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但是皇上,月妃娘娘就快要。。。”纠结的看着夏侯夜修,刘德全还是不怕死的又开口道。毕竟事关重大,要是月妃娘娘真的出了是什么,到时候皇上还不得怪罪下来。

    “朕说够!你若再敢在朕面前提起她的名字,朕就活剥了你!”刘德全正要说到重点,就又一次的被夏侯夜修给打断了。

    闻言,一旁的林云裳一时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哼!长的再绝世倾城的又怎么样!到头来还是不是被皇上厌恶,真是活该!

    被夏侯夜修这么一吼,刘德全是赶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嘴!然而只是下一秒,一抹狡黠的笑从他脸上一闪而过。随即便又见他开口道。“皇上,外面之所以有人惊叫,是因为在宫门前的那片空地上,也就是埋有若氏一门尸骨的地方,发现了浑身是血的她,而且看她的状况似乎就快要不。。。”

    “你说什么?”刘德全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就已从床上跳了下来。

    “老奴说,在宫门前,发现了满身是血的她!而且看她的伤势,似乎就快要。。。”

    “该死的,你怎么不早说!”不等刘德全将话说完,夏侯夜修是抓起自己的龙袍就以飞快的速度朝宫门冲去。

    望着夏侯夜修消失的地方,刘德全重重的叹了口气也跟了出去。哎!他就知道事情会这样。

    一时间房里就剩下了林云裳一个人,思索再三后,她也急忙穿上衣裙,带着大批宫女太监也跟了过去。

    宫门前的那片空地上,此时已围满了人。

    “皇上驾到。。。”伴随着太监尖锐的声音,众人纷纷的退到了一侧,为夏侯夜修让出一条宽阔的道儿来。

    一路上夏侯夜修的心早已被提到了喉哝,耳边不停的回响着刘德全的话。“发现了浑身是血的她,而且看她的状况似乎就快要。。。”

    他不知道她究竟出了什么事,他只知道他不能允许她有事,绝对不能。

    远远的他就看见了满身是血躺在地上的她,顷刻间他只觉自己的心被人紧紧的拧成了一团。

    加快脚上的速度,焦急的来到她的面前。

    看着她的瞬间,夏侯夜修的心在顷刻间失去了所以的温度。就如同那日她为他解毒,而变的一片冰冷的时候。那种无法言语的冷。。。

    脚下的她,此时完全就如同一具已冷的尸体。绝美的脸蛋没有丝毫的血色,就如同一张雪白的纸。原本一身月色的长裙,此时几乎被鲜红的血染成红了大半。手上,腹部上,大腿上,有着明显的伤口。而脚上的鞋子,不何故,早已遗失。

    紧握着双拳,强忍着自己颤抖的身子,夏侯夜修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这一刻他有些不敢碰她,怕碰到的是一片冰冷,怕她已经。。。

    见状,随即跟来的刘德全小心翼翼的开口道。“皇上,月妃娘娘虽然这样的,但还有脉搏,所以。。。”

    刘德全的话还未说完,便见夏侯夜修突然弯下腰,抱起若水月就已飞快的速度朝鸾凤殿飞跃而去。“给朕传御医!”留下这话,夏侯夜修和若水月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见状,夜雀和刘德全急忙跟了上去。

    鸾凤殿

    无心留意门外及院子里的状况,夏侯夜修抱着若水月就直接朝殿内跑去。然而刚跑进大殿,夏侯夜修就被大殿内的状况的惊住了。

    只因此时满是血迹的大殿内横七竖八的捆绑着一个个宫女太监,且全都被堵上了嘴。见夏侯夜修进来,都发出嗯嗯,唔唔的声音,像是在求救。

    然只是下一秒,夏侯夜修便猛的冲惊愕中回过了神,没有理会那些被堵上嘴的宫女太监,而是抱着若水月就急忙的朝她的内室跑去。

    此时的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大殿的一角落,那两个神色怪异的宫女。她们正是先一步赶回皇宫的上月和初月。

    小心翼翼的将若水月放在床上后,依旧没见御医赶来,夏侯夜修便等不及了。衣袖一挽,抓起桌上的剪刀,就焦急而又小心翼翼的剪破若水月身上的衣裙。他不敢直接脱去,看血迹,距离她受伤应该有些时间了,他怕她身上的衣物已和伤口粘在了一起,怕弄疼她。

    “皇上。。。”这是朱雀和刘德全赶了过去。

    “给外面的人松绑,命他们立刻烧热水来!”小心翼翼的剪着若水月身上的衣裙,夏侯夜修头也未抬的冲两人吩咐道。

    “是。。。”闻言,两人不敢怠慢,刚走进来,又急忙退了下去。

    一刻钟后,便见初月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皇上,热水已经烧好了!”

    没有理会初月,更没有抬头看初月一眼,夏侯夜修就这么不停的继续着手中的动作。待彻底的剪破了若水月衣裙,夏侯夜修也没有急着为她脱去,而是先用热水,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身上的衣裙打湿后,再轻轻的为她脱下。一时间若水月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了一件染血的肚兜和染血的薄纱短裙。

    第一眼,进入眼帘的就是她大腿上那片血肉模糊的伤口。一时间,夏侯夜修只觉自己心像是被人撕裂般的疼,这样的痛几乎让他停止了呼吸。

    “是谁?是谁干的?朕要将千刀万剐!碎尸万段!”死盯着若水月腿上的伤口,夏侯夜修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怒吼道。

    看着他此时的模样,他身后的初月微微的移了移自己的视线。若他要是知道主子腿上的伤,是她为了与敌人同归于尽而自己伤了,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颤抖的手温柔的抚摸上若水月冰冷而又雪白的脸,夏侯夜修心痛不已的开口道。“月儿,月儿你放心,朕,朕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绝对!”

    “皇上,御医来了!”刘德全走了进来,一脸惶恐的说道。

    “来了就进来啊!还愣在外面做什么?难道还要朕亲自请他们进来吗?”猛的转过头,夏侯夜修对着刘德全就是一阵咆哮。

    闻言,刘德全是猛的一惊。

    而正是因为夏侯夜修的那声咆哮,原本是等着夏侯夜修传召的御医们,急忙走了进来。“臣等见过皇上。。。”

    “免礼,快,给月妃疗伤。。。”焦急的喊了声,夏侯夜修便急忙退到了一旁。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