱人可未必是泉龙的对手啊!”尽管倪诺儿分析的头头是道,但对于琼枝已死的事实,她还是不愿相信,更不敢相信。

    她的执着和她的坚持,倪诺儿怎么会不懂,可事实已摆在眼前,她还是必要她学会接受。“是,泉龙的武功是高深,可你又何其敢说她若水月就是个三脚猫?既然她能在三年后今天再次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且完全变了个样子,变了个身份,你认为她就没有一点真本事?”

    “话是这么说,可是。。。”

    琼花还想要说什么,可还未说到重点就被倪诺儿给打断了。“你知道在南拓和北辟的交接尽头有座叫做黄泉地狱的岛屿吗?之所以称之为黄泉地狱,就是因为那里的日子犹如在黄泉地狱般,让人痛苦不堪,难以坚持,那里没有欢笑,更没有幸福,有的只是无止境的痛苦和折磨。在那里有时甚至死才是种解脱,是种幸福。那种痛苦是你此生都无法想象的到的,不光是身体上的痛,更是心灵上的折磨。据说,上了黄泉地狱的人几乎最终都惨死在了上面,至今为止也只有两个人活着走了出去,其中一人就是她若水月!你说一个能经历那般痛苦磨练而依旧活着的女人,她会真不是泉龙的对手吗?现在想必泉龙也遇到了不测吧!哎!!!可真所谓是斩草未除根,春分吹又深啊!如此后患,想铲除可真的是不易啊!”

    倪诺儿的话如一把利刃般彻底斩断了琼花心中唯一的一丝希望。一时间琼花不语,只是失神的定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