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午夜,缠绵过后,两人相拥而卧,却都保持着沉默。

    盯着金灿灿的屋顶上那流转的琉璃彩灯,面具男子最终还是打破了宁静。“夏侯淳死了对吗?”

    闻言,倪诺儿猛的抬起头,紧邹着眉头一脸惊愕的盯着他。“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深深的吸了口气,面具男子目光复杂的看着倪诺儿。“果然不是我眼花了!那人居然真的就是夏侯淳!”

    “这么说你之前见过他?什么时候的事情?在哪儿?”一时间倪诺儿变的有些激动起来。

    倪诺儿的激动让面具男子有些不悦起来。“这么说,之前的五年他果真还是活着的?”没有回答倪诺儿的话,面具男子反问道。

    邹着眉,紧紧的咬了咬唇,倪诺儿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是的,之前的五年他的确是活着的,只是此事也是在她大仇得报时,无意间从夏侯夜修口中得知的。只是这样的消息却没有让她感到丝毫的开心。因为夏侯淳早在被俘时,就将她倪诺儿送给了夏侯夜修,代价便是换取他自个的生存。而且他还交给夏侯夜修一封她的休书,及其一封赠送书,让夏侯夜修随意择选。也就是从那天起,她对夏侯淳仅存的一丝感情也随着那两份他的亲笔书而烟消云散了!甚至还有些恨,恨他的自私,更恨他的无情。

    “那你事先知情吗?”面具男子又不甘心的问了句。

    迟疑了片刻,倪诺儿这才摇摇头。“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可那已经不再重要了!”

    闻言,面具男子不再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只是,只是你怎么知道他死了?”赤裸着上身,倪诺儿坐起身是直直的盯着面具男子那漆黑却极美的眸子问道。

    扯了扯嘴角,面具男子缓缓开口道。“因为是我亲眼看着他被人所杀,被残忍的割下看头颅!”

    一时间倪诺儿的眉头邹的更紧了。“那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还有杀他的人是谁?”

    “你错了!不是我和他在一起,而是我在集市上无意间发现了他,因为好奇,所以便上前看了究竟。那知道我还未来得及接近他,他就突然受到了攻击,随后他便逃到了一处树林,而我赶到树林时,正巧遇见他被残杀。至于凶手。。。我想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那一刻,一抹阴邪的光芒从面具男子眼中一闪而过。

    “为什么我不要知道的好?那人究竟是谁?”闻言,倪诺儿扯着嗓子就嚷嚷了起来。

    “嘘!小声点,你不怕被人看见我在这儿啊!”郁闷的看了眼倪诺儿,面具男子急忙低声提醒道。

    “那你赶紧告诉我,凶手究竟是谁?”白了眼面具男子,倪诺儿还是放低了些分贝。

    目光一冷,面具男子不悦的反问了一句。“你不是说他不重要吗?那究竟是谁杀了他关你什么事?”

    “你。。。”被面具男子这么一顶,倪诺儿明显的不悦起来,但很快又平复了下去。“是谁杀了他是不关我的事,可你知不知,凶手居然将他的头颅放在锦盒里送到了我面前!”

    闻言,面具男子是一脸的惊愕。“什么?将他的头颅送给了你?怎么可能!我想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毕竟。。。”

    “行了!你就直说他是谁吧!”面具男子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倪诺儿心急的给打断了。

    “要我说可以,但你要保证千万要沉住气啊!”面具男子是一脸不放心的对倪诺儿叮嘱道。

    “行了,知道了!说吧!凶手究竟是谁?”

    盯着倪诺儿迟疑了片刻,面具男子这才有些不忍的开口道。“杀夏侯淳的凶手就是,就是夏侯夜修!”

    “什么?”很明显,这一刻倪诺儿严重的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我说,杀夏侯淳的凶手就是夏侯夜修!”见倪诺儿一脸的不愿相信,面具男子无奈的又重复了一遍。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他的,他若真要杀夏侯淳,怎会还等到现在?我想你是看错了!”倪诺儿始终还是不相信杀夏侯淳的凶手就是夏侯夜修。

    闻言,面具男子的目光明显的沉了许多。“我看错了?哼!我看是你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吧!我可不光看见了他的脸,更亲耳听他逼问夏侯淳,他那枚龙符的下落。而且我清晰的听见夏侯淳说那枚龙符在你这儿!”

    一听到龙符,倪诺儿看面具男子的目光顿时变的复杂起来。漆黑眸中有深深的寒意,更有防备。

    见倪诺儿不语,面具男子又继续开口道。“也正是夏侯淳说出了龙符的下落,夏侯夜修这才杀了他。而且当时得到答案后,夏侯夜修还说了一句。果真不出我所料!”

    虽然倪诺儿口口声声说不相信,可在她听到说夏侯夜修说了那句果真不出我所料时,心里还是忍不住的一颤。这龙符的重要性她怎会不知道,别说夏侯夜修为了龙符能杀了自己的亲兄弟,就算让他为了龙符而荣宠一个女人,甚至是给她至高无上的权利,那也是不无可能的。毕竟这就是皇族啊!

    只是若夏侯夜修真的只是为了龙符才对他百般宠爱,那让她情何以堪啊!

    定了定,倪诺儿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得突然抬起头,直直的盯着面具男子。“你一直想方设法的,不也是为了想得到我手中的龙符吗?”

    闻言,面具男子明显的一惊,但很快他又镇定了下来,浅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一个江湖中人,没事要你手中的龙符做什么?”

    “江湖中人?哼!”倪诺儿冷笑一声。“我不问,不说,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的我早已不是五年前那个单纯的女人了!对于自己深爱过的男人,怎么能不探个究竟那!之所以一直不捅破,只是不想因为那种种的身份,破坏了我们之间的感情。虽然你我之间也只能这样了,但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孩子的亲爹!在没有冲突的情况下,我还是希望你能过的好的。”

    他永远也不会知道,她对他断爱并非是在他将她推向夏侯夜修的时候,而是在知道他真是身份的时候。就是在知道他真实身份的那夜,她彻底的变了。

    倪诺儿犀利的话让面具男子一时间语噻了。缓缓褪下自己一直面对她时戴着的鹰型面具,露出一张魅惑人心的容颜。“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此时他的声音变的有些阴冷。

    虽然早知道他的身份,可当如此接近的看着他俊美无比的容颜时,倪诺儿还是不禁愣住了。虽然和他连孩子都有了,可这却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清他的脸。这种感觉真的很是难过。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龙符你究竟还想不想要?”回过神,倪诺儿冷然的冲他质问道。

    “既然已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那为什么你还打算将龙符给我?”这点让他真是很是不解。

    闻言,倪诺儿眼中突然多了抹悲哀!“我是在赌,赌一个事实,更是在赌一段感情!当然,也因为你是麟儿和香儿的亲爹,你得势,对两孩子也有益处。只是这龙符我也不会白给你。”

    听懂她的意思,面具男子点点头。“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

    “我的条件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只是看你敢不敢做。。。”阴狠一笑,倪诺儿突然凑到面具男子耳边低语了几句。

    然而只是下一秒,面具男子的脸色就沉了下去。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她的条件了。

    “怎么?不敢做了?”见状,倪诺儿不禁挑衅的问道。

    “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想不想的问题。”闻言,面具男子立马纠正道。

    “那你想不想?或者说你究竟想不想要虎符?”

    片刻的迟疑后,面具男子狠狠得吸了口气。“行!我答应你,你就静候佳音吧!”说罢面具男子起身穿好衣服就离开了龙鳞殿,只是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