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可那一刻,随着她的讲述众人似乎都亲眼的看见了那血腥的画面,那惨不忍睹的画面。

    “你这恶毒的女人,你一定会下地狱的!”怒视着若水月,倪诺儿怨恨的咒骂道。

    闻言,若水月却没有反驳,只是淡淡一笑。“也许吧!不过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能为我若氏一门报的如此血海深仇,亲手毁了你和夏侯夜修,别说是下地狱,就算是要将我若水月千刀万剐挫骨扬灰,我都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若水月的话让倪诺儿猛的一震,似乎她从未想到她复仇的欲望居然如此的旺盛,旺盛到居然能如此的不顾一切。“若水月,你别得意,你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是吗?我。。。”

    “主子。。。”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见初月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

    不用初月说明,若水月便已明白了什么。“撤!”一声令下,若水月带着她的人就飞快的消失在了倪诺儿等人的视线之中。

    在若水月离开的瞬间,倪诺儿整个人险些就倒了下去。这样的压迫感和恐惧是她从未有过的,在这之前,她从未畏惧过她若水月丝毫,直到刚刚。。。无论是她残忍对待琼枝的手段,还是她眼中那强烈的复仇欲望,甚至是她对待死亡的漠然,无一都不让她感到恐惧。如此一个人活着就为了要她和心爱男人的命,能不成功吗?

    若水月等人前脚刚一走,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及夏侯云杰就走了过来。

    在看到琼花一脸苍白满嘴血迹的瞬间,夏侯夜修的眉头就不悦的挑了起来。“你们怎么还在这儿?她这又是怎么了?”

    看着夏侯夜修迟疑了片刻,倪诺儿这才缓缓开口道。“若臣妾说是冷訾残月做的,皇上会相信吗?”原本她是想要等到抓到若水恒后才告诉他事实的真像的,可现在,那种压迫和恐惧让她一个人真的有些撑不下去。

    闻言,夏侯夜修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一定要将月妃弄死你才会善罢甘休吗?”

    虽然这样的话倪诺儿早已料到,可当他真的说出来时,倪诺儿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失望。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是臣妾不善罢甘休,而是她。只要臣妾和皇上一天不死,她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倪诺儿的话让夏侯夜修的心跳在瞬间漏了几拍,随即便见夏侯夜修对着倪诺儿就是一阵咆哮。“你究竟在胡说些什么?”

    冷笑一声,倪诺儿一副有气无力的解释道。“臣妾没有胡说,因为皇上现在的月妃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冷訾残月,她是若水月,是曾经的那个丑八怪若水月,她这次回来就是来找皇上和臣妾报若氏一门的灭门之仇的!”

    闻言,夏侯夜修三人的身子是明显的一震。

    “你说月妃就是当年的若水月?哼!呵呵呵呵。。。倪诺儿,你真的当朕是三岁的孩童吗?”很明显,对于冷訾残月就是若水月这个事,夏侯夜修根本就不相信,更不敢相信。

    不光夏侯夜修不敢相信,就连夏侯云杰易不敢相信。若她真的是若水月,那她怎么可能会如此绝世倾城?要知道若水月可是这南拓国的第一丑女啊!

    相对于两个人,夏侯博轩却显得格外的平静。尽管知道她真的很有可能就是若水月,尽管她那双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眸一直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心里,尽管她。。。一切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还可能活着,便足够了。

    倪诺儿有些苦涩的笑了笑。“皇上之所以不相信只是因为她现在这绝世倾城的容颜?还是她那曼妙惹火的身体?是啊!任谁都无法将曾经那个丑陋肥胖的丑八怪和现今这个绝世倾城的美人混合在一起。可事实就是如此,现在这被皇上你宠进骨子的女人就是当年那个让你厌恶无比的若水月!皇上你知不知道,要是她真的。。。”

    “够了!你这么诬陷月妃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让朕早日替你除去她吗?倪诺儿,为什么宫里那么多女人你都能容忍,为何偏偏就容不下月妃她一人那?”倪诺儿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便再也听不下去,一声怒吼就打断了倪诺儿的话。现在的月儿就是当年那个丑陋无比的若水月?这样的事,就算光是想想都让夏侯夜修的心忍不住的颤抖。因为他对她早已不是宠进骨子里那么简单了。

    无奈的摇摇头,倪诺儿缓缓开口道。“罢了,罢了!皇上不想听,那臣妾不说了就是。只是皇上,终于一天臣妾会让你亲耳听到她若水月亲口承认自己的身份的。”

    “你究竟有完没完?倪诺儿你真的不要逼朕!”那一天,他夏侯夜修一点都不希望看到它的到来。

    “最后再提醒皇上一句,还是防着点月妃吧!”说罢,倪诺儿也不愿再浪费口舌了,在宫女们的搀扶下,缓缓的朝自己的寝宫走去。

    望着倪诺儿离去的身影,夏侯夜修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在开始一点点的慢慢下沉。并不是他真的将她的话听了进去,而是今日的倪诺儿似乎是他从未见过的。无论是她眼底的恐惧,还是她眼底的无奈,甚至是她眼底的失望,无一不让他怀疑。若月儿真的是若水月的话,那。。。后果他已不愿去想,更不敢去想。

    注意到夏侯夜修眼中的挣扎,夏侯博轩突然冷冷的笑道。“若冷訾残月真的就是若水月的话,那就好了!只可惜她。。。”说着,夏侯博轩眼中突然多了一抹无奈的悲哀。

    “只可惜什么?博轩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闻言,夏侯夜修是猛的回过头,一脸焦急的冲夏侯博轩问道。是啊!想要知道诺儿的话是不是真的,问博轩不就好了吗?毕竟说对若水月的了解,博轩敢认第二,可就没人敢认第一了!

    紧了紧眉,夏侯博轩冷然的回复道。“没什么,只不过贵妃的猜疑之前我也有过,就因为月妃有着一双酷似若水月的双眸,若水月那开满倾世桃花的眼眸是我此生都不能忘怀的。就因此,我曾经派人在鸾凤殿内安插过我的人,为的就是确认她是不是就是我一直想着的人。说一句不怕皇兄你生气的话,当时我还在想若她真的就是若水月,就算是死,我都会带她远远的逃离的。只可惜。。。”

    “什么?你家伙居然。。。哎!”闻言,夏侯夜修眉头猛的一紧,可只是下一秒便无奈的松了开来。博轩对若水月的感情他怎会不知道,想带若水月离开的心,他也可以明白,只是若她真的就是若水月,她再次回宫的目的就无意就是想要报若氏一族灭门之仇,又怎么可能会同他一起离开那?不会还好,她不是若水月,她还是自己的那个月儿!

    无奈的笑了笑,夏侯博轩又开口道。“皇兄还记得吗?月妃被陷害与其兄冷訾君浩通奸那日吗?那时月妃晕倒说是受了伤且中了毒,其实那险些害她命丧黄泉的人是我。”

    “什么?”夏侯夜修再次一惊。“你为什么会?”

    “因为前一晚我突然遇见一生是血的月妃在凤萱殿附近,便以为多日来的假冒若水月在后宫四处行凶的人就是月妃,所以乘其不备打了她一掌。原想,若是会武功之人定会闪躲,那知月妃居然真的不会武功,所以才生生的挨了我一掌。而随后我才发现,原来她身上的并非血迹,而是一朵朵绚丽的红梅,因为我喝多了才将其错看成了血。事后我原想对你自首的,可月妃却拦住了我,说她没事,更不想你为她担心。也就是因此,我才相信月妃真的只是个单纯善良的女人,她值得皇兄好好的待她。”望着天边那朵洁白的云朵,夏侯博轩若有所思的开口道。只是其中的真真假假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你呀。。。哎!朕还有事,先走了!”看着此时的夏侯博轩,夏侯夜修一时间是说也不是,骂也不是,只是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就直接朝鸾凤殿的方向走了过去。

    待夏侯夜修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中,夏侯云杰这才一脸怀疑的看着夏侯博轩问道。“你说的话是真的吗?”

    夏侯博轩没有开口,只是点点头,转身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是真是假对他来说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他能保护她不受到丝毫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