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看着她突然滑落的泪水,夏侯夜修顿时便慌了起来。“月儿,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体还很疼?告诉我,哪儿疼?”说着夏侯夜修急忙抹去她脸上的泪水,焦急的检查她的伤势。

    吸了吸鼻子,若水月不语,只是一头栽进了夏侯夜修的怀里。

    “月儿,你。。。”

    “我没事,我只是想要借你的肩靠一靠!”靠在他的肩上,若水月想,若是能这么靠上一辈子,这该是件多幸福的事啊!只可惜她心里却比谁都清楚明白,他的怀抱,他的肩,从一开始就已注定不会属于她的。

    “对不起,月儿,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委屈了!”伸手轻轻的抱着她,夏侯夜修既愧疚又心疼的说道。此时在他看来,无意是因为那晚,那群黑衣人对她的伤害让她心里受了莫大的委屈。

    明白夏侯夜修指的是什么,尽管事实并非如此,但若水月还是摇摇头,有些伤心的开口道。“不关你的事!”

    闻言,一时间夏侯夜修将若水月抱的更紧了。“月儿,你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做出伤害自己的事了好吗?”一想到她那日满身是血的摸样,直到现在夏侯夜修的心都会不由的一疼。

    若水月不语,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其实谁又真的愿意做出自残的事那!若非被逼上了绝路。

    “主子,茶。。。”这时初月端着茶走了进来,看着相拥的两人话还未说完,便急忙闭上了嘴。

    就在初月正欲退出房间的时候,若水月却轻轻的从夏侯夜修的怀里钻了出来,叫住了她。“将茶端进来吧!”

    “是。。。”偷偷的瞥了眼夏侯夜修,初月这才上前将茶水放下,随即又将暖壶递给了若水月。做完这一切后,她又急忙退了出去。

    待初月离开后,若水月伸手将手中的暖壶放到夏侯夜修的手中。“抱着暖和些!”

    没有拒绝,夏侯夜修点点头,接过了暖壶。

    看着他那张憔悴的脸,若水月迟疑再三后,终于缓缓开口道。“是不是朝堂里出什么事了?看你脸色憔悴的!都没什么血色了!”

    喝了口热茶,夏侯夜修浅笑着点点头。“恩,之前是出了点事,但现在都已经解决了!”那一刻,若水月丝毫没有留意夏侯夜修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光芒。

    盯着夏侯夜修,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就好!既然朝堂没什么大事了!你也该好好的休息休息,别把自己的身子给累夸了!”话是这么说,可若水月却比谁都清楚,这朝堂是没什么大事了,可这后宫那?

    “我知道!到是你,刚大病初愈醒来,一定要好生的休息才是!”说着夏侯夜修理了理若水月身上的被子,替她盖好。

    闻言,若水月不语,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好了!我还有点事,今晚就不陪你了!”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迟疑了片刻终于起身说道。

    “恩,知道了!”眨了眨自己美妙的睫毛,若水月点点头应了声。不用多问,她也知道,他始终还是不放心倪诺儿,这不,他是要去陪她那!

    就在若水月以为他就这么离开的时候,夏侯夜修却突然弯腰,俯身在若水月粉嫩的红唇的轻轻一吻。

    看着他那张在自己眼前放大的脸,若水月顿时就愣住了。待她回过神时,夏侯夜修却已离开了!

    猛的眨了眨自己的眼,有那么一刻,若水月感觉刚的一幕似乎只是她错觉。

    次日一早,月妃冷訾残月沉睡三个多月突然‘醒来’的事,便已传遍了整个皇宫。

    紧随而来的是夏侯夜修丰厚的赏赐,和一道震惊整个宫廷的圣旨。“月妃,冷訾残月贤良淑德,知书达礼,坚贞不屈顾特此册封为月贵妃!钦此!”

    “主子,恭喜你了!”拿着圣旨初月一蹦一跳开心的来到若水月身边贺喜道。

    诱人的唇边勾勒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赏赐倒是预料之中的事,这被册封为贵妃嘛!!!还真是出乎意料啊!”

    “这呀!就叫做因祸得福!现在主子可就和倪诺儿那个贱人一样都是贵妃了!”比起若水月,初月显的是更加开心。

    闻言,若水月的眸光顿时暗了几分。“贵妃?哼!这可不是我真正想要的,我要的是后位,甚至于是。。。”

    不用说明,初月便已明白若水月的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了。只是,到时候主子真的能做到吗?

    “主子,主子不好了。。。”这是上月急冲冲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微微抬起头,看向上月。“看你风风火火的样子,说吧!究竟出什么事儿了?”

    狠狠喘了几口大气,上月才急忙开口道。“现在好多妃嫔朝我们鸾凤殿这边来了!”

    若水月很是无奈的白了眼上月。“我还以为什么大事那!她们来就来呗!你慌什么?照现在这个时候,她们前来无非也是来讨好我的,毕竟现在这后宫再也不是她倪诺儿一个人的天下了!”说到这儿时,若水月嘴角明显的闪过狡黠的笑意。她就是要这样,一步步一点点的夺走属于她倪诺儿的一切,无论是地位还是她的男人!

    “那主子你的意思是???”上月疑惑的看着若水月问道。

    “都请她们进来,再让下面的人准备些美味的糕点和上好的茶!毕竟啊!这皇宫里可没有永远的敌人!”理了理自己胸前的那缕青丝,若水月意味深长的笑道。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上月点点头应了声,便退了出去。

    很快便见十多名衣着华丽的妃嫔带着她们的宫女摇摆着腰肢缓缓的走了进来。“臣妾,见过月贵妃娘娘!”纷纷欠了欠身,众妃嫔齐声行礼道。

    “众位姐姐妹妹赶紧免礼!”见状,位于主位上的若水月满是笑容的开口道。回头便又冲初月吩咐道。“初月,赶紧的,将本宫收藏的雪域金针给众位姐妹们泡上,再将本宫之前教你们做的糕点也一块端上来!”

    雪域金针?我们有这种茶叶吗?这名字可听也从未听过啊!初月愣愣的看了眼若水月,还是退了出去。

    “恭喜姐姐荣升贵妃,这是妹妹的一点心意,还请姐姐笑纳!”待初月退去后,靠若水月最近的兰妃顾书兰是一脸讨好的开口道。随即便见她身后的丫鬟捧着一个红色金边的锦盒走了上前。

    在锦盒开启的瞬间,一旁的众妃嫔是一阵惊呼,因为锦盒内竟然静静的躺着一颗拳头大小的珍珠。

    眯着眼盯着锦盒内的那颗珍珠看了几秒后,若水月突然呵呵的笑了起来。“大家姐妹,兰妹妹又何须如此的客气那?”

    见状,顾书兰也配合的笑了起来。“应该的!只是一点小心意,还请贵妃姐姐笑纳!”

    看了眼顾书兰,若水月故作无奈的开口道。“好吧!既然兰妹妹都这么说了!那本宫也不再推辞!上月,收下!”

    见若水月收下贺礼,其他妃嫔也不甘落于人后,纷纷将自己的贺礼献上。而若水月更是来者不拒,统统的收了下来,只是对于那些贺礼却没有认真看上一眼。

    闲聊间,初月终于命人端着茶水糕点走了进来。

    看了眼初月又看了眼杯中的茶水,若水月还算满意的点点头。

    见状,初月那原本悬着的心终于缓缓的放了下去。她可真的不知道废了多少脑子才做成的这个‘雪域金针’。

    迟疑的看了眼茶水,又看了眼那奇特的糕点,众妃嫔们终于开始品尝起来。

    “姐姐妹妹们,怎么样?这些茶点可还算可口?”见众人都品尝过后,若水月突然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

    “妹妹我只想说此物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啊!无论是这雪域金针,还是这糕点可都称得上是人间极品啊!”顾书兰一脸享受的回道。

    “是啊!是啊!尤其是这雪域金针实在是太好喝了!简直可堪比琼浆玉露啊!”许昭仪附和的猛点点头。

    闻言,若水月脸上的笑意顿时变的更加浓郁起来。什么雪域金针,什么琼浆玉露。不过就只是一些细小的茶叶和一些黄色梅花瓣(俗称腊梅花)外加少许的蜂蜜而已!而在现在在她们嘴里却都成了人间极品了。哼!这就是权位的厉害吧!只要你有权,哪怕是屎,别人也会说是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