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无奈的摇摇头,若水月转身就进了大殿。

    “主子,怎么样?有少爷的消息了吗?”这时上月和初月一脸担忧的走了上前。

    褪去脸上的面纱,若水月无奈的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对了,月珠怎么样了?”

    “不好,现在她已经瘦的皮包骨了!若在这样下去,不出三日,她必死无疑!”摇摇头,初月如实的回报道。

    淡然的看了眼初月,若水月没再说话,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走进了屋里。

    见状,初月和上月急忙跟了进去。

    看着床上一脸枯黄,已瘦的不成样子的月珠,一抹恨意从若水月眼中一闪而过。“让星使将她送去黄泉地狱,记住,我要让她生不如死!要不是因为这个贱人,明月他们也不会惨死,末月和恒儿也不会至今也没有消息,而我们更不会如此的被动!”是的,她绝对不会让伤害她,背叛过她的人就这么静静的睡过去的,这样做实在是太便宜她了!她要让她受尽一切的痛苦!她要让她生不如死!

    “可是若没有了她,那主子你岂不是要。。。”

    “无碍!我也是‘苏醒’的时候了!而且倪诺儿那个贱人现在有伤,我料想她也不会这么着急对付我的!”褪去身上的黑衣,若水月无奈的打断了上月的话。

    “知道,那我这就让人将她带走!”说着初月转身就走了出去。

    很快便见她带着两个太监打扮的星使走了进来,将月珠从床下的暗道里带走了。

    换上一身雪白的长裙,外披一件血红色的绒衣。若水月坐在凤纹铜镜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梳理起自己那头乌黑的长发。

    “对了,不是说风雪殿有消息了吗?什么事?”梳理着头发,若水月突然抬起头,冲上月问道。

    迟疑了片刻,上月这才款款道来。“我们的人在凤萱殿,顾书雪的房里发现了鹰型面具男的身影!”

    “你说什么?”闻言,若水月是吃惊不已。顾书雪和鹰型面具男?怎么会?他不是和倪诺儿那个贱人吗?

    上月疑惑的看了眼若水月,继续道。“据我们的人来报,无意间发现顾书雪和那鹰型面具男在。。。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认识了很久!还说到了什么孩子!”

    “孩子?”闻言,若水月脑海中不禁闪过那个和顾书雪情况类似的故事。一年多关门谢客,难道是在秘密产子?产下那个奸夫的孩子?只是她有些不懂!那鹰型面具男不是是倪诺儿的奸夫吗?怎么又会和顾书雪搅合在一起?难道其中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阴谋?

    思及此,若水月的目光明显的深沉了几分。“让人继续监视着顾书雪的一举一动!”直到这一刻,若水月才开始对真正对这鹰型面具男的真实身份产生了兴趣。毕竟照目前的情况看,这鹰型面具男绝非一般的什么杀手。或者说是。。。

    “是!我知道了!”上月点点头。

    “对了!你现在命人去通知夏侯夜修一声,就说我醒了!”看着凤纹铜镜中脸色有些苍白的自己,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厄?主子的意思是希望皇上过来一趟吗?”上月不解的问道。

    从镜子中愣愣的盯着自己眼中的那一闪而过的阴毒,若水月缓缓开口道。“不用!只是告诉他一声而已!而且现在倪诺儿有伤在身,他不会过来的。”

    “是,我知道了!”

    “行了,你去吧!我乏了,想睡会儿!”起身回到床上,褪去红色绒衣,若水月便一脸疲倦的躺了下去。

    见状,上月也不再多问什么,转身就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望着窗外那越下越大的雪。若水月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才缓缓的松了开来。现在她最担忧的还是若水恒和末月他们的安危,虽然倪诺儿现在受了伤,可她也知道,若不能早些将他们救出,那她害怕的那天始终还是会到来的。虽然夏侯博轩说了会帮她找他们,可说实话,她其实对他并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倪诺儿还是夏侯夜修的女人,是皇贵妃!还有那武功高强的神秘鹰型面具男!若真的动气手来,博轩未必是那人的对手。按那人的武功造化,也许只有夏侯夜修和冷訾君浩才能和他真正有的一拼。夏侯夜修!让他帮忙?呼!除非事情一切都揭晓的时候。只是若事情真的揭晓,想必那时候他要杀的就不是那鹰型面具男了,而是她自己了。至于冷訾君浩???不得不承认,现在她连想都不愿再去想他一下了。她受伤的事,几乎所有人都知晓了,而他,她的新婚丈夫别说细心照顾了,连面都不曾露过一次,就这么不闻不问,似乎只是一个不相干的人。不过也无所谓了!毕竟那场婚礼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是谁。也就是说,那场婚礼她完全可以当做没有过的事,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古代人,不会真正的在意一个仪式的。所以算来算去她真正能靠的人始终还是她自己而已。

    “皇上驾到。。。”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侍卫高亢的声音。

    闻言,若水月顿时就愣住了!他怎么来了?倪诺儿受了伤,这种情况下他不是该留在龙鳞殿安慰她的吗?怎么会???

    若水月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一身金色龙袍的夏侯夜修就如天神般突然降临在了她的眼前。

    依旧还是那张俊美却憔悴而又苍白的脸。只是不同于前一刻的是,此时他漆黑的眼中写满了愉悦。

    “月儿,你终于醒了!”若水月还未来得及回过神,夏侯夜修便已激动的在她床边坐下了身,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手在被她握在手中的瞬间,若水月只觉一股凉意突然从手中蔓延到全身。而这时她才注意到,他金色的衣肩上竟满是雪花。一时间平静的心里再次因他的到来激起一圈圈涟漪。

    坐起身,抽回被他紧握的手,若水月拍了拍他肩上的雪。“这么大的雪,你怎么就这么跑来了?”

    夏侯夜修嘿嘿一笑,满脸开心的说。“听说你醒了,我就急忙赶了过了,也没注意到!”

    看着他满是憔悴而又开心的脸,若水月心不由的微微颤了颤。“外面很冷吧!”说着若水月也没有多想,拉着他的双手就往自己的被窝的放。回头又冲初月喊道。“初月,将我的暖壶给我拿来,再给皇上泡杯热茶!”

    “知道了!”没有进屋,初月在外面应了声。

    天气是很冷,身体也很冷。可在看着她一系列的动作后,夏侯夜修心里却是一片温暖。“月儿。。。”

    “厄?”

    收回被窝里的手,夏侯夜修突然温柔的抚摸上若水月有些苍白的脸。“身体还疼吗?”

    “厄!”被他这么温柔的一问,若水月顿时就愣住了。随之她美妙的眼中一时间堆满了泪水!身体还疼吗?似乎从没有人关心过,这样的话,更没有人这样问过她,就连她自己也从没有刻意的去在乎过。她的身体痛不痛似乎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她是否还活着。而他夏侯夜修居然。。。居然。。。这样的关怀,这样的温柔,若是换成别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足已让她无可救药的爱上他。可偏偏却是他,偏偏却是残杀她全家的他。她不知道,究竟是他夏侯夜修在耍她那?还是上苍在耍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