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清晨,从噩梦中惊醒过来的夏侯夜修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若水月还有没有脉搏。在确定她还活着的时候,夏侯夜修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早已醒来的若水月,被他这一连的动作弄的心里的火种又开始颤抖起来。他是在担心她死了吗?

    “皇上,该上朝了!”刘德全走了进来,一脸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缓缓转过头,有些不悦的瞪着刘德全,夏侯夜修没好气的说。“朕不是说了吗?这几天都不上朝!”

    闻言,双眼紧闭的若水月是猛的一惊。他居然为了自己已经几天为上朝了?这怎么可以?她可不想被人说为第二个苏妲己啊!此时她似乎早已忘了,当初她进宫就是为了做一个魅惑君王祸乱朝纲的妖女的。

    看了眼一直‘昏迷不醒’的若水月,刘德全很是无奈的开口道。“可是皇上,刚收到南却八百里急报,说南却洪灾,情况紧急。老奴也。。。。”

    “什么?南却洪灾?”刘德全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就猛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有些震惊的问道。

    刘德全连连点头。“是啊!此时南卫王和南伊王早已在殿外等候皇上一起上朝了!”

    “可是,这。。。”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一时间有些为难起来。

    “皇上放心去吧!奴婢会好生照顾主子的!”这时上月和初月走了进来。

    闻言,看了眼两丫头,夏侯夜修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点点头,冲忙的走了出去,但临走时却将夜虎和夜雀留在了鸾凤殿。

    随即刘德去也急忙的跟了上去。

    待房间里就只剩下了若水月主仆三人的时候,上月才急忙上前唤道。“主子,他们都走了!”

    闻言,原本一直双眼紧闭的若水月是猛的张开了眼。

    “主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为若水月倒了杯水,初月担忧的问道。

    “没事了!魂归,我要沐浴!”撑起身,若水月有些吃力的吩咐道。思来想去,若水月还是无法就这么养伤,她必须的让自己赶紧好起来。毕竟多耽搁一天,恒儿他们就会多受一天的苦。

    一听魂归二字,上月和初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主子,你不能再用魂归了,而且你的身子会受不住的!”

    “没事的,我早已休书暗月让他带人去寻七彩雪狐了,只要找到七彩雪狐,我身体里的毒就可以解了!”

    “可是。。。”

    “按我的吩咐办!”初月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若水月突然冷冷的给打断了。

    “是!我这就准备去。。。”无奈的看了眼上月,初月很是不情愿的走了出去。

    准备好了魂归,若水月却并没有在房里沐浴,而是将很多东西都带去了,她床下的那条密道的密室之中,在密室之中沐浴。

    此时的密道早已不是她之前所见的那个阴暗潮湿,满是污秽的地方了。按照她之前的吩咐,初月早已命人将这里开阔精装了起来。此时的密道已不只是个密道了,它更是个密室,甚至可说它就是一座地下宫殿了。

    从床下的入口,到最后的出口,无论地,或墙壁全是月色光滑的石砖雕砌而成,血色的曼珠沙华在白石之间妖艳地绽放,每隔十步水晶珠帘逶迤倾泻。十二颗夜明珠将整个地下宫殿,照耀的一片光亮。且每颗夜明珠都隐约弥漫着不同的奇香,但混合在一起却变的无色无味。其实那是毒,十二种不同的毒,但个个要命。

    其中最大的一间密室,便已成了若水月暂时的房间。剩下的分别就是初月和上月,还有就是那十几名星使的房间。

    房间陈设很简单,但却很华丽,拿若水月的话来说,反正是他夏侯夜修的东西,不用白不用。

    紫檀木雕刻的床上放着,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两边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左边几上文王鼎匙箸香盒,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觚内插着时鲜花卉,并茗碗痰盒等物。一旁西一溜四张椅上,都搭着银红撒花椅搭,底下四副脚踏。椅之两边,也有一对高几,几上茗碗瓶花俱备。靠门的地方,排放着一张飞凤软榻。

    两个时辰后,若水月终于从浴桶中走了出来,此时她的面色看起来明显的红润了不少。

    见若水月出浴,初月急忙拿起布巾替她裹上。

    “刚交代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擦拭着自己乌黑的青丝,若水月淡然启唇问道。

    “恩,我已按照主子的吩咐,给月珠吃了百日睡,也替她戴上了易容面具,换好了衣服,现在她已替主子睡在了床上。”边替若水月系着腰带,初月变回复道。

    若水月满意的点点头。“恩!只是那伤???”毕竟光那样可是不够的。

    看着若水月,初月如实道。“我按照主子的受伤的部位,原封不动的加在了她的身上。而且现在也替她包扎好了!”

    听闻月珠的状况,若水月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哦?知道了!”

    “主子不怪我?”若水月的反应让初月有些意外。

    “我为什么要怪你?”被她这么一问,若水月道有些不解了。

    迟疑了片刻,初月才开口道。“毕竟,毕竟她曾经跟了主子那么久的时间。”多少主子也会不忍吧?

    闻言,若水月却淡淡的笑了起来。“我懂你的意思了。只是,对于叛徒无论他是谁,我曾经有多么的在意她,心疼她。可她一旦背叛我,我对她便不会再留丝毫的情谊!因为对我来说,叛徒就意味着是我的敌人。而对于敌人。。。对她的仁慈就是对我自己,及其我在乎人的残忍。所以,我一点都不怪你!”

    “真的吗?”听若水月这么一说,原本一脸紧绷的初月这才笑了起来。

    “真的啦!行了,赶紧上去,和上月有个照应!”面对此时的初月,若水月很是无奈的白了她一眼。哎!真相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可是若我上去了,那谁来伺候主子你那?”初月有些不愿意的撅了撅嘴。

    “不是还有其他星使吗?行了,赶紧上去吧!记住了,随时来报告我夏侯夜修的一言一行。还有找恒儿他们的事,和监视那几个女人的事也都别落下了!”说完,若水月又不放心的补了句。

    初月点点头。“我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