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鸾凤殿

    见若水月被夏侯夜修抱着回来,上月和初月急忙迎了上前担忧的问道。“主子,你怎么了?”

    看了眼两人,又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呵呵一笑。“没什么大事,就是脚不小心给冻伤了!”她可不想让她们知道,她是为了追夏侯夜修连鞋都没穿就跑出去了。

    “厄???”上月和初月对视一眼后,是一脸的疑惑看着若水月。“这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给冻伤了那?”

    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无奈的笑了笑,冲初月吩咐道。“好了!赶紧去御医院抓些治冻伤的药回来,再准备些雪端进来。”

    “拿雪做什么?用热水泡泡不就好了吗?”一听要准备雪,若水月就有些纳闷了。

    “笨蛋,在你的脚没有温和的情况下,若用热水一泡,你的脚可就废了!行了!你们赶紧准备去!”对若水月解释完,夏侯夜修回头就冲初月她们吩咐道。说罢!抱着若水月就朝屋里走去。

    比起外面,烧着火炉的殿里明显的温暖很多。

    将若水月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看着她那双红肿的脚,夏侯夜修心疼的问道。“疼吗?”

    脸上挂着笑,若水月摇摇头。“没感觉。。。”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拧成了一团。“真是个笨蛋,都冻木了还笑的出来。”

    若水月不语,就那么满脸笑容的看着夏侯夜修那张满是心疼的俊脸。

    “你呀!有时候真是让我又爱又恨!你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一点那?不是这儿伤就是那伤,你不知道我会心疼的吗?”白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却又很是体贴的给她倒了杯热茶。“给喝点热茶暖暖身!”

    “哦!”接过热茶,若水月难得听话的将杯中的热茶喝的是一干二净。

    “怎么样?舒服点了吗?”见若水月喝完热茶,夏侯夜修是一脸小心翼翼的冲她问道。

    这不过是杯热茶,又不是仙药,怎么可能一喝就好。不过看在他如此体贴温柔的份上若水月还是附和的点点头。“恩,好些了!”

    “皇上,主子,雪端来了!”这时上月端着雪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

    “放这儿来!”温柔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突然在她的脚边蹲下身,衣袖一挽,抓起雪就往若水月的脚上敷去,接着便不停的用雪水揉搓着若水月的脚。

    眼前的状况让若水月是猛的一惊,急忙拦下他。“夜修,你这是在做什么?”

    推开她的手,夏侯夜修平静的解释道。“用雪给你活血啊!”说着夏侯夜修又不停的用雪给若水月揉搓起来。

    再一次拦下他的手,若水月惊愕的开口道。“我知道你是在给我活血,只是这种事,你怎么可以亲自为我。。。”

    推开她的手,夏侯夜修看了眼她,淡然的笑了笑。“有什么不可以!”说话的同时,夏侯夜修的手没有丝毫的停顿,继续不停的用雪揉搓着若水月的脚。

    若是在现代社会,他这么做倒是没关系,可这毕竟是古代啊!而且他还是皇帝,还是在这后宫之中。“你可是一国之君啊!这要是被别人看见了,还不得。。。”

    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给打断了。“一国之君怎么了?难道一国之君就不是人了?就不能为心爱的女人做点事了吗?”

    夏侯夜修的话让若水月心中是一片温暖。他是一国之君,一个皇帝,能为她做这么多,她的确很感动,只是。。。

    “可是夜修,这毕竟。。。”

    “行了,给我乖乖的闭上嘴!否则我可真的会生气的哦!”若水月还想说什么,可夏侯夜修却不再给她丝毫的机会了。

    闻言,若水月却果真听话的闭上了嘴,愣愣的盯着他此时专注的摸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侯夜修这才终于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温柔的用布巾擦拭掉若水月脚上的雪,又轻轻的用被子将若水月的脚给包裹起来。

    这一刻不光若水月的脚在逐渐升温变热,就连她的心,也在逐渐升温。

    待若水月的脚真的热了起来,夏侯夜修又急忙吩咐初月端来药水为若水月泡脚。泡脚的每一个步骤他都是亲力亲为,是那样的小心翼翼。

    他的付出不光若水月看在眼里,就连上月和初月也是看在眼里。似乎她们也从未想到,一个皇帝真的可以为了一个女人而。。。这若是换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都应该是件幸福而美好的事,只可惜她们的主子却不是那别的女人,而这样的感动却不能带给她真正的幸福,也许反而将会是一种痛苦。只是,不得不承认,这一刻连她们都在希望,若有些事还有回旋对的余地,那该多好啊!

    直到若水月的脚再一次被夏侯夜修小心翼翼的裹进被子里,两丫头这才收回思绪急忙将东西收拾出去,并关上房门。

    一时间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夏侯夜修和若水月两个人了。

    愣愣的盯着他额头上的汗珠,若水月一时间只觉自己的心在为什么慢慢的沉沦。

    为她盖好被子,却半晌不见若水月开口,夏侯夜修不禁疑惑的抬起头,朝她看去。

    四目相对的瞬间,夏侯夜修在她眼中又一次的看到了那片盛开的倾世桃花,如精灵般,在她眼中漫天的飞舞。是那样的美,美的惊心动魄,更勾人魂魄。

    而那一刻,在对上他那漫无边际的如幽远般漆黑的眼眸时,若水月的心突然不由的加快了速度。这样的感觉很奇妙,似乎也很刺激。

    突然间,夏侯夜修对着她诱人的红唇就吻了上去。

    他的吻很轻却又很深,每一个深吻都让若水月有种心跳加速,刺激万分的感觉,如一个人情犊初开的少女第一次拥吻一般。

    对于他,她柔软香甜的丁香舌,无意是世间最美最可口的美食,让他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不知吻了她多久,夏侯夜修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她,却没有进步的欢爱,只是温柔的将她拥入怀中。

    两人谁也没有开口,就那么相拥着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刻的甜蜜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