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看着一盆盆血水不停的从屋里端出去,夏侯夜修的脸色是越来越沉,而心也随之越来越紧。嘭!夏侯夜修突然一个转身,就是一拳狠狠的砸在身后的墙上,顿时鲜红的血液顺着他手流了下来。

    “皇上。。。”刘德全惊唤了声。

    看着夏侯夜修流血的手,在场所有人的心都在顷刻间提到了喉哝。谁都知道,若这次月妃真的有什么万一的话,那这皇宫之中不知会有多少人将要给她陪葬了。

    虽然早已知道主子不会有什么万一了,可看着眼前的夏侯夜修,初月的心也是忍不住的一颤。这样的让人恐惧的夏侯夜修,这可还是她第一次见到。不过可以看出,他夏侯夜修真的是很在乎主子的。只可惜有些结局却早已是注定了的,就像他和主子,注定了。。。哎!

    半个时辰后,御医们终于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一脸惶恐的来到夏侯夜修跟前。

    “怎么样?月妃她怎么样了?”御医们还未来得及开口,夏侯夜修便焦急的问了起来。

    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惶恐的看了眼夏侯夜修,一御医这才小心翼翼的回禀道。“回皇上的话,月妃娘娘她虽然伤势严重且失血过多,但经过臣等的努力,血已止住,伤口也已包扎好了。所以娘娘已没了生命之危!只需要静养一些时日,月妃娘娘便会无碍了。”

    闻言,夏侯夜修那提到喉哝的心这才重重的放了下去。

    而正是因为御医的这句话,屋里的其他人这才也松了口气。呼!他们的命总算是保住了!

    看着那为首的御医,一旁的初月却很是鄙视的瘪了瘪嘴。经过你们的努力?我呸!若不是南伊王的那些奇药,你们那能如此的轻松啊!哼!

    他们怎么会知道,其实若水月身上的伤口早已上了止血上了药,只不过为了在夏侯夜修的面前演这么一出戏,才又在夏侯博轩拿了大量的血水浇潵在若水月原本的身上,伤口上。至于这么多的人血究竟是从何而来,她们并不关心,她们关系的就只有她们的主子。

    没再多说什么,夏侯夜修只是一脸倦意的冲众人挥了挥手。

    见状,众人纷纷退了出去。一时间偌大的屋内就只剩下了夏侯夜修和若水月两个人。

    慢慢在若水月的床边坐下身,心疼的看着她依旧没有血色的脸,夏侯夜修难过的开口道。“月儿,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是我让你受苦了!”

    温柔的握住她的手,夏侯夜修又狠狠开口道。“月儿,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白白受这么多的苦的,我一定会将凶手揪出来,给你一个交代的。”说着,夏侯夜修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起身就走出了内室。

    大殿内,此时众人都小心翼翼的在外守候着没人敢离开。见夏侯夜修出来,众人的心随之又猛的提了起来。

    在主位上坐下身,目光冰冷的将众人扫射了一周后,夏侯夜修突然冷漠启唇。“说!这究竟是怎么一会事儿!”

    闻言,上月和初月对视了一眼,一抹诡异的光芒同时从两人眼中一闪而过。

    只见初月突然上前一步,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一脸受惊而又难过的看着夏侯夜修。“皇上,你可一定要为娘娘做主啊!”

    夏侯夜修眉头一紧。“说,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月妃为何突然会变成这样?”

    狠狠的抽泣了几声,初月这才一脸受惊的哭诉道。“回皇上的话,昨日夜里,奴婢刚要服侍娘娘就寝的时候,几名黑衣蒙面人突然闯了进来。奴婢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打晕了,再次醒来的时候奴婢就看见鸾凤殿的宫人们全都被捆绑了起来,还都堵上了嘴。而娘娘,而娘娘她。。。呜呜,呜呜。。。”话还未说完,初月就狠狠的抽泣了起来。

    见状,夏侯夜修有些不耐烦的吼了声。“别哭了!说,后来究竟出了什么事?”

    又是狠狠的抽泣了几声,初月才又缓缓道。“后来,后来奴婢就看见其中一个黑衣人拿着剑逼迫娘娘,让她承认她就是若水月,还逼她签字画押。”

    “你说什么?”闻言,夏侯夜修的两眼一时间睁的老大,惊愕的怒吼一声。承认是若水月?

    “呜呜。。。他们说,说若娘娘承认她就是若水月,并签字画了押的话,他们就放了我们,放了娘娘,否则就要让娘娘生不如死!”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初月又继续哭诉道。“娘娘根本就不是什么若水月,她怎么会承认。而且娘娘清楚皇上有多么的厌恶恨若水月,承认自己是若水月,这不是就在逼她离开皇上吗?所以她就大喊皇上的名字,希望皇上能突然出现救她,可就是因此,他们,他们居然,居然就真的用剑割破了娘娘的手。”

    “什么?这群该死的东西,真是可恶至极!”一想到她被逼迫的画面,夏侯夜修一时间就气的牙痒痒。只是他不懂,他们为何一定要逼她承认自己就是若水月那?

    “尽管如此,娘娘还是不肯屈服。见状,那群畜生便对娘娘彻底的失去了耐心,不顾娘娘的反抗,抓着娘娘满是鲜血的手就硬是在纸上按上了娘娘的掌印。奴婢原想,既然他们的目的达到了,就应该走了,可没想到,可没想到。。。”话还未说完,初月便又不停的抽泣了起来。

    随着初月的描述,和神色,众人的心都在随之揪了起来。

    看着满是泪水的初月,上月此时是一脸的佩服。若非早已知晓真相,她都险些信以为真了。

    也是因为她的讲述,夏侯夜修的脸色是越发的阴沉恐怖。“说下去。。。”

    “是。。。后来,后来那些畜生,居然,居然贪图娘娘的美貌,对娘娘不轨起来。还说什么雇主说的果然没错,这女人的确是个绝世佳人。说他们长这么大还没玩过皇上的女人,更没玩过如绝世倾城的女人。。。所以他们便对娘娘。。。娘娘抵死不从,可娘娘不过是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怎么敌的过几个武功高强的壮汉。然而为了皇上,娘娘,娘娘她是用生命去维护她的清白,维护队皇上的爱,就那么不顾一切朝黑衣人的利刃迎了上去。”

    夏侯夜修没有说话,只是满目杀意的紧握起了拳头。没人知道,此时的他多么的想要杀人。

    “利刃入体,鲜红的血染红的娘娘的白裙,是那么的美,美的让人心疼。然而尽管如此,那几个畜生去依旧不肯罢休,依旧欲对娘娘。。。呜呜,呜呜。。。其中一个壮汉的手居然还伸进了娘娘的裙下,一时间羞愤至极的娘娘不知道那来那么大的力气,是猛的推开了身上的男人。随即痛苦不堪的娘娘拾起地上男人的剑,就决绝的朝自己的大腿上削去,嘴里还怒吼着,她是夏侯夜修的女人,身为夏侯夜修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碰过的地方就不该存在。就这样,娘娘她,她居然忍痛亲手削掉了自己大腿上被那男人碰过的地方。”

    初月的话,让夏侯夜修在这一刻彻底的暴怒了,前一刻还漆黑的双眸此时已化成了嗜血的殷红。

    他从不知道,她的倔强会到如此地步,就是为了给他守护自己的身体,居然就。。。她难道就真不知道,她的伤会让他痛上千万倍吗?这一刻,他不知道是该恨她还是恨他自己。真的,他宁愿见她失去清白都不愿见她对自己如此的残忍。

    “后来,后来,那些人似乎都被娘娘的做法给震住了!都不敢再碰她了,只是让其中一个男人将娘娘丢到若水月全家的坟墓上去!然后他们拿着娘娘手印的纸就离开了。事情就是这样的!呜呜,皇上,你可一定要为娘娘做主啊!”偷偷的撇了眼夏侯夜修,初月突然又悲痛不已的大哭了起来。

    怒视着初月,夏侯夜修一脸凶恶的质问道。“告诉朕!那些人都长什么样子?”

    初月摇摇头。“奴婢不知道,只知道他们都带着银色的面具,其中为首的男人戴的是一个银色的鹰形面具!”狠狠的抽泣了几声,初月按着昨晚的敌人的特征回禀道。

    猛的转过头,看着夜雀和冷峻,夏侯夜修狠狠的下令道。“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应了声,夜雀和冷峻就急忙离开大殿。

    闻言,一抹狡黠的光芒从初月眼中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