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夜修的不悦,若水月是看在眼里。只是此时她才不管他的,谁叫他一直偏袒倪诺儿那个贱人的那!而且若她们以为今天的事就会这么了了,那可真就大错特错了!要知道她若水月可是个睚眦必报之人。

    “主子,你可回来了!”就在这时初月突然带着几个宫女太监有些激动的走了过来。在看到若水月白皙脸上那几根清晰的巴掌印时,无论是初月还是那几个宫女太监都明显的邹了邹眉,可耐于她们此时的身份,她们也不敢多问什么。

    “恩!”应了声,若水月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笑。可目光却有些惊愕的落在了初月身后的那几个宫女太监。居然是上月,月狱,及月下三大月使,还有几名是她若月楼的星使。奇怪她们怎么都进宫了?

    “哼!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没有丝毫的规矩!”目光冰冷的从初月脸上扫过,倪诺儿有些讽刺的指责道。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我的人没规矩?哼!难道说贵妃娘娘你的人就有规矩了?起码我的人可没将贵妃娘娘你按在地上暴打,而你的那贱婢那?哼!既然你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都不在乎这什么规矩的,那我一个小小的妃子还在乎这些?”很明显,此时若水月是真的生气了。

    一听到若水月被倪诺儿的人按在地上暴打,不光初月和上月等人不悦,就连夏侯博轩和夏侯云杰的眉头也在顷刻间紧紧的邹了起来。

    “冷訾残月。。。”

    “冷訾残月你。。。”

    若水月话刚落,耳边就传来一男一女两声咆哮。一个是夏侯夜修的,另一个自然是倪诺儿的。

    不理会倪诺儿,若水月只是缓缓转过头,及其冷漠的怒视着夏侯夜修。这一刻她只恍惚觉得,此时的夏侯夜修和在宫外时的夏侯夜修像是两个人。此时的他是如此的陌生,如此的让她感到失望。

    想要说些什么,可在对上若水月那眼中的冷漠时,夏侯夜修却心虚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什么?一个奴婢居然将你按在地上暴打?”闻言,夏侯云杰的眉头顿时紧蹙了起来,一脸怒容的冲若水月问道。

    闻言,若水月回头看了眼夏侯云杰,对于他脸上的怒容不禁有些惊愕,但很快就想到了什么。这才又一脸平静的点点头。

    “是哪个贱婢?居然如此可恶至极,敢这般对待你?”夏侯云杰很是气愤的又开口问道。

    然,若水月却并未回答夏侯云杰的问题,只是自嘲的笑了笑。“南卫王无须动怒,我不过是个妃子,拿民间的话来说,就是个妾,是生是死还不就是别人的一句话。这点委屈又算的了什么那!”

    若水月的自嘲,一时间让众人的百感交集。对夏侯夜修来说,她的话就是在抱怨对他的不满,是在生他的气。对倪诺儿来说,那就只是一个以退为进,惹人同情的卑鄙手段。而对其他妃嫔来说,这说的也正是她们的心声。至于对夏侯云杰和夏侯博轩来说,就是她真的受了委屈。

    “月妃严重了!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南拓国的妃子,这后宫的主子,无论是谁的人,若敢以下犯上那都罪不可赦!”目光已有所指的瞥了眼倪诺儿,夏侯云杰厉声道。

    “话是这么说,只可惜啊!我。。。”

    “是这个贱婢吗?”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见夏侯博轩突然打断了她的话,指着还未醒来的琼花冲若水月问道。

    眸光一定,若水月更是无奈一笑。“是又怎么样?只可惜人家是贵妃娘娘的人,我们可是动不起的!”

    “什么?笑话,不过一个贱婢,若本王都动不起,那这个王爷本王也不用在当了!”怒吼一声,夏侯博轩回身就冲身后的太监厉声命令道。“来人,将这贱婢给本王弄醒!”

    闻言,众人是猛的一惊,毕竟这可是贵妃的人啊!而且连皇上都未作出处罚,南伊王这么做,不是当着面的让贵妃娘娘难堪吗?

    “可是王爷。。。”接到命令后,该太监却没有丝毫的动作,只是一脸为难的看着夏侯夜修。

    然而此时夏侯夜修却没做出丝毫的表态,只是一脸所有所思的盯着一处。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摸样。

    该太监的迟疑此时是彻底的激怒了夏侯博轩,只见他一脚将该太监踢翻在地,怒吼道。“该死的狗奴才,反了不成,连本王的话都敢不从?来人啊!将这狗奴才给本王拖出去砍了!”

    夏侯博轩此时的震怒是彻底的震住了其他的太监,不敢再有丝毫的迟疑,被吩咐的两个太监急忙上前。

    “王爷饶命啊!饶命啊!”直到此时,该太监似乎才真的知道了害怕,急忙跪倒在地不停的磕头哀求道。

    “拖下去。。。”没有丝毫的不忍,夏侯博轩厉声甩了句。

    很快,该太监就被拖离了众人的视线。

    夏侯博轩的如此作法虽然倪诺儿有些不满,可毕竟人家也是王爷是夏侯夜修的亲弟弟,一时间她也真不好说什么的。

    “你们两个,去将那个贱婢给本王弄醒。”下一秒,夏侯博轩的矛头再次指向了琼花。

    “是!”闻言,被点到的两太监,急忙退了下去。但很快就见两人提着一桶水走了回来。

    见到这儿,倪诺儿眉头一紧,很是不悦的看着夏侯博轩。“南伊王,你虽贵为王爷,可不管怎么说,这后宫的事也轮不到王爷你费心吧?你这么做可是越俎代庖!”

    很是厌恶的看了眼倪诺儿,夏侯博轩也是很不客气的开口道。“是!这是后宫的事!按道理来说,此事本王的确不该插手。但是这不光是后宫,更是我南拓的皇宫。本王身为南拓皇室子孙,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南拓的规矩被人肆意破坏而无动于衷那?这要本王百年之后拿和颜面再见我夏侯皇室先祖啊?别说只是个身份卑微的贱婢,就算她是我南拓的一国之母,也休想坏我南拓规矩丝毫!”夏侯博轩的意思已很明白,就算她倪诺儿是皇后,他都不放在眼泪,更何况现在她还只是个贵妃。

    “你。。。”倪诺儿那料想的到他夏侯博轩居然会以南拓的规矩来压她!尽管生气可一时间她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然而面对夏侯博轩的长篇大论,不光若水月就连夏侯云杰和夏侯夜修都是满脸的惊愕,要知道这么多年了,他们可真从不知道,他这家伙还是如此的能说会道。而且从小到大,这家伙又什么时候真正的在乎这皇宫里的规矩了?不过看样子他真的是铁了心的要帮这月妃出气的了。

    “动手。。。”懒得再理会倪诺儿,夏侯博轩回头就冲太监厉声命令道。

    “是。。。”一桶水泼下,琼花顿时就醒了过来,起身看着眼前的状况让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本王问你,你可承认出手打了月妃?”目光冰冷的盯着琼花,夏侯博轩厉声质问道。

    被夏侯博轩这么一问,琼花这才反应了过来。怯怯的瞥了眼倪诺儿,见倪诺儿没有任何示意,琼花这才点点头。“是!”

    夏侯博轩也不再浪费时间,开口就厉声“好,既然你已认罪,那本王也没什么可问的了,来人,将这以下犯上的贱婢给本王拉下去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