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三个多月了,除了刚醒来的那日,这还是若水月第一次见到他。

    比起三个月前的那晚,今晚的他似乎更显憔悴,俊美的脸上一片苍白没有丝毫的血色,唯独那双漆黑的眼炯炯有神。

    看着这样的他,若水月只觉心底吹过一丝凉意,有些生疼。好好的他怎么会这样?难道洪灾之事真就如此的严重?

    “皇上,皇上救我。。。”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倪诺儿痛苦的呼唤。

    闻声,夏侯夜修急忙上前,将地上的倪诺儿扶了起来。“来人,快,快传御医!”

    愣愣的盯着夏侯夜修眼中的焦急和担忧,若水月久久回不了神,一时间完全忘记了自己此时身处的险状。

    直到耳边突然传来夏侯夜修咆哮的命令。“来人,将这个伤害贵妃的人,给朕拿下!”

    “是。。。”一时间众侍卫纷纷将若水月给围了起来。

    闻言,若水月这才猛的回过神,复杂的看了眼夏侯夜修那张憔悴而又苍白的脸,又看了看这纷纷将她围起来的侍卫们,若水月有些无奈的摇摇头,随即提起内力就以极快的速度飞跃起身,只是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现在她还不想和他们动手,更不想和夏侯夜修动手。

    “追!”又是一声令下,数十名侍卫也在眨眼睛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随即一直纹丝不动夏侯博轩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转身冲夏侯云杰低语了几句便也朝着夜色冲了进去。

    离开龙鳞殿后,若水月却并未直接回鸾凤殿,而是带着他们在皇宫之中绕了一大圈,这才又回到了鸾凤殿。

    然而她前脚刚踏进鸾凤殿宫门,一个紫色身影就从天而降挡在了她面前。

    虽然对方背对着她,可不用问,若水月便已清楚对方是谁了。毕竟在这个深宫之中,除了他夏侯博轩,便没有谁会如此的钟情于紫色,且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的宫殿内了。

    只是她有些不懂,这个时候他不是该在夏侯夜修身边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现在,你还不能动倪诺儿!”这时夏侯博轩突然缓缓的转过身,目光深邃而又复杂的盯着若水月开口道。

    “为什么?”眉头一挑,若水月有些不悦的问道。

    “原因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只是,你真的还不能动倪诺儿!”盯着她那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眸,夏侯博轩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一时间若水月的眉头挑的更高了些。“你这是警告吗?”

    “不是,只能说是恳请。。。我知道你有多么希望亲手杀了倪诺儿,但是现在真的还不行!”此时夏侯博轩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可是。。。”

    “我知道你的顾忌,你放心,你弟弟的下落,我会命人帮你找的。只是我希望你能答应我,现在别动倪诺儿,可以吗?”若水月刚开口,就被夏侯博轩给打断了。

    看着夏侯博轩沉默了片刻后,若水月终于点点头。“好吧!我答应你!”其实这一刻自己为何会答应他的这个请求,连若水月自己都不知道。她只知道,她不想要他为难。

    “谢了!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说罢,又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博轩迈出脚步就朝门外走去。

    “博轩。。。”在擦肩而过的瞬间,若水月突然叫住了他。

    停住脚步,没有回头,夏侯博轩就那么愣愣的站在原地,等候着她的话。

    看着他的背影,若水月迟疑了片刻才终于缓缓开口道。“谢谢你,谢谢你那晚救了我!”

    闻言,夏侯博轩嘴角却不由勾起一丝苦涩的笑意。“你不用谢我,因为我不是在救你,我只是在救我自己的心!”

    夏侯博轩的话让若水月的心是猛的一颤。他对她的感情,她怎会不知道,只是。。。

    “博轩,我。。。”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一张口若水月才发现一时间她还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的为难,夏侯博轩听在耳里。深深的吸了口气,又重重的吐出。“曾经,很遥远的曾经,我是多么的希望你消失,永远的消失在我的世界里。可真的当你消失的时候,我的心居然会痛,痛的难以呼吸!心里想的,脑海中闪过的,全是你那双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眸。直到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爱上一个人真的与她的容颜无关。也就在那个时候我向上苍许了个愿望,只要你还活着,无论你是丑是美,无论你是好是残,无论你会不会和我在一起,只要你还活着,活在我的世界里,我能看的到你的地方,就够了。我夏侯博轩此时便也再无憾了!所以对我你不用感到愧疚。”

    他的话如山崩地裂般彻底的震撼了若水月的心。无论是丑是美,无论能不能在一起,只要还活着,还见得到!就足够了!

    “弱水三千,我只想取你这瓢,可我知道,有些事,尤其是感情,错过了就真的永远的错过了!所以我不求别的,只希望你能活着,幸福的活下去!”蹙了蹙眉,忍着心痛夏侯博轩继续开口道。

    闻言,若水月的眉头也微微的蹙了起来。有些无奈,的开口道。“活着?幸福的活着?现在的我还能幸福的活着吗?”血海深仇未报不说,连自己什么时候会毒发身亡倒下也不知道,还拿什么来说活着?幸福的活着?这美好的梦,只能等到下辈子去了。

    没有回头,可听到她这么说,夏侯博轩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三年多,将近四年的时间,你从一个毫无半点武功的弱女子,到现在这个武功高深的神秘楼主魔月,不用问我也知道,这几年你过的是多么的苦,多么的痛!也许你能在痛苦的磨练中活到现在就是因为复仇的信念在支撑着你吧!可你要知道,你的世界里不止光有仇恨,还有那么多爱你,心疼你的人。无论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那些爱你的人,无论如何你都要保重自己。”

    目光复杂而又感动的看着夏侯博轩的背影,若水月忍着那欲掉落的泪水,重重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博轩,谢谢你!”

    嘴角闪过一抹复杂的笑。“你不用谢我!你好好的活着,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说罢!夏侯博轩迈出脚步就朝黑暗的夜色之中走去。

    望着他消失在夜色之中的身影,若水月心中只一阵悸动。若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错过,也许现在我们的孩子都会跑了吧!可惜!命运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