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夜更深了,此时的秋府早已陷入了一片静寂之中。

    轰隆!嘶~嘶~嘶~一声怪异的巨响突然打破了那片静寂。

    也正是那声奇异的巨响,将若水月从沉睡中猛的惊醒了过来。更是因为那声奇异的巨响,让原本醉意浓郁的她在顷刻间彻底的清晰了过来。

    来不及观察床边的情况,若水月抓起一旁的红色嫁衣以极快的速度套在身上,就急忙冲出了房间。

    “主子。。。”偏房同样闻声而起的上月和初月此时也正好冲了出来。

    “走。。。”来不及多说什么,若水月冰冷的甩下一个字,带着上月和初月就冲忙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骑上来时的骏马,三人就快马加鞭的朝山间敢去。

    此时没人知道,若水月的心早已在听到那声信号的瞬间,便被紧紧的拧成了一团。

    在即将到达目的的时候,若水月却突然下令下马,以轻功前往若水恒所居住的府宅。

    上月和初月虽然疑惑不解,但这个时候,看着自己主子那令人颤抖恐怖的神色,两人也没敢问,只能听命行事。

    三人刚到达府宅门外,那浓郁的血腥便迎面而来。一并而来的,还有那刀剑相碰的声音。

    一时间,三人的心在瞬间都被提到了喉哝。不能怪她们不安,毕竟在若水恒身边除了有影月和月影两大高手,还有昨天被送来的明月,月狱,及月下三个高手,若连她们五人合力都无法击退的敌人,不用想也知道此次的敌人究竟有多厉害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却并没有推门而进,而是提起内力飞跃上了府宅的屋顶。

    见状,上月和初月也以若水月相同的方式,上了屋顶。

    从上而下望去,在看到院内的画面的瞬间,若水月险些无法接受的从屋顶上落了下来,幸好上月急忙出手扶住了她。

    满院的尸首,鲜红的血依旧不停的从哪些尸首的身体里慢慢的流出。其中不光有敌人的数十具尸首,还有她若月楼数十名星使的尸体,更有她视为亲人的月使,影月,月影,月下及其月狱的尸首。他们的死状,无一不让人惨不忍睹。不是被斩断了四肢,头颅,就是被横腰斩断,尤其是月下,居然还残忍的开膛破了肚。这个昨天还如孩子般在她面前撒娇的少年,今日居然就。。。这样的事实,让她无法相信,更不能接受。

    “主子,你看哪儿?”就在若水月悲痛万分的时候,初月突然有些情绪失控的指着右侧的花圃冲若水月哑声叫道。

    闻声,若水月是猛的转过头。在转过头的瞬间,她的眸孔在瞬间放大,原本漆黑的眸色,在顷刻间化为嗜血的阴红。

    只因在她转头的瞬间,她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佩戴着鹰型面具的黑衣男人,手持利剑活生生的破开了明月的胸膛,随即利剑再次划过,明月的心脏就那么血淋淋的从她身体里滚了出来。

    在明月倒地的瞬间,若水月终于再看不下去了,只见她双手猛的一挥,数把闪耀着寒光的飞镖就直直的朝着鹰型面具男人飞了过去。

    面对突来的飞镖,鹰型面具男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只见他一个漂亮的旋转,就轻易的躲开了若水月的飞镖。

    随即目光冷冽的朝飞镖的主人望去。在看到屋顶上那一身血色嫁衣的绝色女人的瞬间,鹰型面具男人是明显的一愣,似乎对于若水月的突然出现有些不敢相信。她怎么会突然在这儿里?她不是喝醉了,还被点了穴道的吗?怎么会?她究竟是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

    然而就在鹰型面具男人走神的望着若水月的时候,若水月却突然拔出腰间的玄铁软剑,一脸杀意的朝鹰型面具男人杀了过去。

    “主上,小心。。。”眼见利刃就快要刺入鹰型面具男人的身体了,而他却依旧愣愣的盯着若水月,他身边的一个面具男突然大喊一声,想也未想便用自己的身体挡下了若水月的利剑。

    顷刻间,该面具男就被若水月刺穿了身子,没有丝毫的手软,更没有丝毫的犹豫,若水月以极快的速度拔剑,再学着鹰型面具男的手段,猛的划开该面具男的胸膛,同样的是凶狠的几剑,硬是将面具的心给刺了出来。顿时该面具男就到了下去。

    “去找水恒和末月。。。”目光迅速的在四周扫射了一周后,若水月突然冷冷的冲上月和初月命令道。

    “可是主子你。。。”看了眼鹰型面具男,上月有些不放心的唤了句。

    不愿再多说什么,若水月只是又极度冷漠的吐了一个字。“去。。。”

    “是!”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上月和初月最终还是迈出了脚步朝后院跑去。

    看着若水月剑刃上,那面具男的心脏,鹰型面具男是猛的冲惊愕中回过神。是愤怒,又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一身血色嫁衣的女人。这一刻,他似乎真的有些不能接受眼前这满目嗜血杀意的女人就是前一刻还和他在床上抵死缠绵的若水月。

    紧握着手中的剑,若水月满目嗜血杀意的一步步向鹰型面具男逼近,随着她的脚步,剑刃在地上摩擦起了点点火光。

    “该你了。。。”如来自地狱般阴冷的声音从若水月嘴里吐了出来。

    鹰型面具男依旧未动,只是依旧不敢相信的盯着若水月,他不相信她真的对他下的了手。

    然而就在若水月的剑即将刺入他身体的时候,他才猛的想起,现在的他可不是冷訾君浩,更不是她刚成亲的夫君,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残杀她数十名属下的凶手。

    思及此,冷訾君浩是猛的一个下腰,便躲开了若水月要命的一剑。

    然而尽管如此,若水月却依旧没有收手的意思,每一次出击都是直逼他的要害。

    不停躲闪间,冷訾君浩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看样子今日除非让她动弹不得或者让她死,否则,她是绝对不会放弃杀自己的。他真的不愿,更不想要伤害她,只是若真是如此,那她也真的别怪他冷訾君浩无情了!

    心一横,利剑在手间一个完美的旋律,冷訾君浩挥剑就无情的朝若水月杀了过去。

    顷刻间,两人顿时打作了一团。

    刀光剑影间,很快若水月便明显的败下了阵。这样的事实让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强压下自己心中的不忍,冷訾君浩双眼一闭,手中的利剑猛的一刺,顷刻间该利刃便刺进了若水月的身体。

    然而就在冷訾君浩以为她该放弃的时候,若水月却突然一手空手紧紧抓住了他的剑刃,而另一只手上的剑已极快的速度朝他脖子剑挥起。

    猛的仰头,躲过她的利刃,冷訾君浩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抽回自己的剑,然而看着鲜红刺目的血不停的从她那紧抓着自己剑刃的手中流出,冷訾君浩只觉自己的猛的一紧。这顽固的女人,一定要杀了她,她才会罢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