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皇上,贵妃娘娘。。。”这时刘德全端着一碗黑乎乎的站在门外。

    看了眼刘德全,夏侯夜修淡然起唇。“进来吧!”

    接到吩咐,刘德全端着碗,是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似乎生怕不小心就将碗里的东西给洒了出来。

    伸长了脖子朝碗里看了眼,看着那一团黑乎乎粘稠的东西,若水月不由的紧邹起了眉头。

    “给朕吧!”从刘德全手中接过碗,夏侯夜修用勺子搅了搅那团黑乎乎的东西,一脸温柔的喂向若水月。“乖,月儿,来把这药喝了!”

    顿时一股浓郁的腥味,混合着数种药材的气味迎面而来。气味恶心的让若水月有些反胃。

    看着勺子里那黑乎乎的药,若水月却并没有张口喝,而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夏侯夜修问道。“这是什么?”

    “是一些滋补的药材,来月儿,将药喝了!”含糊的回了一句,夏侯夜修拿着勺子便朝若水月的嘴又靠近了几分。

    疑惑的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最终还是张嘴将药含在了嘴里。药很黏,很腥,更极度的苦涩,可直到用舌头确认其中的药材中没有有毒成分在里面,若水月这才忍着恶心将药给吞了下去。然而只是一口就让若水月忍不住的反胃起来。

    见状,夏侯夜修急忙抚了抚若水月背,担忧的问道。“月儿,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极度的反胃让若水月半天才缓了过来。“我没事,只是这药太难喝了!”

    闻言,夏侯夜修提着的心这才缓缓的放了下去,淡然的笑了笑。“不是常说良药苦口嘛!来乖!将整碗都喝了!”

    若水月猛的一惊,急忙摇摇头。“我,我不要再喝了!好难喝。。。”其实难喝还是小事,重点是该药下肚后,若水月只觉体内一阵滚烫,像找火一般,有些难受。

    “月儿,听话,赶紧把药喝了!只有把药喝了,你的身体才会好的快!来乖。。。”哄着的同时夏侯夜修端着碗就朝若水月的嘴边送去。

    见状若水月急忙伸手给挡了回去。“我不要,我不要再喝了,这药实在是太难喝了!”

    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看着若水月。“月儿。。。难道你就不希望自己的身体完全的痊愈吗?听话,赶紧把这药喝了!”说着夏侯夜修又将手中的碗朝若水月的嘴边送去。

    “不要,我就是不要再喝了。。。”若水月很是倔强的又将碗给推了出去。

    “不要也不行,今天无论如何你毕竟将这碗药给喝了!”一时间夏侯夜修有些生气了,语气也在顷刻间强硬了几分。

    “不喝不喝,我偏不喝。。。”倔强的说着的同时,若水月又一次的将药碗给推了出去。

    然而这次也许是因为她太过用力,被她这么一推药,碗顿时就被推离了夏侯夜修的手,顷刻间在地上摔的粉碎,而那黑黑黏黏的药也洒了一地。

    “你。。。”看着那洒了一地的药,夏侯夜修是猛的转过头,有些气愤的盯着若水月。

    撅了撅嘴,若水月显的却很是无辜。“人家真的不想喝嘛!”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有些心疼而又无奈的看了眼那洒落一地的药。“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说着夏侯夜修起身就欲离开。

    见状,若水月急忙拉住了他,一副楚楚可怜的开口道。“夜修,你生气了是吗?”

    回头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我没有生气!”说罢,收回手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说是不生气,但若水月却很是明白,他其实是真的生气了。只是她不懂,为什么他一定要逼自己喝了那碗又苦又黏的药那?

    思及此,若水月的视线是猛的落在了正欲跟随夏侯夜修离去的刘德全的身上。“刘公公。。。”

    前脚刚迈出门,就听到若水月的阴阳怪气的唤声,刘德全顿时是忍不住的一颤。缓缓转过身,刘德全是一脸心虚的看着若水月。“贵妃娘娘。。。”

    “告诉我,这究竟是什么药?为什么夜修一定要我喝了它?”眉头一挑,若水月很是认真的冲刘德全问道。

    “这个。。。回娘娘的话,老奴,老奴不知。。。”迟疑了片刻,刘德全急忙摇摇头。

    闻言,若水月很是不悦的蹙了蹙眉。“不知?刘公公你是当我是三岁孩童吗?夜修的事你会不知?行了!别瞒我了,说吧,这究竟是什么药?”

    “娘娘,老奴真的不知道啊!”看着此时的若水月,刘德全也是一脸的无奈。

    “哦?这么说着药还是夜修亲自配的?亲自煎的?”

    “这个。。。”

    “刘德全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要身为皇上的夜修亲自做这些?既然如此,那这皇宫之中留你们还有何用?”见刘德全还不愿说出事实,若水月便真的生气了。既然软的不行,那她就只有来硬的了。

    闻言,刘德全是急忙跪倒在地。“娘娘,你又何苦一定要如此的逼老奴那?你应该知道,若是能说,老奴早已告诉你了!只是皇上早已下了命令,老奴我也。。。”

    若水月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先起来说话。”

    “谢娘娘。。。”缓缓站起身,刘德全是一脸恭敬的看着若水月。

    “这样吧!你如实告诉我,而我向你保证,此时绝对不会让夜修知道,更不会告知第二个人。而且你想,若我知道这是什么药,说不定我还会真的喝了。可是你们若非搞的如此的神秘,不告诉我的话。那别说这药,从今以后凡是你家主子送来的东西,我绝对不碰丝毫。我想你也不愿见到你家主子难过不是吗?”看着刘德全,若水月是神情淡然的威胁道。

    “可是。。。”看着若水月思量再三后,刘德全终于妥协的点点。“好吧!老奴如实告知娘娘便是,只是娘娘一定要答应老奴此事绝对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

    “绝对没问题!”若水月点点头。

    迟疑片刻后,刘德全终于缓缓的开口道。“娘娘,你知道七彩血狐吗?”

    听到七彩血狐的瞬间,若水月的眉头顿时便紧紧的邹了起来,心跳也不由的漏了几拍。不是吧!难道这药就是???

    “之前娘娘受伤的时候,御医就说过,娘娘的体内沉积了一定的剧毒,若一年之内不以七彩血狐之血加以数十种珍贵药材配制服食,那娘娘便会。。。三个多月前娘娘你浑身是血的出现,接着便一直晕迷不醒,那时御医便说了,那是因为娘娘你的伤势影响了体内的毒,所以才一直晕迷不醒。娘娘你不知道,你晕迷的这三个多月,皇上是多么的担心你,他担心你这么一睡,就真的睡了过去。后来皇上不惜千里迢迢前往极寒之地,亲自为你寻得七彩血狐,又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从捉的七彩血狐后,皇上他,他甚至以自身的鲜血每日喂食七彩血狐,而这一喂就是一个多月。”想到夏侯夜修身上那一道道的伤口,刘德全就是一阵心疼。毕竟夏侯夜修可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啊!在他心里,他早已将夏侯夜修当成了自己的在这儿世上唯一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