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盯着若水月那绝美的轮廓看了片刻,冷訾君浩突然若有所思的开口道。“月儿,一切都已准备好了,我们明天就成亲好吗?”

    闻言,猛的回过神的若水月是一脸惊愕的盯着他。“什么?明天?这么快?”

    “快?我可嫌太迟了!若可以的话我真恨不得现在就将你娶进门!做我冷訾君浩唯一的太子妃!”

    就是冷訾君浩这太子妃三个字,让若水月猛的想到了什么,脸色随着也沉了下去。“太子妃?你不是早已有太子妃了吗?而且还有那么多的女人,呼!抱歉,也许我不该答应你的婚事的,因为我真正要的,你已经给不起了。”说着,若水月就欲褪下戒指还给她。是的,她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若让她和别的女人共享一个男人,那她宁愿不要。

    见状,冷訾君浩急忙制止了她。“谁说你要的我给不起了?”

    绝美的脸上勉强扯出一抹苦涩的笑。“你根本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待我说出来,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一时间冷訾君浩的眉头拧成了一团。“我知道你在乎想要并不是什么荣华富贵,也不是什么名利,你要的不过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若这点我都做不到,那我还拿什么来说我爱你?拿什么来向你求婚?”

    闻言,若水月是明显的一愣,随即心里一阵温暖感动。“你,你居然都知道?难道又是末月告诉你的?”

    “是!而且前些日子我已休书,休了那些女人,包括太子妃!”

    冷訾君浩的话让若水月又是猛的一惊。“什么?你居然真的休了她们?可是依太子妃的性格,她会同意吗?”

    扬扬眉,冷訾君浩一脸不在乎的说道。“这已不是她同不同意的问题了,我决定的事,别说是她姬申梦阻止不了,就算是我父皇拿我也没辙!”微凉的手再次抚摸上她光滑美妙的脸庞,冷訾君浩深情的说。“因为我爱你,所以愿意为你做一切,只要你想要的,那怕是我的命,为你,我也心甘情愿奉上。”

    “君浩,我。。。”一时间若水月被冷訾君浩感动的是一塌糊涂。看样子之前真的是她误会他了!原本她还以为,对他来说,她只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或者只是床上的一个玩具。正是因此,她才想要对他死心,不再去爱他,而通常这种情况下,另一个优秀的男人出现,别说他舍命相救,就算是他的一点点关怀和温柔,都足已动摇一个受伤女人的心。只可惜,他夏侯夜修不是别的一般的男人,而她若水月也不是别的一般的女人。更重要的是,他给她的震撼没有维持到彻底攻破她心房的时候。

    “君浩。。。”女人就是这样,只是小小的一点感动,都能让其忘乎所以。

    “傻丫头!”宠溺的刮了刮若水月的鼻子,冷訾君浩伸手就温柔的将她拥入了怀中。“我们明天就成亲好吗?”

    没有说话,若水月只是一脸幸福的在冷訾君浩怀中点点头。也许只有他的爱,对他的恨,才能彻底的摧毁他残留在她心房中的那枚火种吧!

    次日一早,若水月简单的做了些安排后,就带着上月和初月随冷訾君浩偷偷的出了皇宫。前往他在南拓新买的别院,秋府。

    两人的大婚举行在秋府的晚上。

    这天晚上,秋府内四处张灯结彩金碧辉煌,五彩琉璃的灯高高悬挂,府宅内的每一处道路都铺上了红地毯,漫天飞舞的是那五色的蔷薇花瓣。洋溢着一片喜庆之色。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地。”梳理着若水月那头柔顺的樱丝,喜婆嘴里慢慢的念道。

    这已是她第二次成亲了,不同于上一次,这一次的她真的如待嫁的女子般,紧张的是不得了。

    若水月坐到梳妆台前,凤纹铜镜犹如金子般光亮,妖娆绝美的面容映在镜里。

    玉似的面容,绝世倾城,两弯黛色的眉,笼着一对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眸,与眉心那朵纹画娇艳的粉色桃花,完美搭配,顾盼生辉。小巧可爱的红唇,如成熟的樱桃一般鲜艳诱人。妖娆魅惑的笑容缠绵在嘴角,让人难以控制的着迷。一袭华丽如火的凤冠霞帔穿在她那曼妙的身上,是那么的美,美的惊为天人。

    “主子,今天的你好美!真的好美!”盯着此时的若水月,初月忍不住的惊叹道。

    闻言,若水月嘴角缠绵的笑意更加浓郁起来。“是你家主子我美那?还是这凤冠霞帔更美那?”

    “厄?这个。。。当然是主子你美,才能衬托出凤冠霞帔的美不是?呵呵。”

    “我看啊!美的不是我,而是凤冠霞帔吧!呵呵,怎么小丫头也想嫁入了?”看着初月,若水月打趣的问道。

    顿时一抹红晕染上了初月的脸蛋。“我哪有,主子你讨厌啦!”

    看着此时的初月,若水月笑的更是灿烂。“还说没有,看都脸红了!好了!只要你们几个谁有了心上人,只要说一声,主子我啊!都风风光光的将你们给嫁出去。”

    “主子。。。”闻言,初月的脸色一时间更红了。

    上月就那么站在若水月的身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她就那么漠然的盯着若水月脸上那绚烂无比的笑容。也许真的只有冷訾君浩才能给主子真正的幸福吧!只是,主子真的能放下夏侯夜修的吗?

    “吉时就到了,快,给姑娘盖上红盖头。”看了眼时辰,喜婆急忙拿过红盖头为若水月盖上。

    喜婆话刚落,耳边就传来了另一个喜婆的声音。“请新郎踢开房门,将新娘背入礼堂。”

    只听见咚的一声,房门就被冷訾君浩一脚给踢开了!

    在听到声响的瞬间,若水月不禁有些担心。这么大的力,那房门不会被冷訾君浩给踢坏了吧?

    就在若水月有些走神的时候,冷訾君浩有些出汗的手,已握住了她,随即她整个人就被冷訾君浩给背了起来。

    靠在冷訾君浩的背上,若水月心情异样的激动,她居然从不知道,一个男人的背部居然能如此的宽广,如此的能给人带来安慰。

    礼炮轰鸣声中,冷訾君浩终于将若水月背到了礼堂。

    富丽堂皇的大厅正上方,一张偌大的红布上,是一个充满喜庆的金色囍字。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好,礼成送入洞房。。。”传入耳边的依旧是海龙那宏厚的声音。

    听到那句礼成的瞬间,若水月只觉这是她此生听到的最为动人的一句话。现在她真的如愿的嫁给了他,是他的妻,唯一的妻。这幸福的感觉来的太快了,快的像是在做梦一般。

    “恭喜,恭喜,祝两位天长地久,白头偕老。。。”

    “对啊!对啊!也祝两位早生贵子。。。”

    在众人的祝福声中,两人被送进了新房。。。然出乎若水月意料的是,她们前脚刚踏入洞房,后脚哪些宾客们便纷纷端着酒杯跟了进来,一时间洞房内挤满了人。

    “他们这是?”看着众人,若水月一脸疑惑的向冷訾君浩问道。

    冷訾君浩笑了笑解释道。“这是我们北辟的规矩,凡是大婚,亲朋好友都会向新娘敬一杯酒,以示他们的祝福。”

    闻言,若水月是猛的一惊。“什么?所有人?”

    冷訾君浩无奈的点点头。“是啊!所有人,而且新娘还必须喝光。”

    一时间看着满屋的人,若水月只觉头都大了。“那你那?要喝吗?”

    冷訾君浩坏笑着摇摇头。“因为新郎等会儿还要办费力的大事,按规矩,今晚新郎除了合欢酒外,便滴酒不能沾了。”

    “什么?”闻言,若水月的右脸蛋时忍不住的抽搐了起来。这不是明摆着想让新娘酒后乱性?说真的,她还从不知道他们北辟人居然还有这等爱好。

    可毕竟冷訾君浩是北辟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是在不愿意,若水月还是很是无奈的举起了杯子,接受着众人的敬酒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