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冷訾君浩此时的神情已清楚的告知了她,她想拿回龙符除非他死,否则已是不可能的了。而让他死,那便是更更不可能的事了!

    “哎!”一声叹息后,倪诺儿无奈的冲琼花吩咐道。“命人将这两人给本宫丢进后院的井里。”

    “是。。。”琼花应了声,招来几名太监拖着若水恒和若文琴就朝后院走去。

    然而几人前脚刚走,后脚一个宫女就急忙走了进来禀报道。“娘娘,云妃娘娘来了!”

    闻言,倪诺儿只是冲冷訾君浩使了个神色,便见冷訾君浩转手就进了内殿。

    “有请。。。”待冷訾君浩进屋后,倪诺儿才冲宫女挥了挥手,吩咐道。

    很快便见林云裳扭动着自己的腰肢,一脸焦急的走了进来。“贵妃姐姐,你听说了吗?”

    “厄?听说什么了?”倪诺儿好奇的问了句,回头便冲身后的琼花吩咐道。“快,赶紧上茶!”

    “是。。。”

    待琼花离开后,林云裳才一脸神秘的冲倪诺儿低声开口道。“知道吗?今儿一早,有人在埋有若氏一门的空地上,发现了浑身是血的月妃。”

    “你说什么?”闻言,倪诺儿是猛的一惊,怎么会?她不是在宫外就被冷訾君浩他们给杀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宫里?

    “你不知道,月妃当时那摸样那才叫一个惨啊!浑身的血,满身的骷髅。。。哎呀!现在光想想都让人浑身的鸡皮疙瘩。”说着林云裳更是夸张的抹了抹自己的手臂。

    眸光一定,倪诺儿迟疑了片刻这才缓缓开口道。“那,那她现在?现在是不是,是不是已经她死了吗?”

    闻言,林云裳怔了怔,随即一脸失望的开口道。“哎!你别说,一说起来,我就。。。姐姐你不知道,原本冷訾残月她已经快要断气了的,居然最后被那几个该死的御医给救活了!只是现在还一直昏迷不醒。现在皇上还在守着她。”

    “什么?”一时间倪诺儿的两眼气的几乎都要瞪了出来。猛的转过头,气愤的朝内殿望去,要不是林云裳在,她真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向他问个清楚。他不是说若水月那个贱人都已经死的吗?等等。。。若她没死那?

    “琼花。。。”思及此,倪诺儿是急忙换来琼花,凑到她耳边低语了几句,便见琼花是猛的一惊,急急忙忙就冲后院跑去。

    但愿还来的及啊!若水恒你现在可还不能死啊!要是你死了,自己要拿什么来对付若水月那个贱人那!

    注意到两人的神色,林云裳缓缓起身。“既然姐姐还有事要忙,那妹妹我就不打扰了!”

    “没事,本宫只不过。。。嘿。。。”见状倪诺儿急忙开口想要留住林云裳,再问问若水月的情况,可她话还未说完,林云裳却早已走了出去。

    见状,倪诺儿忍不住的对着林云裳的背影咒骂了一句。“该死的东西!”回头就朝内殿走去,只是此时内殿里早已没有了冷訾君浩的身影,反倒将他脸上的鹰型面具留在了桌上。

    可恶。。。算你跑的快!只是,他这是去哪儿了?是去鸾凤殿做确认去了吗?

    就在这时,琼花气喘吁吁的跑了出来。

    “怎么样?他们是不是还活着?”一见琼花出来,倪诺儿便着急的问道。

    狠狠喘了口大气后,琼花这才赶紧回禀道。“娘娘你放心,还好及时赶到,他们现在没事了,我已让人将他们关了起来。”

    闻言,倪诺儿这才松了口气。毕竟若他们真死了,她要想对付若水月可真的就难了。

    “那娘娘,既然若水月没有死,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带着若水恒去找皇上揭发若水月?”琼花着急的问道。

    片刻的思索后,倪诺儿摇摇头。“不急。。。现在还不是时候!”

    “为什么?现在她若水月晕迷不醒,不正是对付她的大好机会吗?”琼花不解问道。

    白了眼琼花,倪诺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冲琼花训斥道。“你啊!聪明的时候比谁的聪明,笨的时候比猪还笨!”

    “厄??主子!”闻言,琼花顿时是一脸的受伤。

    一声叹息后,倪诺儿这才又缓缓的解释道。“你怎么不想想,现在若水月身受重伤,昏迷不醒,不用想也知道现在皇上有多么的担心她了。你说我们现在要是带着若水恒去指证她根本不是冷訾残月,而是回来复仇的若水月,你认为皇上真的会相信我们的话吗?哼!那个时候皇上不但不会相信我们的话,只会认为我们是在趁机诬陷她若水月。”

    “可我们手中不是有若水恒吗?”

    “你,说你笨你还不承认。。。皇上根本就不知道有若水恒的存在,你认为随便凭我们说两句,他就会相信他们就是若水恒了吗?而且若水恒他们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身份的。那种情况下,皇上很有可能会龙颜大怒的杀了他们。到时候别说我们搬不到若水月,而且本宫还会被皇上给厌弃,本宫再想登上后位可真的就。。。到时候本宫可真所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想到现在还不能碰若水月,倪诺儿也是一肚子的火。

    闻言,琼花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依娘娘你的意思???”

    “不急,反正现在若水恒在我们手中,也就是说主动权在于我们,所以就让她若水月再多活些日子吧!等她醒了后,她就会知道真正的痛苦才开始!”一想要若水月痛苦不堪摸样,倪诺儿心里就是说不出的开心。

    “娘娘说的是,那我们现在要不要过去看看那贱人的惨样?”

    “本宫的确想看看她那让人痛快的样子,只是,还是算了吧!本宫更不想看见皇上为她担忧心疼的样子。”是的,她不想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为别的女人担忧心疼,因为她的心会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