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这时一个宫女抱着一个锦盒走了进来。“娘娘,宫外有人送来一个锦盒,说是送给娘娘的礼物!”

    闻言,倪诺儿缓缓转过身,冷然的扫射了眼锦盒,沉音开口问道。“里面是什么?”

    宫女摇摇头。“奴婢不知,送来之人叮嘱说一定要娘娘自己亲手打开,说是给娘娘你的惊喜!”

    眉头一扬,倪诺儿不再多问,上前就一脸疑惑的打开了锦盒。

    “啊。。。”锦盒开启的瞬间,倪诺儿的尖叫声传遍了整个龙鳞殿。

    闻声琼花猛的回过神,朝锦盒看去,随即也忍不住的尖叫了起来。“啊!!!”

    抱着锦盒的宫女疑惑的看了眼锦盒里的东西,顿时整个人就晕了过去,锦盒也因此落在了地上。

    只因这锦盒里的并非什么奇珍异宝,而是一颗血淋淋的头颅。这头颅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几个时辰前惨死于冷訾君浩手中的夏侯淳。

    此时夏侯淳的头颅正因为锦盒的落地被摔了出来。鲜红的血液在白色大理石上摩擦出一朵朵妖艳而又诡异的花。

    一脸受惊的盯着头颅看了半晌,倪诺儿才缓缓从惊吓中回过神,而此时她才真正看清头颅的容颜。“怎么会?怎么会是他?”很明显,一时间倪诺儿不敢相信自己亲眼所见。是的,一个早已在她心中死了五年多的人,突然出现在眼前,还是以如此惨不忍睹的状态,她怎敢相信是真的。

    闻言,琼花定了定神,带着恐惧的神情小心翼翼的朝头颅看去。在看清头颅容颜的瞬间,琼花不禁惊叫道。“殿下?怎么会是殿下?”

    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容颜,倪诺儿一时间是百般滋味。是悲?是喜?是惊?是怒?还是恨?她早已分不清了。现在她只想知道这锦盒究竟是谁送来的?目的又是什么?还有夏侯淳究竟又是死于谁之手。

    紧紧的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倪诺儿指着晕倒的宫女冷冷的冲琼花吩咐道。“给本宫弄醒她。。。”

    “是。。。”收回视线,应了声,琼花转身就朝一旁走去,很快便见她端着一盆凉水走了回过来。

    只是眨眼间,那盆凉水就尽数被泼到了宫女的身上。

    很快宫女就从晕厥中醒了过来。昏沉中,目光无意间又落在了那颗血淋淋的头颅上。然而此时宫女还未来得及昏厥过去,耳边就传来了倪诺儿冷冽的声音。“你要是再敢晕倒,本宫就让你变成下一个他。”

    闻言,宫女是猛的从惊恐中找回自己的声音。“奴婢不敢,请娘娘饶命啊!”说着宫女急忙转开自己的目光,跪在倪诺儿的跟去哀求道。

    没有理会宫女的哀求,倪诺儿只是厉声质问道。“说,这锦盒是谁送来的?”

    低着头,宫女一脸惶恐的摇摇头。“回娘娘的话,奴婢不认识他!只知道是个小太监!他说是宫外的人托他送给娘娘你的惊喜。”

    啪!又是狠狠得一巴掌打在桌上,倪诺儿气急败坏的开口道。“惊喜?哼!依本宫看只有惊没有喜!你,本宫给你三天的时间,你最好将那个小太监给本宫找出来,否则本宫让你变成下一个他!”说着倪诺儿是狠狠得指着宫女。

    闻言,宫女猛的一惊,皇宫如此之大,要她一个小小的宫女要在皇宫之中找到她只见过一面的小太监,对她这么一个宫女来说无疑是大海捞针。可面对一脸气愤的倪诺儿,她还是无奈的点点头,应了声。“是,奴婢知道了!”

    “滚。。。”

    宫女又是一惊,不敢迟疑,急忙重重的冲倪诺儿磕了个头,就冲忙的退了下去。

    待宫女离开后,琼花这才缓缓上前,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娘娘,依你看此事会是谁做的那?”

    倪诺儿不语,只是脸色几度难看的摇摇头。

    “娘娘,你说此事会不会也是若水月那个贱人做的?”片刻的迟疑后,琼花又开口问道。

    闻言,倪诺儿冷然的看了眼琼花,随即摇摇头。“应该不会是她,之前他和她可说是无半点的交际,就算若水月回来是为了报仇,可她报仇也怎么也报不到夏侯淳的头上。”

    “奴婢看未必!”复杂的看了眼夏侯淳的头颅,琼花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哦?怎么说?”眉头一紧,倪诺儿疑惑的看着琼花。

    “请问娘娘,你再嫁于皇上最初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琼花的这个问题让倪诺儿一时间很是不悦,可看着琼花一脸认真的模样,她还是如实的回答道。“为夏侯淳和我惨死的孩子们报仇!”

    “是,就是因此,娘娘才借助皇上之手除去了太后和若文荣一门!也正是因此,若水月这次回来要报复的人不光是皇上,还有就是娘娘!也就是说,在若水月的想法中,殿下必定对娘娘你来说是个很重要的人!既然娘娘你能派人去伤害她最在乎的弟弟若水恒,她当然也就要伤害你最在乎的人来报复你了!所以说,殿下很有可能就是惨死于她若水月之手!”

    “恩!分析的有理!”倪诺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应了声。只是此时她看琼花的目光却突然变的有些凌厉起来。不为别的,只因琼花在此事上,争对若水月的态度过于明显。她怎会不懂是因为琼枝的出事。虽说只是转眼间,但琼花可说是对若水月恨之入骨了。所以她便想借夏侯淳之事,让自己更加愤怒,更加憎恨若水月,故而好再次对付若水月。只是尽管她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了,可却依旧没有摸透自己的脾气。对于若水月,自己必定不会让她好活!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自己都绝对不会成为他人利用的对象,哪怕是她琼花也不行!

    “所以娘娘,我们不如。。。”

    “好了,本宫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让人将这里收拾干净!至于夏侯淳的头颅。。。就埋在纯儿和旋儿(倪诺儿和夏侯淳已死的孩子)身边吧!”不等琼花讲话说完,倪诺儿就冷冷的打断了她。说罢!转身就朝内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