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鸾凤殿

    若水月刚踏入鸾凤殿,之前端锦盒中那为首的宫女就急忙迎了上来。“主子,你们可回来了!”此人正是若水月十二大月使中的老四明月。

    看着明月,若水月是缓缓的松了口气。“还好你丫头闪的快,要是你在迟些,可真就会被夏侯夜修给抓住了!”

    闻言,明月嘿嘿一笑。“这说明我福大命大啊!”

    无奈的白了眼明月,若水月突然转过身冲初月问道。“我走之前交代你的事都办的怎么样了?”

    初月婉约一笑。“主子你放心,我不但命人将你床下的密室设置好了机关陷阱,更命他们好好的将里面装潢了遍,保证主子你满意。”

    “那毒那?都撒上了吗?”机关只能对付小喽啰,而对付真正的高手,还是的用毒。

    “恩,都撒上了!”初月点点头。

    “行,那你赶紧带明月从密室离开!我担心他们会搜到这里,要是明月被发现了,可真就不得了了!还有月狱和月下也跟着明月一起离开!”看了眼明月,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吩咐道。

    “可是主子。。。”很明显,对于若水月的决定年纪最小的月下很是不愿意。

    “行了!不是让你们回黄泉地狱去,而是让你们去找月影和影月,我担心经过此事后,倪诺儿那贱人更不可能会善罢甘休的。而且和影月他们在一起,你们几个也有个照应。”白了眼月下,若水月略显无奈的解释了句。

    闻言,月下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都赶紧走吧!万事小心,都照顾好自己!”看着他们背影,若水月突然有些不放心的嘱咐了句。

    然而她没有注意到,在她说完那句话时,离开三人的身影明显一震。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刚那句话是出自他们主子的口,主子真的如上月说的其实她一直都是在乎关心他们的。

    “知道了!”三人并没有回头,只是声音哽噎的回答了句,便随着初月消失在了若水月的视线之中。

    “他们都是怎么了?声音怎么怪怪的?”若水月明显的察觉到了三人的异常,不禁疑惑的冲上月问了一句。

    上月脸上难得露出了点点笑意。“主子别担心,他们那是高兴的!”

    “厄?”只是片刻的疑惑,若水月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顿时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涌上了心头。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真正的在乎他们的生死的那?她已经不知道了,她只知道,他们在她心中早已不再是最初那么预想的一般只是她的棋子。现在的他们是她的朋友,更是她的亲人!只是她没有料到,就是因为她的这个关心,却将他们送入了真正的黄泉地狱。

    “皇上驾到。。。”就在若水月走神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侍卫高亢的声音。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上月,你先下去,换这宫里原来的人来伺候!”

    “是。。。”疑惑的看了若水月,上月这才急忙从偏殿退了下去。

    下一刻便见一身金色龙袍的夏侯夜修缓缓走了进来。

    虽然不爽夏侯夜修,可若水月还是欠了欠身行礼道。“臣妾见过皇上!”她的声音很冷,冷的让夏侯夜修感到一身不适。

    知道她心里有委屈更有气,夏侯夜修也不与她计较。“月儿,免礼!”说着夏侯夜修上前欲亲自将她扶起,然而他的手刚触碰到她就被她不动声色给躲了开。“不知道皇上前来,为了何事?”

    若水月的这个举动,让夏侯夜修很是不悦。可念及她今天的委屈,他也只能当没看见。“我来是想看看月儿的身体好些了吗?”

    “多谢皇上挂念,臣妾已无大碍!若皇上没有别的事,恕臣妾不远送了!”不想和他再多说什么,没说一句,若水月就开口下起了逐客令。

    到了这儿,夏侯夜修似乎有些忍不下去了。“你这是在撵朕吗?”此时夏侯夜修的声音明显冷了几分。

    闻言,若水月再次欠了欠身冷冰冰的说。“臣妾不敢!”话是这么说,可事实那?

    “不敢?那你这又是在做什么?”眉头一挑,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问了句。无论她的脸色还是语气,哪一点说明了她不敢的?这女人啊!

    绝美的脸上无奈扯出一抹‘难看’的笑。“皇上恕罪,臣妾并无冒犯之意,臣妾只是有些乏了!”

    看着她脸色勉强的笑,夏侯夜修无奈的叹了口气,带着讨好的语气冲她开口道。“好了月儿,别再生气了!你看朕给你带来了什么?”说完,便见夏侯夜修突然对着门外击了击掌。随即便见一个个宫女们端着一盘盘精美奢华的珠宝首饰走了进来。

    在看到那一盘盘奢华的珠宝首饰的瞬间,若水月的脸色在顷刻间变的更加难看,怒视着夏侯夜修,若水月没好气的质问道。“不知道皇上此乃何意?”

    此时夏侯夜修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若水月那阴冷的脸,依旧笑眯眯的说。“知道月儿今天受了委屈,这不为夫的前来赔礼来了!”

    忍着心中越涌越盛的怒火,若水月指着那盘盘精美奢华的珠宝冲夏侯夜修质问道。“这些就是你的赔礼?”难道对他来说自己今天的羞辱和心上的伤,就是这堆破铜烂铁就能轻易抹去的吗?或者在他心里,她若水月就值这些?

    夏侯夜修满脸笑容的点点头,拿起一串洁白的珍珠项链。“是啊!来月儿,看看这串南海珍珠项链你喜欢吗?这串项链可是当年。。。”

    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便再也听不下去了。“拿着你的这些东西给我滚,我不稀罕。。。”怒吼的同时她突然伸手,就抓开夏侯夜修即将挂在她脖子上的项链。也许是她用力过度,只是被她那么一抓,珍珠项链的线就突然断了开,大颗大颗的珍珠顿时散落了一地。

    随着珍珠的落地,夏侯夜修的笑容在瞬间消失在了唇边。“你刚说什么?”此时夏侯夜修的声音冷的似乎能冻结掉一切。

    “我说你夏侯夜修就是个笨蛋,拿着你的东西给我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我不想要再见到你了。”怒吼的同时,若水月似乎还不解气的抓起一旁宫女盘中的珠宝首饰就朝夏侯夜修的身上不停的砸去。

    随着那一件件砸在身上的珠宝首饰,夏侯夜修是彻底的被若水月给激怒了,只见他反手就是狠狠得一掌打在若水月白皙的脸上。“冷訾残月,这可是你说的,你最好别后悔!从今以后,你就算是求朕,朕也不会再踏入你鸾凤殿半步!”一脚踢开脚下的珠宝,夏侯夜修怒吼一声,转身就消失在了若水月的视线之中。他是皇帝,他有后宫佳丽三千,他的女人,那个不是千方百计的在讨好他,而她,而她居然敢那般的对待他,那般的践踏他的心意。真是可恶至极!

    眼前的状况让一旁的宫女们无不惊恐万分。纷纷冲若水月行了行礼,顾不上那散落一地的珠宝,就急忙消失在了鸾凤殿。

    望着他消失的地方,再看着那散落了一地的珠宝,大颗大颗的泪珠突然如刚那些断了线的珍珠般无声的从她那绝美的脸上滑落。为什么会这样?心为何会如此的难受?

    这时上月突然无声的来到了若水月的面前。“主子,你???”

    闻声,若水月是猛的回过神,一把抹去自己脸上的泪水。“怎么了?”虽然在努力平静自己,可开口的声音里却满是哽噎。

    眼前的若水月,让上月有些不敢相信更不敢相信,可迟疑了片刻上月还是开口问道。“主子,你爱上他了?”

    “没有,我没有爱上他。。。”想也没想,若水月便立刻开口否决了上月。是的,她怎么可能会爱上他?怎么可能会爱上她的灭门仇人?

    “那夏侯夜修以珠宝道歉,主子你为何会有如此反应?还为何为他而流泪?”看着若水月眼底的痛,上月漠然的问道。从他们刚的对话,她其实便已明白了主子的心。只是她不能爱上他,绝对不能,因为爱上他,便注定最后受伤的绝对会是主子。

    “我,我,我那只是在演戏。若我显得太过平静,反,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的!对,我就只是在演戏而已!”怔了怔,若水月急忙开口解释道。

    闻言,上月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主子,你可以骗上月,也可以骗别人,可你永远也骗不了你自己的心!”

    “我没有,我只是。。。”

    “主子,不要爱上他,绝对不要爱上他!”若水月话还未说完就被上月给打断了。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上月摇摇头便无奈的离开了。

    静静的站在这奢望无比的大殿之内,若水月是半天回不了神。爱他?哼!怎么可能,他可是残杀我若氏一门的凶手啊!自己怎么可能会爱上他。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在演戏。一个演戏的人,若连自己都骗不了,又拿什么去骗别人那?

    送明月他们离开的初月回来看到大殿内散了一地的珠宝顿时有些傻眼了。“主子,出什么事了?这些东西怎么?”

    “没什么大事,让人收拾了便是。对了!给我在风雪殿安插上眼线,我要知道顾书雪的一举一动。”目光冰冷的瞥了眼那散落的珠宝,若水月冷然的开口道。

    “是,我知道,我这就去办!”疑惑的看了眼若水月,初月也不再多问,转身就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