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的眼神凶狠而冰冷,甚至带了疯狂和阴暗,瞬间万变。这样的她,让他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有了起伏。

    直到如利刃般的黄凌即将刺入身体,冷訾君浩这才猛的回过神,一个急速的旋转,躲过了黄凌。

    眸光一闪,若水月双手猛的一挥,数十条黄凌在瞬间变化为迷人心田的蔚蓝,再一次的向冷訾君浩攻击而去,如同数十条发疯的巨蟒。

    见状,来不及有丝毫的犹豫,冷訾君浩挥剑就朝攻击而来的蓝凌斩去。一条条蓝凌顿时如同被斩断头颅的巨蟒般,软了下去,随着微分轻轻飞舞起来。

    就在冷訾君浩忙着对付面前的如巨蟒般凶猛的蓝凌时,一抹邪恶而诡异光芒从若水月眼中一闪而过。随即便见又一根蓝凌从她的衣袖中飞了出去,只是不同的是,这根蓝凌的攻击目标却不再是她面前的这个带着银色鹰型面具的男人,而是那刚跑出来想看看究竟的倪诺儿。她可不会忘了她的弟弟至今都还在那个女人的手中,现在也只有杀了她,才是最好的抉择。

    “啊!!!”看着如巨蟒般凶猛的朝自己飞来的蓝凌,倪诺儿顿时就忍不住的尖叫了起来。

    闻声,冷訾君浩顾不上身后的蓝凌,提起内力挥剑就朝那即将刺入倪诺儿身体的蓝凌斩去。

    在冷訾君浩挥剑的瞬间,若水月的眸光明显阴暗了几分。以蓝凌做掩护,转眼间便见她提起内力挥掌就以极快的速度朝冷訾君浩背部击去。

    “厄。。。噗!”一心只顾及着救倪诺儿的冷訾君浩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若水月击中了,顿时鲜红的血就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君,君,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见状,倪诺儿心里一慌,顾忌不了其他,上前就焦急的冲冷訾君浩问道。

    “我没事!”吃疼的邹了皱眉,冷訾君浩摇摇头,倒是有些惊愕的盯着倪诺儿。君,她有多少久没这么叫过自己了?

    注意到两人眼中闪烁的情愫,若水月戴有黑色面纱的绝美脸上,逐渐扬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意。“别担心,我不会拆散你们的,我会将你们一起送人地狱的!”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却带着一些空灵。这感觉,像是已将人打入了阴冷的地狱一般。

    看着她眼中那疯狂的杀意,冷訾君浩感觉似乎对于她,已不是陌生两个字能形容的了。

    “就凭你?哼!想杀我,你还没那个本事!”忍着身上的痛,冷訾君浩微微抬了抬下颚,冷漠且不屑的开口道。

    闻言若水月不恼,反而笑的更加邪魅起来。只是面纱的遮掩下,让旁人看不清她的神色。“你太自负了,但是没关系,等到你死的那一刻,你才会真正知道我究竟有没有这个本事!”说罢,数十条蓝凌再次冲若水月衣袖中飞了出来,随着她芊芊玉手的在衣袖间的舞动,蓝凌再次如活物般,凶猛的朝冷訾君浩和倪诺儿两人要害攻去。

    见状,冷訾君浩来不及做出反抗,只见他强提起内力,一手紧搂着倪诺儿的腰,便飞身而起。

    望着腾空而起的两人,若水月脸上的笑意变的更加浓郁。下一刻,便见她也提起内力,腾空而起。于此同时,数十条蓝凌再次向两人攻击而去。不同于在地面上,在空中,数十条蓝凌的攻击力似乎更加凶猛,更加强大。

    也许是因为身上有伤,也许是因为要护着怀中的女人。数十个回合后,冷訾君浩便显的有些吃力起来。这样的结果似乎是他所料未及的!他怎么也不敢相信,才短短三个月的时间,无论是武功还是内力她居然都提升了这么多。而且还是在她深受重伤的情况下!

    对方的体力的下降,若水月是看在眼里。只要现在她杀了他们,不但能解除危机,更能一雪前耻。那日被逼到绝境的画面,至今都深深的刻在她的脑海之中。

    思及此,若水月没有丝毫的犹豫,再次提起内力,拔出腰间的软剑,就朝面具男人的要害凶猛的杀去。之所以没有蓝凌,是因为她要让该男人尝尝那日他赋予明月他们那种被挖心碎骨的痛。

    此时若水月眼中的杀欲太过强烈,强烈的让冷訾君浩的心不由的一惊。

    急忙退回地面,冷訾君浩放下怀中的倪诺儿,举剑便再次朝若水月的利刃抵挡而去。

    “今天你死定了!”冷冷的吐了句话,若水月几乎提起所以的内力朝冷訾君浩杀去。今天无论如何,她都要亲手送这男人下地狱去。

    “是吗?我看未必!”若水月眼中那太过强烈的杀意,让冷訾君浩不得不全身心的去对付她了,他清楚,今晚如同那一夜一样,除非自己死,要不就是她死,否则她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既然他和她之间一定要死一个的话。那也只有。。。毕竟在那日他便已做出了抉择。

    黑色的面纱下是妖娆而又魅惑的笑。“那你可要准备好了!”说罢,若水月脚尖垫底,再次举剑朝对方急速攻击而去。

    见状,冷訾君浩也不再有丝毫的犹豫,挥剑便朝若水月迎面而去。

    一时间只见两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相交而去。然而,在即将相交的瞬间,若水月却以一个极快的侧身与冷訾君浩擦肩而过,挥剑便凶狠的朝他身后的倪诺儿杀去。没错,今晚她倪诺儿才是她真正的目标。至于那银色鹰型面具的男人,残杀他是早晚的事。

    面对突然朝自己杀来的利刃,倪诺儿顿时就吓呆在了原地,一时间连尖叫都忘去了。

    “该死的。。。”急速擦肩而过的瞬间,冷訾君浩才看清了她的意图。想要再回身救倪诺儿,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若水月的剑以刺入了倪诺儿的身体。

    “厄。。。”随即而来的是倪诺儿的吃疼的呻吟。

    看着她那逐渐被染红的粉色长裙,冷訾君浩心疼的惊呼一声。“诺儿。。。”

    见状,一抹残忍的笑从若水月眼中一闪而过。现在,就现在,她让倪诺儿这个恶毒的女人,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然而就在若水月使足了劲,准备将剑狠狠的刺穿倪诺儿身体的时候,一只半月弯刀突然从一侧飞来,直击若水月那拿剑的手。

    半月弯刀还未靠近,若水月便已听到了那划破空气的声音。来不及继续下一个动作,若水月拔剑就迅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随即猛的转过头,目光凶狠的朝弯刀飞来的方向看去。

    也就是在那一刻,原本昏暗的宫院在顷刻间一片光亮。

    数十名侍卫手持火把,腰戴佩剑步伐整齐的冲了进来,分两批站在了一旁。

    随即出现的是三张俊美的脸。

    右边是一身淡紫色的金线蟒文锦袍的夏侯博轩,左边是一身墨绿色锦袍的夏侯云杰。正中间,是那一身金色龙袍的夏侯夜修。

    此时他正一脸冷漠的盯着一身黑衣面纱的若水月。他冰冷的眼中,却燃起了点点火光,他的样子似乎恨不得将他活剥了一样。

    也就在这时,若水月才发现那个银色鹰型面具男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