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闻言,若水月只觉一阵五雷轰顶,心也在瞬间一不停的颤抖起来,最后到疼。真的,她从未想过夏侯夜修居然真的会为她做到这点。甚至于,夏侯夜修曾经对她所说的一切甜言蜜语,她都没有完全的相信过。她一直以为在夏侯夜修心里,她和他后宫的哪些女人一样,而她之所以比较得宠只不过是因为她比她们更美些或者因为她是新人!毕竟在这后宫新人笑旧人哭的事也是常有的。可没想到。。。呼!若夏侯夜修知道这三个月自己根本就没有晕迷,而是偷偷的在密室内练魔宫真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他是一国之君啊!可他为了娘娘你,完全不顾自己的身子。难道娘娘你都没有发现皇上真的憔悴了很多吗?”看了眼若水月,刘德全又继续开口道。

    “难怪了!我就说怎么这次醒来,他不但憔悴了很多,而且脸上也几乎毫无什么血色!”想到他的脸色,若水月的心颤抖的是更加厉害。原先她还以为他的憔悴是朝堂和后宫别的女人些造成的,没想到为的却是她若水月!

    “是啊!每当别人问起,皇上都只会说是因为之前朝堂上的事,从未对别提过半点关于七彩血狐之事,就连两位王爷和他的四大护卫都不知道此事。而老奴我也是无意间撞见皇上在他的密室内偷偷喂食七彩血狐才得知其事的。当时老奴我还很是费解的问过皇上,为何不用别人之血喂食。皇上告诉老奴因为七彩血狐有个致命的特性,一旦服食过一个人的血,那这七彩血狐此生都只能服食那个人的血,若再服食另一个人的血,那该七彩血狐便会身亡。就好比一个女人嫁给一个男人后,那她此生都只能跟着这个男人。当时为了能尽快给娘娘你解毒,皇上在寻得七彩血狐后便不顾自己疲倦的身子,用自己的血喂食了七彩血狐。而回宫后,皇上更是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七彩血狐上面。为的就是希望七彩血狐能尽快变为血色。”

    闻言若水月不语,只是忍着心疼和自责静静的听着刘德全的讲述。

    “直到两日前,七彩血狐才变为血色。一听到娘娘你醒来了,皇上更是亲自为娘娘取得七彩血狐之血,亲自为娘娘你煎药。为的也只是娘娘你的身子能痊愈。可没想到皇上的昨晚的一夜辛苦,却。。。”看着地上那洒落一地的药,刘德全很是无奈的摇摇头。

    一时间自责和心疼感几乎将若水月整个人吞噬掉。夏侯夜修!夏侯夜修!

    “看样子今晚皇上又要。。。”刘德全还想要说什么,可他话还未说完,若水月突然下床连鞋也顾不上穿便以极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娘娘。。。也好,起码皇上的付出能得到回报了!”见状刘德全急忙张口想要叫住她,可想想最后还是作罢。

    精致的脚在洁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个个脚印。每一步似乎很轻,却其中的意义却又是很重。

    转眼间,若水月赤裸的脚便被白雪冻得一片通红。然而此时她却毫无知觉,因为剧烈的心痛感和自责感早已淹没了一切。

    路过的宫女太监,见若水月光着脚在雪地里不顾一切的奔跑的画面,无不惊愕万分。月贵妃娘娘这是怎么了?究竟什么事急的居然连鞋都忘了穿了?

    穿过长廊,若水月终于在御花园的寒梅下追到了那抹身影。“夜修。。。”来不及欣赏那一刻的美景,更来不及多想,若水月张口就冲身影的主子大喊道。

    闻声,正出神的夏侯夜修是条件反射性的转过了身,在看到不远处的若水月时,他的眼中明显的闪过一抹错愕。“月儿?”

    距离几尺的地方望着他那张俊美而又苍白憔悴的脸,若水月只觉鼻子一阵酸意。他的憔悴,他的苍白,都是为了她,为了她啊!

    愣愣的盯着他看了几秒后,若水月是一头奔进了夏侯夜修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强健的腰。

    若水月突然的举动让夏侯夜修是一脸的疑惑。“月儿,你,你这是怎么了?”

    紧了紧自己抱着他腰的手。“没什么,就是想这么抱抱你!”

    “厄?”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了,可听她这么一说,夏侯夜修还是忍不住开心的笑了起来。

    是的,这一刻她只想这么静静的抱着他。是在回报他的付出,同时也在安抚自己那颗不安的心。

    一片雪白的世界中,漫天是飞舞的红色梅花,梅花树下,两人都不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相拥着对方。似乎这一刻的拥抱,早已抵过了千言万语,胜过了一切。

    “皇。。。奴婢见过皇上,见过月贵妃娘娘。”琼花突然的到来打破那副醉人的画面。

    在看到琼花的瞬间,若水月的眼中明显闪过一抹怒意。不用开口问,她便已猜到了她此时前来的目的。

    缓缓松开怀中的美人,夏侯夜修很是不悦的盯着琼花。

    夏侯夜修此时的目光让琼花是一阵惶恐。避开夏侯夜修的视线,琼花是一脸焦急的开口道。“皇上,我家主子因为受伤难过的厉害,所以请皇上过去看看!”

    “朕又不是御医,不会医术,去了也于事无补,她实在难受,你去给她传御医便是!”看着眼前的琼花,夏侯夜修是一脸的不爽。

    “可是皇上,我家主子她。。。”

    “朕不想见到你,更不想再听你说些废话,所以现在有多远,给朕滚多远。”琼花刚开口想要说什么,就被夏侯夜修冷漠的给打断了。

    夏侯夜修的话让琼花是猛的一惊,可她只是个奴婢,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于是急忙冲两人欠了欠身,便离开了。

    幸灾乐祸的望着琼花离去的身影,若水月心中是一阵痛快。只是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夏侯夜修会突然对倪诺儿如此的冷漠那?当然,这个时候她可没打算问。毕竟她倪诺儿越是痛苦难过,她若水月才更开心。

    “月儿,你的脚。。。”就在若水月走神的望着琼花离去的身影时,耳边突然传来夏侯夜修的惊呼声。

    “厄?”闻言,若水月是猛的回过神。脚?低头朝自己的脚看去,在看到自己的脚的瞬间,若水月自己都有些怔住了。因为赤脚在雪地里半晌的原因,此时她的脚更是红肿的厉害。

    “你的鞋那?”看着她红肿的脚,夏侯夜修是一脸的心疼。

    “呵呵。。。一时间给忘了!”看了眼自己的脚,又看了看夏侯夜修,若水月尬尴的笑了笑。

    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问道。“在雪地里站了这么久,你难道都没有感觉到难过吗?”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摇摇头,一副楚楚可怜的开口道。“刚一心只顾及着追你了,所以都没感觉到什么。”真的,这么久了,若非夏侯夜修问起她都还没意识到自己没穿鞋,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脚被冻伤了。

    闻言,夏侯夜修心不由的一颤。“傻女人,你呀。。。哎!走,我送你回去!”说着夏侯夜修横抱着若水月就往回走。

    撅了撅嘴,若水月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偎依在夏侯夜修的怀中,认真的听着他的心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