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此时的龙鳞殿大门紧闭,殿外数名侍卫是眼都不眨的守在门外。

    殿内,倪诺儿高坐于主位上,一脸满意的望着脚下那长相极为俊美的少年-若水恒。“真不愧为若水月那个贱人的弟弟,和她长的一样的风骚。”

    虽然若水恒身为男子,可长相却比女人还要绝美。

    被绑着手脚,堵着嘴的若水恒在听闻倪诺儿的话后,是两眼睁的老大的瞪着她。

    “哦?这老女人又是谁?”此时倪诺儿的视线又落在了一旁同样被绑着手脚,堵着嘴的若文琴的脸上,疑惑的冲她身为戴着鹰型面具的冷訾君浩问道。

    “若文琴,若文荣的亲妹妹,若水月和这小子的亲姑姑!算是本宫送你的礼物!”看了眼若文琴,冷訾君浩冷漠的说道。

    闻言,一时间倪诺儿笑的更欢了。“这感情好!”

    看了眼倪诺儿,冷訾君浩冷冷一笑。“那既然如此,你是不是也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急什么,难道你我之间,除了这些便再无其他的了吗?”说着倪诺儿的手突然放在了冷訾君浩的手上,一脸暧昧的冲他问道。

    “当然不是,只是一码归一码,你先把东西给本宫后,你想怎么玩,本宫都奉陪到底!”将倪诺儿的手放在手心,温柔的用手指摩擦着,冷訾君浩还以同样暧昧的笑。

    倪诺儿一愣,随即有些不满的看着冷訾君浩。“你我这么多年,难道你对我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吗?”

    扬扬眉,冷訾君浩邪魅的笑道。“倒不是对你不信任,本宫只是对你此时的身份不信任而已!毕竟你现在可是夏侯夜修的妃子。当然,若你愿意带着孩子随本宫离开回北辟,本宫到是会百分之百的相信你!”这是倪诺儿最不愿意听到的话,冷訾君浩很是清楚。

    果然,闻言倪诺儿眉头一紧很是不悦的白了眼冷訾君浩。“琼花,将东西拿来!”

    偷偷的瞥了眼冷訾君浩,琼花这才急忙回房将倪诺儿吩咐过的锦盒碰了出来。“娘娘。。。”

    接过锦盒,倪诺儿有些不舍的看了眼,便还是忍痛将锦盒又递给了冷訾君浩。“给,你验验吧!”

    打开锦盒,冷訾君浩却没有仔细观察龙符,只是看了眼龙符底部,在看到那清晰可见的皇字时,冷訾君浩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将龙符收了起来。

    “怎么?不多验验?”见冷訾君浩只是看了眼便将龙符收了起来,倪诺儿不禁疑惑的问了一句。

    “不用了,本宫相信你!”扬扬眉,冷訾君浩一脸愉悦的回答道。

    闻言,倪诺儿很是鄙视的白了眼冷訾君浩,毫无顾忌的甩了句。“真是虚伪!”

    没有生气,冷訾君浩却突然伸手勾起倪诺儿的下颚,一脸魅惑的笑道。“你我,彼此彼此!”

    白了眼冷訾君浩,倪诺儿推开他的手急忙收回自己的下颚,缓缓的站了起来。“行了!不和你浪费时间去了,我要去办正事了!”

    “办正事?”眉头一挑,冷訾君浩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当然,让你们抓这小子回来就是为了搬到她若水月,既然现在万事俱备了,我当然是要去找东风了!”说着倪诺儿就欲出门。

    见状,冷訾君浩急忙拦下了她。“你的意思你现在就要带着这小子去找夏侯夜修揭发指证若水月?”

    “那是当然了!怎么?不会是龙符到手了你就想要调转枪头帮这若水月那个贱人来坏我好事?对付我了吧?”紧邹着眉头看着冷訾君浩,倪诺儿很是不悦的质问道。

    “怎么可能,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孩儿的娘,我就算再怎么做也都不会出伤害你的事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冷訾君浩认真的说道。

    他眼中的认真和温柔,让倪诺儿的心又是忍不住的为之一震。就是这样,尽管明知道自己心里真正爱的人是夏侯夜修,可自己却时常因为他冷訾君浩的一句话,动摇。

    从他的温柔中抽身出来,倪诺儿疑惑的问道。“那你为何要阻拦我去找夏侯夜修?”

    一声叹息后,冷訾君浩还是如实的告知了详情。

    闻言,倪诺儿的两眼一时间睁的老大,惊愕不已的望着冷訾君浩。“你说什么?若水月那个贱人被你伤的生死未明?”

    若水恒和若文琴闻之对视一眼后,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怎么可能姐姐武功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被眼前这个男人伤的。。。不会的,绝对不会的,姐姐是不会有事的。

    冷訾君浩无奈的点点头。“若非夏侯博轩突然出现,海龙当场便能一剑杀了她。不过看她当时的伤势,应该也已经。。。”一想到昨夜的那被鲜血染红的画面,冷訾君浩的心就忍不住的疼了起来。

    “什么?这么说若水月那个贱人真的死了?被你们残杀死了?”倪诺儿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又问了遍。

    虽然不希望此此事是真的,但冷訾君浩还是无奈的点点头。“可以这么说吧!”

    “死了,她死了,若水月那个贱人她死了!哈哈,哈哈。。。”冷訾君浩的确认,让倪诺儿顿时就激动的狂笑了起来。这对她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事啊!她总算是死了!

    “琼花,你听见了吗?若水月那个贱人她死了,琼枝的大仇得报了!”狂笑着,倪诺儿转过头冲琼花问道。

    琼花猛的点点头,激动的早已是满脸的泪水。“听见了,奴婢听见了!真是老天有眼啊!娘娘!”

    然而对于若水恒和若文琴来说,却是致命的打击。在听到若水月死讯的瞬间,若文琴顿时难以接受的晕了过去。而若水恒更是气愤的挣扎起来。

    看着悲愤不已的若水恒,前一秒还满脸狂笑不已的倪诺儿顿时就有些愣住了。眨眼睛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猛的转过头,有些气愤的怒视着冷訾君浩。“你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挑着眉,冷訾君浩很是不以为然的问道。“现在告诉你,有差别吗?”

    “差别?差别大了,既然她若水月已死,那我现在拿他们两个还有什么用?”是的!没有了若水月,这两个人对她来说便已不再重要了。

    “这是你的事,反正人本宫是按约定的交到你手中了!”扬扬眉,冷訾君浩一副事不关己的摸样在一旁坐下了身。倪诺儿的真正的意思他怎会不明白!

    “那龙符那?既然若水月都已经死了,难道你就不该将龙符还给我吗?”倪诺儿一副理所当然的冲冷訾君浩质问道。

    闻言,冷訾君浩顿时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龙符还给你?你开什么玩笑那?别忘了,当日你只是说让本宫给抓来若水恒,却没有说明这交易在若水月死后便不生效了。而且你似乎忘了一个重点,若没有本宫,你以为若水月会就这么白白的死了吗?”

    倪诺儿也明白,冷訾君浩的话的确在理,只是。。。不管怎么说此时她就是很不甘心。

    “还有一点,你真的认为像龙符这般重要的东西,本宫到手后还回乖乖的交出来吗?”就是为了这龙符,他可是忍着痛杀了她的,怎么可能还会因为她倪诺儿的一句就将如此重要的东西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