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未时。天气极为炎热,空中没有一丝云,没有一点风,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热得使人喘不过气来。一切树木也都无精打采地、懒洋洋地站在那里。只有那知了,不住地在枝头发出破碎的高叫,真是破锣碎鼓在替烈日呐喊助威。

    因为身体太过虚弱,若水月直到未时才缓缓醒来。

    一张开眼进入眼帘的就是夏侯夜修那张比太阳神阿波罗还要俊美的容颜。

    回过神,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邹了起来。“你身上还有伤,怎么就过来了?真是的,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说着撑着手就坐了起来。

    夏侯夜修俊美的脸上扬起令人心弦的笑。“有你爱惜不就够了吗?”

    闻言,若水月两眼一翻,忍不住的呵呵笑了起来。“真是贫嘴。。。”

    看着她依旧苍白的脸上却洋溢着灿烂的笑,夏侯夜修只觉自己的心微微一颤。微凉的手突然温柔的抚摸上她那精致无比的轮廓,深情启唇。“就差那么一点,就那一点,我就永远的失去你了!”

    夏侯夜修哽咽的声音,和他那如幽远般迷人心弦的眼眸,让若水月在那瞬间有种深陷的其中不能自拔的感觉。

    “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像这次一样不顾自己的性命了!”一想到她那失去温度的身体,夏侯夜修直到现在都还有些未从惊恐中回过神。

    若水月嘿嘿一笑。“别担心了,我这不是都没事了吗?而且。。。”

    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突然紧握着她的手,额头轻轻的靠在若水月的额头上,深情而又温柔的说。“知道吗?在你身体冷却的瞬间,我感觉自己像是在瞬间被人抽空了一般,痛的难以呼吸。”

    “夜修。。。”看着自己的容颜深深的倒影在他漆黑的眸中,若水月一时间只觉自己的心跳在急续加速,而人也有些醉了,醉在了他的深情之中。

    “答应我,不要离开我,永远都不要离开!现在的我已不能失去你了!知道吗?”是的,现在的他真的已不能再一次的承受失去她的痛了。这种感觉比当初洛儿险些离开时还要痛,还要难以忍受。

    也正是夏侯夜修的这句话,让若水月瞬间猛的从他的深情中回过神来。

    若水月不语,只是冲夏侯夜修甜甜一笑。她不敢点头,更不敢对他许下承诺,因为从一开始,便已注定了他们永别,更注定了他们逃不开的刀剑相向。

    尽管若水月没有回答,但就是因为她那醉人的一笑,夏侯夜修便已心满意足。

    “月儿,我爱你,真的爱你。。。”深情的说了声,夏侯夜修突然侧着头,温柔的吻上了她那粉嫩诱人的红唇。

    在他的唇贴在唇上的瞬间,若水月只觉一道闪电凶猛的击打在她的心上。这样的感觉,让若水月突然有些害怕起来。怕迷失在他的深情之中,更怕丢了自己的心。

    就在若水月欲逃开他的怀抱时,夏侯夜修却先一步的松开了她。“月儿,不知道你说的那位好心人现在身在何处?”就凭那神秘人精通毒素且对修天神功又一定的了解,夏侯夜修变敢肯定,此人绝非是个等闲之辈。若能有幸将他收为旗下,那可真就是如虎添翼了。

    若水月摇摇头。“我现在也不知道她身在何处,昨晚他将我们送到这里后,没过多久就离开了!说这里留给我们尽情养伤。”早已夏侯夜修会问,若水月是很不含糊的回答道。

    闻言,夏侯夜修眼中明显多了抹遗憾。“那你知道他是何许人也吗?哪里人士?以什么为生?”

    “这个。。。”若水月一脸为难的邹了邹眉。

    “怎么他不让你说是吗?”见状,夏侯夜修也不禁微微蹙起了眉。

    若水月为难的点点头。“恩,她交代我不能向别人提起她,更不能说出她的名字!”

    “哎。。。那算了!就当我没问过吧!”闻言,夏侯夜修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勉强她。

    漆黑的眸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若水月弱弱的问了句。“你真的很想知道吗?”

    回头看着她,夏侯夜修无奈的笑了笑。“是很想知道,只是既然你答应了他不向别人说出。。。”

    “可在我心里,你却不是别人啊!”夏侯夜修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坏笑着给打断了。

    “厄。。。呵呵,你这个鬼灵精!”夏侯夜修一愣,随即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这月儿,她是想要和那神秘人玩文字游戏吗?

    冲夏侯夜修灿烂一笑,若水月这才开口道。“她是哪里人士,以什么为生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叫魔月。”说完,若水月是直直的盯着夏侯夜修,似乎不想错过他任何一丝神情。

    “魔月?”闻言,夏侯夜修的脸色在顷刻间沉了下去,眉头也在瞬间拧成了一团。天下第一暗杀楼楼主,魔月?虽然与他素未谋面,可他的大名他可是如雷贯耳啊!此人极度凶残,冷漠恶毒,且手段更是惨不忍睹,令人发指。这也难怪他能助自己和月儿解毒了!他可不光是暗杀楼的楼主,更是江湖赫赫有名的毒王。只是他不明白,像他那般冷漠恶毒的人,怎么会突然向他和月儿伸出援手?按那人的性格,他不是该对自己和月儿落井下石的吗?

    见夏侯夜修久久不语,若水月眸光紧了紧,伸手在夏侯夜修眼前晃了晃。“在想什么那?”歪着头,若水月此时是一脸的无邪。

    “厄?”回过神,在对上若水月那双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眸时,夏侯夜修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微微紧了紧有些不悦的冲若水月询问道。“你之前是不是便与这魔月相似?”

    眨了眨自己那双美妙的眼,若水月一脸乖巧的点点头。“是啊!在认识你之前就认识他了。怎么了?”

    眯着眼盯着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看了半晌,夏侯夜修久久才一脸阴沉的吐出一句话。“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要魔月那般冷漠残酷的人出手相求,必定有一定的原因。而自己眼前这绝世倾城的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原因。毕竟像月儿这般绝美的女人,那个男人看了能不动心的那?

    “厄?”怔了怔,盯着夏侯夜修不悦的脸色,若水月突然想要爆笑。这家伙不会是以为???不过也是,他可不知道这传说中的魔月究竟是男是女,更不知道自己就是魔月。

    “我问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他为什么会救我们?”闻言,夏侯夜修很是不爽的又重复了句,虽然他在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不满,可他的语气中却是掩饰不住的酸味。

    “没什么关系,只是在一年前我无意间救了他,也许他这次救我们是为了报答我当年的救命之恩吧!怎么?你不会是认为我和她??呵呵,你这是在告诉我你在吃醋吗?”夏侯夜修此时的不悦,让若水月终于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无奈的看着眼前笑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不过听她这么说,他还是松了口气。只是若救他们的人是那凶残的魔月,那夏侯淳他们不就?“月儿,夏侯淳他们???”

    若水月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被夏侯淳打了一掌,醒来后就已经在来这里的马车上了。”

    “呼!”闻言夏侯夜修不再说话,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看样子夏侯淳真的是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