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此时的若水月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异常,更没有发觉对方的不忍。现在的她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一个信念,那就是亲手杀了眼前这男人,哪怕是丢了命,她也一定要亲手宰了他,为她若月楼这惨死的数十条性命报仇。

    忍身心的痛,若水月突然猛的抽出自己身体里的剑刃,挥剑就再次朝冷訾君浩杀了上去。

    她的执着,她的决绝,让冷訾君浩一时间很是无奈。因为他真不想她死,更不愿亲手将她送下黄泉。可她。。。

    就在这时,海龙江龙突然带着数十名统一黑衣金边的面具男子围了过来。

    面对突然围来的大批黑衣面具人,若水月却显得格外的漠然,似乎他们的出现,对她来说早已没了差。

    “主上,小十一。。。”在看到被挖心惨死的曲龙时,海龙和江龙顿时一惊,随即大怒,拨剑就朝那一身红衣的女人杀了过去。

    冲上前,手中的利剑还未来得及挥出,在看到红衣女人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时,两人顿时就愣在了原地。两人眼中都是明显的难以置信!为什么?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儿?她不是被众人灌醉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儿?

    “主上,她???”最后两人将疑惑抛给了冷訾君浩。

    “哎!”紧邹着眉头,冷訾君浩不语,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别说是他们,这样的状况也是他未曾预料的。之所以要在今日成亲,为的就是找个合理的理由灌醉她,让她无论在听到什么的情况下都不能赶到这里。目的除了不想她来坏他们的事,更不想要见到的就是与她刀剑相向。可是没想到。。。

    见状,江龙和海龙一时间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那么愣愣的站在原地,等候着冷訾君浩的命令。

    也就在这时,他们才注意到,若水月身上的伤和那她还不停滴着血的手。这伤难道是主上他?天这多么的讽刺啊!几个时辰前还是抵死缠绵的新婚夫妻,而只是眨眼间居然就刀剑相向的仇人。

    片刻的沉默后,冷訾君浩终于无奈的开口命令道。“将她给我拿下!”这一刻,他只觉自己真的好累,好累,比任何时候都还要累。

    “是!”接到命令后,数十名面具男子突然纷纷上前,将若水月彻底的围了起来。而这个时候海龙和江龙却没有出手,只是缓缓的退到了一侧。对于她若水月,别说是他们的主子了,就连他们都有些下不了手。

    不知道是因为酒意还未完全的过去,还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快要撑不下去了。此时若水月只觉自己的头一阵晕眩。

    面对将自己团团围住的敌人,若水月心里明白,此时此刻别说那个为首的鹰型面具男人,就连随意的一个面具人她都已不是对手了。

    此时此刻还没有恒儿和姑姑的消息,想必末月是的带他们逃了吧!但是看他们这架势是不抓住恒儿便不会罢休的,若自己现在不杀光他们,那以末月的武功,想真正的救恒儿脱险,怕是不可能的了。若恒儿真的再出什么事,那待自己死后有该那什么颜面去见爹爹他们那?要是连若家的唯一的血脉我都无法守住,那我就算是真的报的了大仇,那还有什么意义那?既然如此。。。恒儿,若氏一门的大仇就只有靠你了!

    思及此,若水月突然咬破自己齿间的断魂血泊,随即迅速脱下自己的那血色的嫁衣,露出她曼妙诱人的身体。

    在若水月褪下嫁衣的瞬间,露出她身子的瞬间,海龙和江龙是猛的一愣,随即急忙转开了自己的视线。而其他面具人并不是认识她,在看到她那曼妙的身子时,都不禁倒吸了口冷气,一脸惊艳的看着眼前的绝世佳人。似乎都恨不得一拥而上将她活吞了。

    看着若水月身上此时那仅有的肚兜和那条短至大腿的白色短裙时,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紧紧的邹了起来,漆黑的眼中顿时燃起点点星火。这可恶的女人,她这是想要做什么?难道她是打算用美色来迷惑那些蠢蛋吗?

    一时间愤怒的火焰顿时淹没了冷訾君浩的理智,只见他脸色一沉,对着若水月就怒吼起来。“该死的女人,你。。。”然而他的话还未吼完,便被若水月的下一个动作给惊呆了。

    只见若水月满目杀意的将众人扫射了一周后。便突然挥剑,决绝的朝自己白皙的大腿上削了去,顷刻间一片白皙的血肉顿时从若水月的腿上飞了出去,随即殷红的血水不停的从若水月大腿上流了出来,将地上原本血色的嫁衣渲染的更加绚烂无比。

    看着地上那大块被她亲手削掉的血肉,和她那如泉水般不但涌出的血水,冷訾君浩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哪一刻停止了跳动,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疼感几乎将他彻底的吞噬。他不敢相信,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她这是在做什么?就算要自我了断也不是这般残忍的手段吧?她打算放干自己的血而死吗?

    太过浓郁的血腥味让海龙和江龙是猛的转过头。可当看到那血腥的一幕,两人都震惊了。他们和她相处了也有好一段时间了,可却从不知道,她居然会有如此残忍的一面,不是对别人而是对她自己。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她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信念做出如此自残的事的?

    此时哪些将她团团围住的面具男也被她这个残忍的做法给惊呆了。

    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若水月都已麻木了。此时她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为恒儿除去眼前的这些威胁。

    就在众人都目瞪口呆的时候,若水月却突然伸手点穴止住了自己大腿上的血。随即猛的抓起地上那被血染红的嫁衣,就朝那纷纷围着她的面具人身上抽了去。

    “啊!啊!!!”一时间情况突然逆转,哪些凡是被血色嫁衣碰到的人无一不倒地痛苦不堪的呻吟起来,有些内功稍弱的面具人在眨眼间,全身便开始腐烂起来。

    眼前的状况,让冷訾君浩是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似乎直到此时他才终于明白,她根本不是在做什么自我了断,而是因为她的血有毒,她是打算,用她的血毒,让大家给她陪葬那!这残忍的女人,看样子自己还真是不能小看了她啊!

    很快,那些将她纷纷围住了面具人们都已断气身亡,此时偌大的府宅内就只剩下了若水月,冷訾君浩,还有海龙江龙四人。

    看着此时一脸惨白虚弱,却依旧紧抓着带毒血衣的若水月,海龙和江龙更是上也不是,退也不是,就那么一脸防备的盯着她。

    这样的她,让冷訾君浩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奈,再三思索后,冷訾君浩突然压着嗓子冷冷的开口道。“你不是我的目标,我也不想杀你,你走吧!”看她此时的状况,冷訾君浩很是清楚,最多两个时辰,若她还没有得到医治的话,无须他亲自动手,她便会命丧黄泉。

    她绝美的脸上此时没有丝毫的血色,可那她满是嗜血杀意的双眸中那绚丽的阴红却未减退丝毫。

    若水月冷冷一笑。“但是很抱歉,现在你们却是我的目标!”她的声音比起之前更冷了几分。退!对现在的她来说早已无路可退了!既然进退最终的结果都是死,那她更宁愿与他们同归于尽。

    “就凭你这功力?哼?你这就是在找死?”看着她眼中的决绝,冷訾君浩压着嗓子无情的吼道。

    闻言,若水月又是一声冷笑。“找死?哼!若非今日是我大喜之日,我未做丝毫的防护准备,你以为你还有命在这儿和我说这些吗?”是的,若非今日她要成亲,她怎么会褪下她那些从不未离身的毒,就是怕自己毒药冲撞了喜事。只是没想到。。。

    冷訾君浩明显的一愣,这么说,她之所以未做防护就是为了和他的大婚?但可笑的是,要她命的正是她的夫君,他冷訾君浩。

    “不过没关系,就算现在是死,我也要拉你们一同下地狱!”说着,若水月用尽全身的力气,挥动着手中的血色嫁衣就冲冷訾君浩抽了过去。

    一个侧身,冷訾君浩是猛的躲开了她的嫁衣,只是也许是嫁衣上的血浸入的太多,就在冷訾君浩以为自己躲过嫁衣的时候,几滴血珠却无声的朝他脸上飞去。然而让若水月气愤的是,因为对方脸上带有面具,所以那血是落在了那银色的面具上了,根本没有进入他肌肤丝毫。

    这样的危机,让冷訾君浩的目光顿时就沉了下去。若非有着面具,这死的可就是他了!

    思及此,冷訾君浩的心猛的一横,挥动掌心,就决绝的朝若水月的心口击去。

    “厄。。。”顿时一口鲜红的血就从若水月的嘴里喷了出来。

    在若水月的血水即将溅到自己的时候,冷訾君浩是猛的朝后退去,离她远远的。

    顷刻间,若水月只觉一种无法言语的痛,顿时遍布全身,身体也越来越轻。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她不甘心,敌人都还没死,她怎么能倒下那?怎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