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初月一走,房门关上的瞬间,若水月原本明亮的目光顿时就暗了下来。

    她的疲倦,她的无助,她的痛,甚至是她的害怕没人知晓。尤其是在明月他们惨死之后,这种害怕和痛是与日俱增。当然她也不会让她们知道,因为她是她们的主子,是她们唯一的依靠。从踏上复仇之路开始,她便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唯独这次,对于死,她第一次感到了害怕。当然,她不是怕死,只是怕自己死后,她在乎的他们该怎么办?她很清楚,若她真的死了,他们便是丢了性命也要替他报仇的,这也正是她最不愿见到的。毕竟敌人是那么的强,而她们,甚至是她都不是对手。。。这岂不是白白送死吗?

    思及此,若水月缓缓起身,从床壁的机关上,取下一个很是古老的木盒。

    捧着木盒内心挣扎了半晌后,若水月还是缓缓的打开了木盒。里面静静的躺在一本有些泛黄的书,封面上清晰的写着幻影魔绝四个大字。

    这本书是她当年在黄泉地狱中发现的几本武功秘籍中的其中一本,也是她唯独不敢修练的一本,因为该书的第一页就清楚且详细的介绍了修练此功的后果。修练此功的人,会随着他染血的次数逐渐加深魔性。尤其是杀欲强烈的修练者,杀欲却强,魔性便会越重。随着魔性的加深,修练者随时可能会被魔性所吞噬,最后将会变成一具没有理智,没有思维的行尸走肉。同样的,其中也详细说明了,数百年前,有个修练者成了例外。

    但是这种例外却只是万分之一。一开始若水月便已相信自己绝对不会是哪个万分之一的,因为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以来,似乎幸运之神就没有降临过她的身边。所以一直以来这本书,她都不敢碰,更不敢修练。而现在。。。似乎她真的除了修练此功便已没有了别的路可选。毕竟她的敌人们,都是那么的强!

    从闭关修练幻影魔绝开始,若水月似乎便已踏上了一条不归路,而她这一修练就是三个多月。

    也许是因为洪灾之事真的拖住了夏侯夜修,也许是因为上月和初月戏演的太好,准备做的太充足。三个多月过去了,夏侯夜修去丝毫没有发现那床上一直昏迷不醒,他日日挂念担忧的人,根本早已不是原先的人了。虽然对于她的昏迷不醒,夏侯夜修也感到过疑惑,也找来御医看过数十次,却都说无碍,只是因为身体虚弱,引发了身体里原本的毒。待好好的静养数月,身体里的毒素便会随着身体的痊愈而退却。可夏侯夜修哪知,那些前来的御医,全是都上月命星使易容假冒的。

    其中就连倪诺儿也耐不住的亲自前来查看过情况。似乎她怎么也不相信一个人昏迷会昏迷这么长的时间,可是任她偷偷的派人来对着床上的“若水月”既打又骂,甚至用针扎,床上的人却都如木头一般,没有丝毫的反应。而时间一长,她似乎也终于相信了若水月一直昏迷不醒的这个事实。

    至于冷訾君浩,从若水月被送回宫开始便没来见过她一面。

    三个多月的时间,此时夏天早已过去,天气也早已转寒。

    若水月出关的那日,盐粉一样飘下来的雪花,越来越大,终于变成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眨眼间整个皇宫变成了一个银白世界。远处的亭台楼阁,在弥漫的雪的烟雾里,变成了灰色。再远的,溶入迷蒙的空际,自己也变迷蒙了。

    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季节,同样的画面,像及了若家一门被满门抄斩的那日。

    只是片刻的停留后,若水月便匆匆的回了房间,因为直到现在,她依旧不想被人发现她‘醒’来的事情。

    “主子,天气凉,喝碗参汤暖暖身吧!”刚坐下身,初月便端着参汤走了进来。

    接过参汤,目光阴冷的看了眼床上的月珠,若水月冷冷冲初月问道。“到现在还是没有恒儿他们的下落吗?”

    初月有些自责的摇摇头。“初月无能,都几乎已经将皇宫找个底朝天了,可还是没有发现少爷他们。”

    看着碗里的参汤,若水月若有所思的说。“这也不能怪你!皇宫这么大,对你们来说也无疑是大海捞针。上月那?”

    “去风雪殿了!那边的人来消息说,风雪殿里的那位,这几天有些动作了!”初月回道。

    “知道了!你下去准备下,今晚我要亲自夜探龙鳞殿!”喝尽碗中的参汤,若水月一脸冷漠的开口道。

    “知道了,那主子你要带谁一起去,是我还是上月?或者说。。。”

    初月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突然开口打断了她。“你们谁都不去,我独自前去。”

    “可是主子。。。”

    初月还想要说什么,可是在对上若水月那眸中的寒冷时,初月立马闭上了嘴。不知为何,她突然感觉主子这次出关后,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可具体是哪里变了,她却又说不清楚。

    是夜,漫天的雪花从天而降,在微弱的宫灯照耀下放出阴冷的光辉,越发使人感到寒冷。

    这时一个曼妙的黑影如流星划过般极快的从鸾凤殿飞了出去。

    望着若水月消失的速度,上月和初月顿时都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液。天!主子这几个月修练的究竟是什么功啊!这速度快的。。。

    站在龙鳞殿的屋顶上,若水月目光阴寒如冰将龙鳞殿的四周扫射一周后,便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在龙鳞殿内搜索起来。因为她坚信,若水恒一定还在这皇宫里,而且就在这龙鳞殿内。

    半个时辰后,若水月几乎将龙鳞殿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却依旧没有丝毫若水恒的踪迹。

    就在她决定打道回府的时候,脑海中不禁闪过倪诺儿那张得意的脸。一想到若家一门和明月她们的死,还有恒儿他们的失踪,都是她倪诺儿造成的,心中的恨意顿时喷发了出来。也许,现在想要保住恒儿他们,最好的办法,就现在就杀了倪诺儿那个贱人!

    想到这儿,若水月一个轻盈的转身,就直接朝倪诺儿的寝宫走去。

    “厄,啊!啊!恩!恩。。。”还未走到倪诺儿的房间门外,里面就传来她淫荡的呻吟声。

    在听到那一声声淫荡的声音时,若水月的心突然有些不受控制的颤了颤,眉头顿时也紧紧的邹了起来。里面的是夏侯夜修?

    想到夏侯夜修,若水月突然就没有了前进的勇气,随即转身就往回走。现在还不是和夏侯夜修动手的时候,算她倪诺儿今晚走运吧!

    “谁?是谁在门外?”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咆哮的声音。

    闻声,若水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闪人,绝对不能和夏侯夜修碰面。

    然而她刚跑出大殿,一个身影就从天而降拦住了她的去路。在看清对方的瞬间,若水月漆黑的双眸在瞬间化为了嗜血的殷红。

    因为对方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在山林的府宅中残杀明月他们还险些要了她性命的男人,那个佩戴鹰型面具的男人。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个男人居然并非倪诺儿那个贱人雇的杀手,而是她的奸夫。

    “你是谁?说,你夜探龙鳞殿究竟有何目的?”怒视着眼前这黑衣蒙面人,佩戴者鹰型面具的男人冷訾君浩冷冷的质问道。

    若水月险些命丧他手,对于他原本是有些忌讳的,可是一想到那那副被血染红的画面,心中的复仇的欲望顿时便吞噬了她所有的理智。“取你狗命!”冷冷的吐出四个字后,只见她猛的一个侧身,双手柔媚的冲冷訾君浩一挥,顷刻间便见数十条红绫,如锋利的刀刃般朝冷訾君浩的要害攻去。

    面对突然向自己飞来的红绸,冷訾君浩猛的一惊,提起内力就腾空飞跃而起,躲过了若水月要命的攻击。

    “你究竟是谁?”怒视着面前的黑衣蒙面人,冷訾君浩又凶恶的质问道。

    若水月被黑纱遮住的脸上突然扬起妖艳而又残忍的笑。“我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今晚我就要你命丧黄泉!”说罢,若水月再次挥动起了手,顷刻间又是数十条如利刃般的红绫朝他飞去,只是不同的是,在红绫飞出去的瞬间,它却变成了黄色。

    闻言,冷訾君浩顿时就愣住了。为的不是她那如地狱般传来的话,而是她那让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是她?是她?若水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