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这时一个身影突然迅速的出现在了琼花身边,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见该身影的主人一脚就将琼花从若水月身上踢飞了出去,重重被摔在地上的琼花顿时就晕了过去。

    见状,倪诺儿完全忽略了什么,眉头一紧,对着该身影的主人就厉声训斥道。“夜雀,你这是在做什么?”

    “不是夜雀在做什么!而是你倪诺儿这是在干什么?”倪诺儿话刚落,一身咆哮就冲她身后传来过来。

    闻声,倪诺儿顿时忍不住的一颤。不用回头,她已知道自己身后站的是谁了!人也随之慌了起来!他怎么来了?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声咆哮响起的瞬间,一抹狡黠的笑意从若水月唇边一闪而过。她之所以隐忍,为的就是他夏侯夜修的出现。苦肉计!这是她曾经最鄙视不屑的招数,只是没想到今天她居然用上了。

    “臣妾见过皇上!”看着突然出现的夏侯夜修,众妃嫔纷纷行礼道。

    目光暴戾的瞥了眼众妃嫔,夏侯夜修直接越过倪诺儿就朝若水月走去。

    “月儿。。。”温柔的唤了声,夏侯夜修急忙将若水月扶了起来。当看见

    夏侯夜修这声温柔的呼唤如一无情的耳光狠狠的打在倪诺儿的脸上。他居然无视她的存在这般温柔的呼唤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前一刻还冷然的若水月,在夏侯夜修扶起她的瞬间是泪流满面,那开满倾世桃花的眼中更是写满了委屈。“夜修。。。”

    只是一声委屈的呼唤,让在场中妃嫔的目光是瞬间冰冷妒忌的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而倪诺儿更是难以置信的盯着她。她刚唤皇上什么?夜修?

    看着若水月白皙的脸上,那一个个清晰可见的巴掌印,夏侯夜修只觉一股怒火直冲脑门。温柔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水,夏侯夜修更是一脸心疼的安慰道。“恩!乖,没事了!没事了!”

    夏侯夜修的回应,让原本就一脸惊愕的倪诺儿险些就跌到在地。他没有生气,还回应了她,他居然允许别的女人唤他的名字,他居然。。。他难道忘了他当年口口声声说过,此生他的名字只有她,只有她倪诺儿可以叫。而现在。。。

    倪诺儿的受伤若水月是看在眼里,只是这点对她来说似乎还远远的不够。

    就在倪诺儿满心哀怨的时候,夏侯夜修是猛的转过头怒视着倪诺儿。“这就是你给朕的证明?证明你就是个心胸狭窄的女人啊?”虽然是琼花动的手,可夏侯夜修相信,若没有她倪诺儿的纵容指使,她琼花一个个小小的宫女定没有胆子对身为主子的月儿动手的。

    夏侯夜修的咆哮,让倪诺儿又是猛的一震,并没有急着解释,她只是一脸哀怨的盯着夏侯夜修。“你我夫妻多年,我倪诺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难道你真的不了解吗?”

    眉头紧邹,夏侯夜修依旧毫不留情的冲倪诺儿怒吼道“可人是会变的!尤其是现在的你。对月儿这么温柔善良的人,你都能下的了毒手,那待其他妃嫔,宫女太监,甚至我南拓国的子民那?”

    倪诺儿此时的态度让夏侯夜修很是不满。虽然这几年来,她一直都是这样的,而他也一直纵然着她。可现在。。。也许变的不是人,而是心吧!

    闻言,倪诺儿不禁冷哼一声,猛的转过头指着若水月。“温柔善良?就她这个贱人?你究竟知不知她。。。”若眼前这残忍恶毒的女人都算的上是温柔善良的话,那这世上可就真没什么心肠恶毒之人了。

    啪!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突然上前就是狠狠一个耳光打在倪诺儿的脸上。“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和你说的话,那一点是一个身为一国之母该有的?还是说,这后位你真的不想再要了?”虽然她已被他废除了后位,可无论是在身份上,还是在他的心里,她始终还是他的皇后他的妻。

    闻言,众妃嫔是猛的一震,似乎此时她们这才意识到,为何倪诺儿被废除了后位,却也只是降了一级,且依旧掌管后宫大小事务,原来这皇后之位皇上始终为她倪诺儿保留着。看样子无论有多受宠,却永远抵不过倪诺儿再皇上心中的位置。

    一时间众妃嫔心中是滋味各异。

    虽然早已知道这皇后之位夏侯夜修一直为她倪诺儿保留着,可此时此刻再次听到夏侯夜修说起,若水月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真正的原因她怎么会不知道,因为夏侯夜修的太过柔情和为她不惜一切。让她的心也慢慢起了了变化。只是她一直不敢去想,更不允许自己去想。

    夏侯夜修的话让倪诺儿是当头一棒。是啊!自己这都是在做什么啊!不是答应过夜修会好好改变,做个真正的一国之母吗?怎么能为了出口恶气而就放弃了自己的后位那!既然自己和那个他已有了约定,除去若水月那个贱、人还不是早晚的事!哎!自己这次真是太冲动了!只是事已至此,自己可该怎么办才好那?

    就在这时,雪妃顾书雪却突然站了出来,只见她婉约一笑,缓缓的开口道。“皇上,你错怪贵妃姐姐了!”

    闻言不光众人是大吃一惊,就连倪诺儿也是一脸惊愕的盯着顾书雪。似乎对于她突然开口为自己说话一事真的有些不敢相信。先不说她常年独居深宫和自己无半点交情,而且在朝政上自己家爹爹,可没少为难她家爹啊!她突然这样,难不成想借机讨好自己?

    对于顾书雪的突然站出,若水月虽然吃惊,却也并不担心。因为无论她说的再好,抉择权都在夏侯夜修的手中。从一进宫她便深知,无论对错,黑白,其实都根本不是那么的重要。重要的还是他夏侯夜修怎么看,要相信谁的问题。至于夏侯夜修会不会选择相信她,这点从这两日的相处,她似乎还是有些信心的。毕竟一个为了你连命都不要的男人,怎么会不相信你那!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疑惑的看着顾书雪。“哦?此话怎讲?”此时夏侯夜修的语气明显的缓和了不少。

    欠了欠身,顾书雪又是婉约一笑。“回皇上的话,事情其实是这样的。因为月妃不守宫规擅自出宫,对于此事的处理身为掌管后宫的贵妃姐姐当然是责无旁贷。所以这才带着我们姐妹前来,一是为了迎接月妃回宫,二是请月妃一同前往龙鳞殿,对擅自出宫一事做个交代。也许是月妃出宫‘太’久了,对皇宫里的规矩都忘的差不多了,这是贵妃姐姐的宫女这才好心提醒道。哪知这月妃居然大怒,竟然不顾身份的对那宫女动起手,这都不算,她居然还对贵妃无礼羞辱,最后贵妃姐姐这才让人教训她的。谁是谁非还请皇上明察!”

    闻言,众妃嫔先是一愣,随即纷纷点点头符合道。“就是就是。。。”其实也并非她们真的想要帮倪诺儿,只是照这几年的对倪诺儿的了解,她们可真是宁愿得罪这冷訾残月也不敢得罪这倪诺儿啊!尤其还是在知道后位非她莫属的时候。要怪也只能怪她冷訾残月运气不好,偏偏得罪了她倪诺儿那!

    “皇上。。。”此时,倪诺儿更是满脸委屈又无奈的唤了声。似乎事实就是顾书雪说的那样,她只是冤枉的。

    众人的反应和顾书雪的话,让若水月忍不住的冷冷一笑。若她没记错的话,她刚进宫的第二天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当时邓婕妤也为了帮倪诺儿而说过类似的话。那时夏侯夜修却选择了相信她倪诺儿,只是不知数月后的今天他会如何做出抉择。

    目光冷冽的扫射了眼众妃嫔,又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倪诺儿看了半晌后,夏侯夜修终于缓缓的转过头,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雪妃说的是真的吗?”

    原本只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但在此时被夏侯夜修问了出来,若水月还是忍不住的一颤,不悦的蹙起了眉头。“我说不是真的,你信吗?”此时她的眼中早没了前一刻的委屈,而是充满了倔强。

    “厄。。。”很明显夏侯夜修没料到若水月如此回答,顿时不禁有些愣住了。

    “皇上,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见状,倪诺儿上前就一把拉住夏侯夜修手臂,委屈的哭喊了起来。

    看了眼满脸泪水的倪诺儿,又看了看一脸倔强的若水月,一时间他竟然有些不知该如何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