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救出若水月,夏侯博轩却并未将其带回宫养伤,而是将她带回了南伊王府。

    夏侯博轩几乎用尽了各类奇珍药材,才将若水月从死门关给拉了回来。命是保住了,只是因为伤势太重,若水月是一直昏睡不起。

    紧抓着若水月那像是着了火一般的手,夏侯博轩的心是久久未平。脑海中全是她满身血迹的模样,他真的不知道,究竟她是怀着怎么样的心,支持到现在的,要是换成别人,恐怕早已归天了吧!只是上天啊!为什么要这样不停的折磨着她,她的命已经够苦了,为什么还不能放过她那!

    就这么静静的盯着若水月看了一个多时辰,夏侯博轩突然起身,一脸若有所思的冲王府内的管家福伯吩咐道。“福伯,命人准备一辆百姓用的马车将她送回皇宫!”

    “是。。。”疑惑的看了眼床上的女人,福伯不敢多问,急忙就退了出去。

    闻言,上月有些不敢肯定的又对夏侯博轩问道。“王爷你这是要送我家主子回宫?”

    夏侯博轩重重的点了点头。“对,今晚一定得送她回宫!”

    “为什么?若王爷担心我家主子在你府中会给你造成麻烦,那我们带我家主子走便是了!”说着,上月和初月上前就欲带若水月离开。

    见状,夏侯博轩急忙拦下了她们。“送她回宫,并非是怕什么麻烦,而是为了她好。你们想,已这个时辰了,却依旧没有若水恒的消息,想必他早已落入了倪诺儿的手里。若。。。”

    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初月给惊愕的打断了。“你,你居然知道若水恒,那你岂不是???”

    夏侯博轩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没错,本王知道她其实就是若水月!那个曾经众人眼中的丑八怪那个早已死了的人,若水月!”

    “什么???”闻言,上月和初月猛的一惊,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带若水月离开。毕竟他可是夏侯夜修的弟弟,不用问,他也应该明白主子此次再次入宫的原因。就是为了杀夏侯夜修和倪诺儿替她的家人报仇。而他身为夏侯夜修的弟弟,不事先替他的哥哥铲除后患就好了,怎么还会如此好心的助她们,其中必有阴谋。

    见状,夏侯博轩又急忙拦下了她们。“你们的担忧本王明白,但本王可以向你们保证,绝对不会出卖她,更不会伤她丝毫的。”

    很明显,上月和初月根本就不相信夏侯博轩。“话是这么说,但是。。。”

    “别说伤她了,就是看着她难过,本王都会。。。本王知道,本王现在无论说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本王的,但是你们自己想想,此时若水恒定已落在了倪诺儿的手中,以倪诺儿的个性,绝对不会给月儿有丝毫残喘的机会,定会抓着若水恒,去找月儿出来对证,而那时,皇兄便会发现月儿不见了,那种情况下,倪诺儿若咬定月儿是做贼心虚跑的,你们认为皇兄会怎么做?定会不惜一起代价的将月儿给抓回去,到时月儿就算要解释也有都百口难辨了。”

    上月目光深邃的盯着夏侯博轩看了片刻,有些迟疑的开口道。“话是这么说,但主子现在要是回宫,夏侯夜修定会追查主子的伤势,到时候我担心会。。。”

    “你放心,此时本王已有对策!”上月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博轩就打断了她。

    “哦?”眉头一扬,上月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片刻的迟疑后,夏侯博轩突然俯身在上月耳边低语了几句,随即便见上月赞同的点点头。“好,我信你一次!”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定了!你们也赶紧去准备准备吧!”说着夏侯博轩担忧的看了眼若水月,便走了出去。

    夏侯博轩一走,初月就一脸疑惑的冲上月问道。“他真的值得我们相信?”

    上月重重的点点头。“对,他值得!”

    “为什么?”面对上月的态度,初月一时间更加不解了。

    “为的,就是他对主子的感情!我相信,一个为了主子能不顾一切的男人,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害主子的事的!”一时间,上月脑子中不禁浮现出,他为主子惊慌失措的模样。

    闻言,初月是吃惊不已。“什么?他对主子居然?怎么会?天!”

    “好了,赶紧收拾,我们准备送主子回宫!”看了眼床上昏睡的若水月,上月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那我们那?要和主子一起回去吗?”

    “不,我们不和主子一起回去,我们先从密室回宫,做好一切的准备!”收拾这手上的东西,上月头也未太的说道。

    “可是,主子她。。。”不管怎么说,现在初月就是不放心。

    “放心吧!主子不会有事的,好了,我们走吧!”说着上月拉着初月就冲忙的走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啊!!!”突然的一声惊叫的打破了皇宫的宁静。

    端云殿内殿的凤床上,被尖叫声惊醒的夏侯夜修和林云裳是一脸的不悦。

    “来人!”坐起身,夏侯夜修是一脸不悦的吼了声。

    很快,便见一个宫女冲忙的走了进来。“奴婢见过皇上,见过云妃娘娘!”

    紧邹着眉头,夏侯夜修冷冷的质问道。“外面这是出什么事了?”

    “回皇上,奴婢。。。”

    “皇上,皇上不好了,皇上不好了!”该宫女的话还未说完,太监总管刘德全就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

    “放肆,什么叫皇上不好了?”刘德全还未站稳,耳边就传来了林云裳的训斥。

    无奈的看了眼林云裳,刘德全连连点头。“是,是,娘娘教训的是!”

    “行了!说吧!外面究竟是出什么事了?”淡然的撇了眼林云裳,夏侯夜修一脸漠然的开口质问道。

    “回皇上,是,是月妃娘娘,月妃娘娘她。。。”

    “别给朕提那个女人,朕不想听到她的名字!”刘德全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一脸怒气的给打断了。一说起她,夏侯夜修就是一肚子的气,他身为皇帝,都已经屈身降贵的拿着礼物去向她道歉,哄她开心了,她不但不领情,居然还将自己给赶了出来。长这么大,还没有那个女人如此不知好歹的这般对待过他。就连曾经被自己宠上了天的倪诺儿,也不敢向她那般对待过自己。真的是可恶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