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他眼中的为难若水月是看在眼里。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毕竟他还没有做出抉择不是吗?

    此时不光若水月,就连倪诺儿也一脸焦急的等着夏侯夜修做出抉择。与其说是抉择,还不如说看在夏侯夜修的心中,她和她谁更重要些。

    “皇上,臣妾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点虚言,臣妾愿,愿,容颜尽毁,永远得不到皇上的垂爱。”就在这时顾书雪又走了出来。

    闻言,众人又是一脸惊愕的盯着她。这女人竟然为了帮倪诺儿,可真是连什么都不顾了,如此毒誓都敢发。

    也许就是因为她这毒誓,让夏侯夜修竟真的开始有些动摇了。毕竟一个女人,一个皇宫里的女人竟敢拿自己的美貌和荣宠下毒誓,就可见她这话的真实性有多少了。只是没人知道,这其实并不是他想要听到的。

    没有反驳,若水月只是盯着顾书雪突然冷冷的笑了起来。看样子真的是她高估了她,难道她就不知道一句话叫做枪打出头鸟吗?下如此毒誓,她难道就真不怕容颜尽毁吗?要知道,这对她若水月来说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夏侯夜修依旧没有开口,只是紧邹着眉头若有所思的盯着顾书雪。

    见倪诺儿不禁有些担忧了,随即不动声色的冲其他妃嫔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们开口帮腔。

    那知这一幕却正巧被若水月尽收眼底,心也不禁微微提了起来。若算成倪诺儿和她在夏侯夜修的心中打成平手,那再加上那些妃嫔,这才赌博她便是必输无疑的了。

    接到示意后,众妃嫔虽然不大愿,却还是无奈的纷纷开口符合道。“是啊!皇上,臣妾们也愿立下毒誓!”

    一时间夏侯夜修的俊脸是紧紧的绷了起来。她们居然也愿立下毒誓?哼!她们一个个真的都当他夏侯夜修是那么好糊弄的吗?不得不说她们可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若光雪妃一个人这么说,那他还有可能相信,毕竟雪妃似乎和倪诺儿没什么交情。可若连其他妃嫔居然也异口同声的咬定是月儿有错在先,那便就真值得怀疑了。倪诺儿在这后宫的地位,及其在这众妃嫔中的影响,他怎会不知道!这里是后宫,古往今来,后宫的争斗可从未停止过,更没有那个女人会真心的和另一个女人做朋友的,她们之前有的除了利益剩下的便只有妥协服从,哪怕是虚假的。而放眼望去,在这后宫能做到这点的,除了她倪诺儿便再无旁人了!若非她倪诺儿做贼心虚又何必让众妃嫔帮她说话那?至于那雪妃,这样看来想必也是被她给收付了吧!

    虽然对此事的是非已有了正确的判断,可若选择了站在月儿这边,那对于诺儿再次登上后位一事,可是大大的有影响啊!

    “皇上,你可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啊!”见夏侯夜修久久不语,倪诺儿又忍不住的委屈开口道。实则是在催他赶紧做出抉择。

    权衡之下,夏侯夜修终于缓缓的开口道。“此事虽是月儿有错在先,但你不是已命你的宫女教训了她吗?依朕看,此事就不用再追究了!”此时的夏侯夜修似乎早已没有了看向若水月的勇气了。因为不用看,他也知道此时若水月的脸有多么的难看。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夏侯夜修料想的那般,此时若水月的脸色比那平静的海面还要的平静。但同样的也如那深海一般,没人知道那深海底下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汹涌波涛。是的!虽然从众妃嫔异口同声的立下毒誓时,就已知道结局。只是没想到当答案真正接下的瞬间,若水月还是会忍不住的失望,还是会忍不住的。。。

    闻言,倪诺儿不禁很是得意的冲若水月挑衅一笑。但即使夏侯夜修已站在了她那边,但倪诺儿似乎还不是很满意。“可是皇上,若此事不严办,这后宫臣妾实在是。。。”

    “够了!”倪诺儿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厉声给打断了。随即便见夏侯夜修俯身在倪诺儿耳边低声道。“不要将朕当做傻子,朕的耐心是有限的。这是最后一次,若再发生类似的事情,你就彻底的断了再登后位的念头吧!”

    顷刻间,倪诺儿脸色是一片难看。但也正因为夏侯夜修的话,让她终于老实的闭上了自己的嘴。最后还不忘狠狠的瞪了眼若水月。

    只是清冷的看了眼倪诺儿,若水月却并没有太多的反应。毕竟这对她来说不是结束而是才开始而已。

    “南卫王,南伊王到。”这时众人耳边传来太监尖锐的声音。

    随即便见一身藏青色锦袍的夏侯云杰和一身紫色锦袍的夏侯博轩走了过来。

    闻言,众人的视线不禁纷纷朝两人看去。

    看着缓缓走来的两人,倪诺儿美妙的脸上明显有些不悦,不为别的,只为他们那日向皇上提出立若水月为后,虽然此时被皇上压了下去,可明显了,他们两兄弟是站在若水月那边的。

    “厄?月妃你这脸?”在看到若水月白皙的脸上那清晰可见的巴掌印,夏侯云杰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

    而这时,夏侯博轩似乎也才注意到若水月脸上的巴掌印,随即眉头也紧紧的邹了起来。

    若水月嘴角勉强扯起一抹笑,冷然开口道。“没什么事,只不过不小心被疯狗抓了几下。”说着若水月的目光冰冷的落在了倪诺儿的身上。

    闻言,众人明显一愣,似乎谁也没料到若水月会转弯抹角的骂人。虽然打人的琼花,可谁也听的出来若水月骂的是倪诺儿。

    只是一句话,夏侯云杰和夏侯博轩顿时便明白了什么。

    而夏侯博轩还很是配合的冒了句。“奇怪?这皇宫中怎么会有疯狗那?”

    扬扬眉,若水月淡然的回答道。“谁知道那?”

    夏侯夜修明显的对两人的对话有些不满,可一想到在此事上的确是他委屈了她,一时间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无奈的转开自己的视线不去看她。

    “放肆,月妃你。。。”倪诺儿此时可沉不住气了,她两眼一瞪,指着若水月就怒吼起来。

    眨着自己那双美丽的大眼睛,若水月疑惑的对夏侯博轩问了句。“我又说错什么话了吗?”

    眉头一挑,冷漠的瞥了眼倪诺儿,夏侯博轩这才又回过头笑眯眯的冲若水月说。“没有,只不过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而已!”

    闻言,倪诺儿顿时发作了。“夏侯博轩,你。。。”

    “够了!你们这一个二个的这是成何体统?”倪诺儿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已听不下去了。

    “的确不成体统,万幸的是贵妃娘娘已不再是我南拓的一国之母了,否则这要是传来了出去,还不让别国笑话我南拓吗?”闻言,一直沉默不语的夏侯云杰突然一脸意味深长的开口道。

    闻言,倪诺儿脸色顿时一片阴沉。想要反驳,一时间却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毕竟此事的确是她引起了。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目光凌厉的看着夏侯云杰,夏侯夜修不悦的甩了一句话。

    夏侯夜修一而再再而三的维护倪诺儿让若水月是越发的不爽。“是啊!就算你要说,也该说些贵妃娘娘的好话啊!你不知道贵妃娘娘是皇上的心头肉吗?”说着若水月更是踮起脚尖,故作窃语的冲夏侯云杰开口道。“小心点,别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样子是在窃语,可她那声音大的几乎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的是一清二楚。

    看着她一副小心翼翼的惹人模样,夏侯云杰居然也很是配合的俯身在她耳边‘低语’道。“恩,知道了!多谢月妃娘娘提醒,本王会小心点的。”

    听闻两人的‘窃语’夏侯夜修的脸色在顷刻间变的一片阴沉。漆黑的冰眸中居然燃起了星星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