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无论是锦盒内的东西,还是眼前的状况都让夏侯夜修一时间是龙颜大怒。

    因为锦盒内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至于人头的主人正是琼枝!

    “将剩余的锦盒都给朕打开!”眯着眼,夏侯夜修一脸怒气的下令道。

    “是。。。”伴随着锦盒的开启,刺耳的尖叫声再次响起,随即又有好些妃嫔,宫女太监逐一吓晕了过去。就连抱着锦盒的宫女们最终也受不住那血腥的画面晕了过去。

    随着宫女的晕倒,锦盒落地,那一坨坨血腥的肉,从锦盒中掉了出来。那些血淋淋的肉正是琼枝的四肢,及身体。

    “厄。。。”虽然早已见惯了这一幕幕血腥的画面,可眼下的状况,若水月还是做出一副惊恐万分的摸样,朝距离她最近的夏侯云杰怀中扑了上前。是在演戏,更为了让一个说话有分量的人证实她的惊恐。

    鼻尖传来的幽香,和那突然扑入怀中的身体,让夏侯云杰是猛的一震。他从不知道,一个女人的身体居然可以如此的柔软,如此的曼妙,如此的诱人。仅仅是如此的触碰,都让他感觉一股名为欲望的怒焰涌了上来。

    面对若水月对夏侯云杰的‘投怀送抱’夏侯博轩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并没有太大反应。

    至于夏侯夜修,此时他的视线根本不在于此。他就那么一脸怒容的盯着地上那一块块血淋淋的肢体。

    “来人,将刚那个为首的宫女给朕带上来!”片刻的沉默后,夏侯夜修突然开口道。

    四处搜寻一番后,才见太监来报。“回,回皇上,刚那名宫女不见了!”

    闻言,依旧依靠在夏侯云杰怀中的若水月脸上扬起了明显的笑意。

    “什么?”一时间夏侯夜修是更加震怒。“就是挖地三尺也要将那名宫女给朕找到!”夏侯夜修相信,此事绝对和那名宫女脱不了关系。

    “是。。。”

    “主子,你看这个。。。”侍卫刚退下,便见夜雀从第一个锦盒中发现一封信件。

    接过信件,夏侯夜修想也未想,便直接打了开来。上面只用血张牙舞爪的写着若水月三个字。

    “若水月?”在看到若水月三字时,夏侯夜修眸光一沉,眉头再次紧紧的蹙了起来。怎么又是她?

    在听到夏侯夜修用阴冷的语气念出自己名字的瞬间,若水月只觉一丝凉意从心中划过。他原来依旧厌恶曾经的自己。

    “若水月?”闻言,倪诺儿是猛的转过头,怒视着夏侯云杰怀中的若水月。是她,果然是她。

    顺着倪诺儿的目光,夏侯夜修这时在注意到夏侯云杰怀中的女人,一时间原本阴沉的脸,瞬间变的更加阴沉。“月妃,你。。。”

    “若水月?是你,果然是你杀了琼枝!”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便见琼花突然从失神的找回自己,猛的从地上站起身,两眼通红的怒视着若水月嘶吼道。

    琼花的嘶吼和目光让众人一愣。她什么意思?难道她是指月妃就是若水月?怎么可能!

    听闻琼花的嘶吼,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笑意突然变的更加浓郁,更加阴毒。

    缓缓离开夏侯云杰的怀抱,若水月却犹如没听见琼花的话一般,一脸受惊又歉意的看着夏侯云杰。“残月失礼了,还望南卫王莫要见怪啊!”说完,若水月欠了欠身。

    “无碍,无碍。。。如此情况,你一个弱女子害怕也是正常的。”怀中突然失去她的温度,夏侯云杰还有些不适,可注意到夏侯夜修阴沉的脸,他却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若水月的无视,倪诺儿更是气愤不悦。她那残忍恶毒的杀人凶手,居然还做出楚楚可怜的摸样,真是虚伪至极,可恨至极。

    “果然是你杀了琼枝,若水月我要杀了你为琼枝报仇。。。”失控的琼花再次嘶吼一声,就欲冲向若水月。

    见状,倪诺儿眉头一紧,急忙将琼花拦了下来,低声提醒道。“你找死啊!没看见皇上和夏侯兄弟在哪吗?你以为他们会真的相信她就是若水月吗?”

    闻言,琼花这才慢慢在倪诺儿的话中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停了下来,满目怨恨的怒视着若水月。终有一天,她一定会亲手将那恶毒的女活剥了的,绝对!

    如此,却让若水月有些失望,这琼花要是不对她动手,那她后面的戏又该如何再演戏去那?

    一声冷笑,若水月好不委屈的突然开口道。“看样子琼花真是恨本宫入骨啊!每每出什么事,第一个想到都是本宫!”言下之意,就是她倪诺儿看不惯她,时时刻刻都再想着找她的麻烦。

    “你。。。呼!”欲反驳,可想想倪诺儿还是作罢,回身冲夏侯夜修欠了欠身。“皇上,臣妾身体有些不适,就先行回宫了!”说罢,倪诺儿拽着琼花就离开了。

    “既然如此,臣妾也先行告退了!”冷冷的瞥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没好气的甩了一句,转身带着她的人也离开了。

    “哎!”面对若水月的冷漠,夏侯夜修此时显得格外的无奈。

    身后传来他的叹息,若水月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就加快了几步朝倪诺儿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跟到假山背后,若水月突然冲身边的初月吩咐道。“让人注意四周,有人来了通报一声。”说罢,提着内力就腾空越过了倪诺儿等人。

    见状,上月,月狱,及月下急忙提起内力就朝若水月追了上去。

    看着突然从天而降,挡在自己面前的若水月,倪诺儿的两眼一时间睁的老大。“若水月!”

    闻言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突然扬起妖娆而魅惑的笑。“倪诺儿怎么样?我送你们的礼物还喜欢吗?”

    一时间,倪诺儿身后的宫人们一个个是目瞪口呆。她说什么?她送给主子的礼物?难道说琼枝真的是被她???怎么会?怎么会?一向温柔可人的月妃怎么会做出那般残忍的事情?

    “你这恶毒的女人,我要杀了你为琼枝报仇!”若水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顿时点燃了琼花心中的怨恨。只见琼花两眼通红的就朝若水月扑了上去。

    见状,上月等人第一个反应就欲上前,将琼花拦下去。然而,几人还未来的急上前,就被若水月突然的目光给止住脚步。

    面对朝自己一步步逼近的琼花,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笑意便的越发浓郁,阴邪。“找死!”手臂一挥,若水月提起内力就是一掌打在打在琼花身上,顿时一口鲜红的血就冲琼花嘴里喷了出来。

    随着若水月的这一巴掌下去,倪诺儿身后的宫人们再次大吃一惊。月妃她,她居然会武功?

    “琼花。。。”见状,倪诺儿是猛的一惊。“若水月,你。。。”

    “放心,我不会这么快就要她命的,就犹如琼枝,你们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死前又经历过什么吗?”说着若水月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却也更加残忍。

    一时间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众人只觉一股寒意有心底缓缓升起。怎么会?如此绝世倾城的女人,为何会给人一种地狱魔鬼般的恐惧?

    尽管她没有说出,但光看她此时的神色,倪诺儿和琼花也知晓,琼枝定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后才惨死的。

    “抓住琼枝后,我却没有立刻要她的命,而是将她赏赐给我那般饥渴多时的手下们,让她日日夜夜在我手下的身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最后让人活生生的削掉她四肢的血肉,用其骨,参合着一些牲畜的骨头制作了那一个个精美的锦盒,就这样,琼枝惨死在了那生不如死的痛苦之中。”说这番话的时候,若水月的脸上依旧是绝美的笑意,只是没人知道她此刻的心是多么的难受,并非为琼枝的死难受,而是为自己的残忍而难受。是的,曾几何时她也只是个单纯的女子,而现在。。。待自己死后一定会下地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