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是夜,漆黑的天际之中没有一颗星辰,唯有一轮残月在散发着阴冷的光辉。

    龙鳞殿内,倪诺儿一脸焦急不安的在大殿内走来走去,时而抬头冲琼花问了一句。“他来了没?”

    面无表情的朝殿外看了眼,琼花摇摇头。“还没有!”

    闻言,倪诺儿的眉头顿时拧成了一团。“可恶,都这个时辰了,他怎么还没来?难道他就真的不想要那东西了吗?”

    “我怎么可能不想要那东西!看你急的,究竟出什么事了?”倪诺儿话刚落,一个黑衣戴着精美鹰形面具的男人就走了进来。

    在看到男人脸上的面具时,倪诺儿还是有些不满的问道。“都早知道你的身份了,你还戴这面具做什么?”

    扬了扬眉,面具男子淡淡的解释道。“这毕竟是在夏侯夜修的皇宫里,戴着面具只是以防万一。说正事,你这么着急叫我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听到正事,倪诺儿的眉头便再次紧邹了起来,只见她一脸严肃的盯着面具男子那双漆黑的眼睛。“我对你提出的条件,我要你就在这两天内办到!”是的,只有尽快除去那个女人她才能安心。

    闻言,面具男子的目光明显的暗了几分。“怎么突然这么着急?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因为那女人就是个魔鬼,你知道吗?她居然,居然活活的残杀了琼枝,还将她分尸装入以她骨头制作的锦盒里给我送来。说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我至亲的人一个个惨死在我面前,还要以同样的方式将他们的尸首给我送来。我怕,我怕她下一个动的就是我们的孩子了,我不能,我不能失去我们的孩子,你明白吗?”说到最后,倪诺儿突然变的激动起来,只是面具男子没有注意到她眼中那一闪而过的阴邪。

    “什么?她敢!若她真敢动我们的孩子一根汗毛,我定活宰了她不可!”将倪诺儿拥入怀中,面具男子摸了摸她的后背,安慰道。

    “既然如此,你就答应我,赶紧办成那件事!求你了,我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望着面具男子那双漆黑的双眼,倪诺儿满目星光的哀求道。

    一时间面具男子有些迟疑了。“这个。。。”

    “怎么?你难道就真的不在乎我们孩子的死活吗?还是说你不想要那枚龙符了?”见面具男子迟疑,倪诺儿的脸色立马就拉了下去。

    “不是的,我只是。。。”

    “我不管,我只给你两天的时间,若后天的这个时候我还没有见到他,你就看着我将龙符交给夏侯夜修吧!”无奈下,倪诺儿最后只能拿出龙符做要洗。

    “罢了,罢了,我答应你!就这么定了,后天你就等着收货吧!”一听倪诺儿打算将龙符交给夏侯夜修,面具男子便有些急了,最后也只有妥协。

    闻言倪诺儿脸上这才缓缓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恩,那我就敬候佳音了!”

    面具男子不再说话,只是无奈的看了眼倪诺儿便转身离开了龙鳞殿。

    。。。分割线。。。

    鸾凤殿内室

    若水月刚解衣准备上床睡下,一个黑影突然无声的从她身后抱住了她。

    不用回头,就仅凭他身上特有的气息,若水月便已知道了来人是谁。没有开口,异没有挣脱,她就那么静静的靠在他的怀中。这才是属于她的怀抱,这才是她真正爱上的男人。至于夏侯夜修,只是一时间的感动而已!根本就不是上月说的,爱上了他。

    片刻的沉默后,冷訾君浩突然温柔的将若水月转了一个身,让她正对这他。“知道吗?我好想你,好想你!”说着他冰冷的手指带着诱惑般抚摸上若水月那张精致的轮廓。

    若水月笑而不语。

    “这个给你。。。”这时冷訾君浩突然从衣袖中抽出一副画像交到若水月的手中。

    “这个是?”接过手中的画面,若水月却没有急着打开,而是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冷訾君浩。

    冷訾君浩嘴角勾勒出一抹魅惑的笑容。“你不是想知道那副没有轮廓的画像的主人是谁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

    “哦?”疑惑的看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这才缓缓的打开了画像。

    在看到画像主人的瞬间,若水月是明显的惊呆了。因为画像中的并不是别人,正是她当日嫁给夏侯夜修时的摸样,凤冠霞帔,凤腾步摇,还有那眉宇间淡淡的忧伤。

    “我这辈子都无法忘却你当时嫁给夏侯夜修时的画面。你的嫁衣如火般灼烧了天涯,从那日起,残阳烙我心上如朱砂。你是那么的美,美的让我心醉,美的让我心疼。只可惜。。。”冷訾君浩的声音很轻很温柔,似乎直到这一刻,他都还清晰的记得心爱的女人身着凤冠霞帔的摸样。

    “君浩,我。。。”看着冷訾君浩眼中那抹淡淡的忧伤,若水月的心是猛的一紧。她从不知道,她嫁给夏侯夜修不光是她心中的痛,更是他心上的伤。

    “月儿,我爱你,真的爱你,嫁给我好吗?”这时冷訾君浩突然单脚跪在地上,手中拿着一枚精致无比的血玉戒指,深情的冲她问道。

    这样的求婚,这样的告白,让若水月一时间再次惊呆了。他怎么会这些的?

    见若水月惊愕的盯着自己,冷訾君浩呵呵一笑解释道。“之前我问末月,说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礼?末月告诉我,想要迎娶你,必须这样向你求婚,若你答应了,才能同我成亲,所以我就。。。”

    “是这样啊!”一听是末月教的,若水月这才理解他这么做的由来。因为之前她曾经简单的对末月说过她曾经幻想的求婚,与婚礼。

    “那,月儿,嫁给我好吗?”见若水月没有回答自己的请求,夏侯夜修又深情的开口问道。

    看着他那张充满魅惑的容颜,又想起他们曾经的点点滴滴,若水月是真的心动了,可却有些迟疑。“我早非清白之躯,且已和夏侯夜修成了亲,难道你不介意吗?”是啊!若是在现代还好说,可这是在古代,在思想封建的古代。他真的能不在意吗?

    “我不介意!”想也未想,冷訾君浩便摇摇头回答道。

    “厄?”对于他不经思考的话,若水月有些不悦的蹙了蹙眉。

    注意到若水月的神色,冷訾君浩这才急忙解释道。“我不介意,并不是说我不在在乎你,而是我明白你心中复仇的欲望,且你嫁给夏侯夜修也是无奈之举。只是你得答应我,待我们成亲后,你不能再给夏侯夜修侍寝了!”

    “厄?这似乎不是我能说了算的吧?”并非她真的愿意侍寝,只是。。。

    “这你大可放心,我早已为你准备好了你的完美替身,所以以后侍寝的事都由她办就是了!而你,就安心做我冷訾君浩的妻子就好了!”眸光一闪,冷訾君浩目的深沉的笑了笑。

    做他真正的妻子?是妻子?这一刻她等了多久了?

    “月儿,答应嫁给我好吗?”看着她那张绝世倾城的脸蛋,冷訾君浩又开口问了声。

    这一刻,若水月没有丝毫的迟疑,重重的点点头。“恩!”

    闻言,冷訾君浩心中一喜,温柔的拉过若水月的手,将那枚血玉戒指轻轻的戴上了若水月的无名指。

    在戒指挂上的瞬间,一张俊逸的容颜突然浮现在若水月的脑海中,然只是下一刻,却被她心中此时的欢愉给打散了。是的,他冷訾君浩才是她真正心爱的男人,其他的一切都不过是在演戏,待大仇得报后,她便会和他远远的离开这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