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这时三个宫女突然跑了上前。“奴婢见过月贵妃,见过众位娘娘。”说着三名宫女急忙冲若水月等人欠了欠身行礼道。

    “你们是???”冷冷的盯着自己面前三名满脸惊慌的宫女,若水月阴沉的问道。

    “回,回月贵妃娘娘的话,奴婢们是皇子和公主的乳娘!”其中一名年长些的宫女偷偷看了眼若水月,惶恐的回复道。

    眯着眼盯着该宫女迟疑了片刻,若水月终是没问什么,只是摆了摆手。“好好照顾小皇子和小公主,退下吧!”

    闻言,三名宫女如得到大赦般,纷纷抱起三个孩子就急忙的跑出了若水月的视线。

    在她们消失在若水月视线的瞬间,一抹阴邪的光芒从她眸中是一闪而过。

    “贵妃姐姐,大皇子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只不过还是个孩子而已!”见若水月久久不语,含妃缓缓上前,意味深长的安慰道。

    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水月冷冷道。“本宫有些乏了,就不陪妹妹们了!”说罢,若水月不再理会其他妃嫔转身就进了鸾凤殿。

    见状其他妃嫔面面相觑一阵后便也都散了。

    回到房间,在美人榻上躺了半晌,若水月突然转过头,目光很是邪恶的盯着上月和初月开口道。“你们知道我刚想到了什么吗?”

    上月和初月对视了一眼后摇摇头。

    “每个人都有弱点,我现在的弱点就是恒儿他们,而她倪诺儿的弱点那?”有些事她不愿意做,却也不得不做。

    闻言,上月和初月顿时猛的一惊,异口同声道。“难道主子的意思是指???”

    “没错,比起我,我想她更在乎她的孩子。”其实她也不愿利用那些无辜可爱的孩子们,可是有些事不是她不愿意就行了的。要怪也只能怪她倪诺儿将她逼到了决绝。

    “主子的意思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将那三个孩子给抓来!”说着初月转身就欲出门。

    “慢着。。。”这时若水月急忙叫住了她。

    回过头,初月很是不解的看着若水月。“主子?”

    “不用将他们抓来,你只需骗他们吃下这个!”说着若水月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并从中取出三枚粉色的药丸交给初月。

    “好漂亮,这是什么???”接过药丸,初月是一声惊叹。

    绚丽的粉色药丸,玲珑剔透,犹如一颗粉色的珍珠。

    “这东西不但美,而且味道还像及了糖果!只是越是美,越是甜的东西,往往她的毒就越烈。这叫玲珑雪,服下后不会有任何的异常,对身体异无任何的害处。但是它一但毒发,那服食者便会痛不欲生。因为玲珑雪中沉睡着一只极小的母蛊,只要控制者一但利用特有的鼓声震碎玲珑雪,那沉睡的小母蛊便会苏醒,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成长,同时蛋下数十万只的小蛊,而小蛊便会一点点的咬食服毒者的内脏,筋骨!其痛苦别说是小孩就连大人都难以承受。直至将服毒者整个人咬食干净。”看着初月手中的玲珑雪,若水月很是平静的解说道。

    “什么,天!这玲珑雪也太。。。”话还未说完,初月便像是想到什么似得,立马闭上了自己的嘴。有些惶恐的看了眼若水月。

    “太毒了是吗?尤其还是骗小孩子服食!说真的,其实我也并不想要伤害那三个无辜又可爱的孩子,但是有些事,我也没有别的选择。对于救回恒儿他们我也实在没有别的法子了!再说了,这毒虽然毒,但只要我不会利用鼓声震碎玲珑雪,那那三个孩子也会无碍!当然,之所以一定要让他们服下毒,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只要倪诺儿放了恒儿他们,我便定会交出解药给三个孩子解毒。”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水月很是无奈的开口道。

    “要是倪诺儿还是不愿交出少爷他们,那主子你会不会???”

    “不会的,只要给孩子们服下毒,我相信倪诺儿一定会妥协的。其实我也并非说相信她倪诺儿,我只是相信一母亲对孩子那不惜一切的母爱!”其实那个万一她也真的不愿意发生。

    “厄?”闻言,初月一脸迷惘的看着若水月。

    精致的脸上勾勒起淡然的笑。“你现在还小,等以后你成了亲做了母亲你就会知道那种爱的伟大和无私了!”

    “主子。。。”顿时初月脸上是一片红晕。

    “好了,好了!别害羞了,赶紧去办吧!等你办妥之后,也该是我去见见她倪诺儿的时候了!”换了舒服的姿势,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是,我这就去办。。。”说着初月紧握着手中玲珑雪就飞快的跑了出去。

    待初月离去后,若水月又突然冲上月吩咐道。“等会儿你吩咐她们去库房挑些上好的首饰珠宝,给今天前来的数位妃嫔纷纷送去回礼。就说是我对她们各位的心意便是!”

    “知道了。”上月点点头,应了声便也退了出去。

    慵懒的躺在美人榻上,望着窗外那白茫茫的一片,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满是无奈。如此利用无辜的孩子,自己一定会下地狱的吧!

    想着想着若水月便有些疲倦的睡着了。

    待她再醒来的时候已是下午申时。而她一张开眼,进入眼帘的就是夏侯夜修那张令人心弦却又更令人心痛的脸。

    “月儿,睡的好吗?”见若水月眯着眼目光迷离的盯着自己,夏侯夜修很是好心情的笑道。

    愣愣的盯着夏侯夜修那张俊美却又苍白的脸看了半晌,若水月才缓缓的回过神。“夜修?你什么时候来的?”说着就坐起了身。

    “快一个时辰了!”

    “厄?那你为什么没叫醒我?”

    夏侯夜修浅笑着开口道。“我见你睡的那么香,所以不忍心叫醒你!而且月儿睡着的摸样真好美好美,看的我都着迷了!”

    嘴角勾勒出一抹浓浓的笑意,若水月白了眼夏侯夜修。“油嘴滑舌!”

    闻言,夏侯夜修急忙争辩道。“我可不是油嘴滑舌,我说的可是真的!要我就这么盯着月儿看一辈子我也愿意!”

    “你是愿意,但时间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等再过十几年,我变老变丑的时候,你可就不会再愿意看着我了!到时候啊!你一定会。。。”

    “我不会的,无论月儿以后变成什么样子,哪怕你变的又肥,又丑,或者又老,只要你是月儿,我对你的心便都不会改变的!”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给打断了。拉过若水月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膛之处,直直的盯着若水月那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眼,很是真诚的说道。

    闻言若水月一时间笑的像朵花儿似得。“那要是有一天我变的像你们口中的那若水月一样那?那个时候你对我的心还会如此的坚定吗?”

    在听到若水月三个字的时候夏侯夜修的眼中明显闪过一抹阴邪。可看着眼前的女人他还是满脸笑容的点点头。“只要你是月儿,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爱你!”

    闻言,若水月不再说话,只是甜甜的笑着,就这么笑着!很明显对于夏侯夜修的话她根本就不相信。但也不重要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