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一听到她还活着的消息,冷訾君浩只觉有什么东西在心里疯狂的长了起来,一把扯去脸上的面具就不顾一切的朝鸾凤殿冲了过去。

    然而刚到鸾凤殿正门外,他却突然停了下来。是愧疚吗?他居然突然间有些不敢去见她了。

    纠结的靠在门外宫墙上,脑海中浮现的依旧是她浑身是血的痛苦模样。他早已不敢去想,若她知道昨晚残忍对待她的人是他,她会有何反应?恨自己入骨吗?

    “殿下?”这时正好去御医院刚回来的初月,见到冷訾君浩痛苦的靠在墙外惊愕的唤了声。

    缓缓抬起头,目光迷散的看着初月,冷訾君浩久久才艰难的吐出一句话。“她,她现在,她现在好吗?”

    淡然的笑了笑,初月回道。“殿下放心,主子她现在已无大碍了!”

    “哦!知道了啊!”说罢,冷訾君浩无力的应了身,转身就朝与鸾凤殿相反的方向走去。

    “殿下,殿下。。。”见冷訾君浩要走,初月急忙叫住了他。

    “什么事?”没有回头,冷訾君浩冷冷的问道。

    “殿下不进去见见主子吗?”冷訾君浩的反应让初月很是费解,按情况,殿下不是应该进去看看主子的吗?为何只是问了句便走?难道他不知道,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主子更需要他的吗?

    “不了,知道她没事本宫就放心了,本宫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罢,冷訾君浩头也未回的就离开的初月的视线。现在的他,那还有什么脸去见她。既然自己早已做出了选择,还是不见的好吧!

    。。。。。。。分割线。。。。。。

    若水月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而夏侯夜修更是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守着她。

    第三天夜晚,寅时。

    若水月一张开眼进入眼帘的就是夏侯夜修那张极度憔悴的脸。此时疲倦至极的他终于抵不过困意的趴在她床头睡找了,而手却依旧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似乎怕一松手她就会不见了似得。

    愣愣的盯着夏侯夜修那张憔悴却依旧英俊的脸若水月是半天回不了神,随着那晚的画面如电影般在脑海中划过,若水月迷茫的目光逐渐变的清晰起来。那被血染红的画面定格的瞬间,她漆黑的眼中,那名为恨的欲望瞬间发挥到了极致。

    想要起身,可毫无一丝力气的身体却拒绝了她。也就是在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那被人紧握在手中的手。一时间她漆黑的眸孔在瞬间放大,夏侯夜修?皇宫?怎么会?自己不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就在这时,上月端着水壶走了进来。见若水月醒来,上月脸上明显的闪过一抹惊喜。“主。。。”

    刚开口,便见若水月突然伸出自己受伤的手对她比了一个嘘的动作。她不想要吵醒他,看他的样子似乎是真的累了。

    看着上月,若水月无声的张了张口。“银针。。。”

    闻言,上月不敢有丝毫的迟疑,急忙放下手中的水壶就去给若水月拿银针去了。

    接过银针,若水月没有片刻的迟疑,拿起银针对着夏侯夜修的睡穴就刺了进去。

    待确定夏侯夜修真的睡了过去,若水月这才虚弱的开口道。“给我水!”

    “是!”闻言,上月急忙倒了杯水给若水月。

    喝过水,有了丝力气,若水恒在上月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声音虚弱的开口问道。“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皇宫?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没有丝毫的保留,上月将其实的事情如实的告知了若水月。

    在得知是夏侯博轩救了自己的时候,若水月的不禁微微蹙了起来。“他居然已知道了我的真正身份?”

    上月点点头。“是的,而我们回宫的一切的计谋也是他出了!为了就是能更好的保护主子你!”

    顿了顿,若水月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上月问道。“他又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真实身份的?”

    上月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没有多问,只是看他对主子的态度,我们便决定相信他一次!”

    怎么会是他?为什么会是他?一时间若水月的眉头是拧成了一团。上月不会知道,其实关于她真实身份一事,若水月最想骗的除了夏侯夜修,便就是他夏侯博轩了!因为她怕,怕夏侯博轩对她的好,怕她会伤到他,怕。。。毕竟有些事,错过了就真的错过了!

    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那现在有恒儿他们的消息了吗?”在问道若水恒的时候,若水月的声音明显的有些颤抖起来。

    “没有,不过我想少爷他们应该没事,若他真的落在了倪诺儿的手中,我想倪诺儿早已带着他来揭发指证主子你了!”知道若水月的担忧,上月有些无力的安慰道。她是在安慰若水月,其实更是在安慰她自己。

    看了眼上月,若水月却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你错了,按你说的情况,看样子恒儿他们定已经落在了倪诺儿的手中!”这个事实她不愿接受,但她却不得不接受,更不得不去面对。

    “怎么会,若是少爷真的在倪诺儿的手中,那为什么这几天倪诺儿那边一定动静都没有?”

    若水月无奈的苦笑一声。“那我问你,在我昏迷的阶段,倪诺儿他们来过没有?”

    闻言,上月想了想,随即摇摇头。“没有!”

    无奈的叹息一声。“这便是了!要是按以往的情况,倪诺儿定会迫不及待的来看我究竟死了没?就算是没死,她也会想法设法的来弄死我!而她之所以没来,想必就是因为她清楚只要恒儿在她手中一天,她就定能逼我就范,从而要我死,便就只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了。加上我一直晕迷,除非她是个傻子,否则她是绝对不会趁着我晕迷的时候来向夏侯夜修揭发指证我的,那对她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若水月的话让上月顿时就愣住了!好半晌才回过头担忧的冲若水月问道。“那,那主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现在还不用担心,她还都没有弄死我,所以她绝对不会轻易丢弃恒儿这一张王牌的,也就是说恒儿目前应该还没有生命之危。不过看来这段时间我还的继续晕迷了!我担心若知道我醒来后倪诺儿那个贱人说不定还真会不顾一切的带着恒儿来揭发指证我,甚至利用恒儿来逼我就范!到时候可真的就麻烦了!所以你们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将恒儿他们找出来。这里是皇宫,只要能将他们找出来,我便就有办法将他们救出来。”思索再三后,若水月缓缓开口道。

    “是,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上月点点头。

    收回视线,看着一脸憔悴的夏侯夜修,若水月突然冲上月问道。“我晕迷几天了?”

    “已经三天三夜。。。”

    “那这三天三夜,他一直都守在这儿?”挑了挑眉,若水月不敢确定的问道。

    虽然不想承认,但上月还是如实的点点头。“恩,这三天三夜都是他不眠不休的照顾主子的!而且这三天因为担心主子你,他几乎没有好好的吃过一顿饭!”

    闻言,心中的那颗火种突然忍不住的颤了颤,但很快却有被若水月给压了下去。紧邹着眉,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又突然开口问道。“那君浩那?他来过吗?有没有问过我的伤从何而来?”现在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自己昏迷,他一定很担心吧!

    一提到冷訾君浩,上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

    “你这是怎么了?是那受了伤不舒服吗?”见状,若水月不禁担心的问了一句。

    “我很好,也没有哪儿受伤。只是,只是。。。”看着此时一脸虚弱的若水月,上月一时间却有些不忍将实情告知她了。

    然而看着上月此时为难的样子,若水月便似乎猜到了什么。“他根本就没来过是吗?”此时若水月的声音却出奇的平静。

    “主子,也许殿下他只是。。。”想要开口安慰她,一开口,上月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若水月淡然的笑了笑。“没关系,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出事受伤了!”

    “也许吧!”上月无奈的扯了扯嘴角。

    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人都已经到了门口,却都没有进来看主子一眼,还是在主子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居然。。。原本真正配拥有主子的人,该是他夏侯夜修的。只可惜。。。哎!一切都是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