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是夜,整个鸾凤殿出奇的安静,安静到雪落下的声音似乎也听的是一清二楚。

    已是丑时,可躺在床上若水月却毫无半点睡意。

    静静的看着自己身边沉睡的男人,若水月的心里却是一阵挣扎。尽管是如此的感动,如此的心动,可曾经残酷的事实却在不停的提醒她,不要忘记进宫的目的,成为他的女人,让他爱上自己,只是为了更好的报复他,她最终的目的是要他生不如死,痛不欲生。她绝对不能沉沦在他的温柔里,绝对!

    恍惚间睡觉慢慢袭来,刚闭上眼没多久,身边突然传来他起身的感觉。一时间若水月是睡意全无,整个神经都紧绷了起来。紧闭着眼,静静的聆听这身边传来的动静。

    直到听到他出了房间,若水月是猛的睁开眼,急忙穿戴好,就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她真的很好奇,他这个时辰离开究竟是做什么去了?

    因为知道夏侯夜修武功的高深,若水月也不敢跟的太紧,只是远远的跟在他的身后。

    原以为他会去别的妃嫔寝宫或者做什么秘密的事情

    ,可在宫里跟了一大圈后,他却直接去了御书房。

    见他进了御书房,若水月远远的便停了下来。也许真的是她多心了吧!

    思及此,若水月转身就往回走。

    然而没走两步,耳边突然传来刘德全压低的声音。“贵妃娘娘。。。”

    闻言,若水月停了下来,一脸平静的看向刘德全。“这个时候你怎么还没就寝?大晚上的在这雪地里逛什么那?”

    “回娘娘的话,老奴只是个奴才,这个时候没就寝也是件很平常的事不是?倒是娘娘你?这么晚了怎么会在这儿?不会是来等皇上的吧?”因为清楚若水月的性格,所以和她说起话来刘德全也是完全的没有忌讳,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眉头一挑,若水月急忙争辩道。“谁在这儿等他那?本宫不过是路过而已!”

    “哦?是吗?那贵妃娘娘难道都不想知道皇上这个时候在御书房做什么吗?”朝御书房内看了眼,刘德全一脸神秘的冲若水月问道。

    “他在御书房还能做什么?无非就是批阅奏折呗!”也朝御书房内看了眼,若水月一脸漠然的说道。

    “批阅奏折?呵呵,看样子贵妃娘娘还是不了解皇上啊!要知道,以皇上的聪明才智根本无需在这个时辰批阅奏折!”说到此的时候刘德全是一脸的骄傲,似乎他口中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一般。

    “哦?那他在御书房是做什么?”闻言,若水月是一脸的疑惑好奇。

    刘德全一脸神秘的笑了笑。“娘娘亲自去看看不就是了吗?”

    “这个。。。”迟疑的盯着刘德全看了几秒后,若水月果真转身就朝御书房走去。

    “娘娘。。。”就在这时刘德全突然叫住了她。

    闻言,若水月停住脚步,疑惑的回过头看着刘德全。“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好心的提醒下娘娘,进了御书房,在皇上的桌案下有个机关,只需扭动机关你便会看到一个密室口,进去你就会知道皇上在里面做什么了!”刘德全一脸意味深长的说道。

    复杂的看着刘德全,若水月淡然的甩出两个字。“谢了!”便头也不回的朝御书房走去。

    御书房门外,一见若水月走来,几个侍卫纷纷行礼。“见过月贵妃娘。。。”

    只是几人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若水月的一个嘘,制止住了。

    见状,几个侍卫赶紧闭上嘴,安静的退到两侧,对她更不敢有丝毫的阻拦。毕竟现在整个皇宫谁不知道她是皇上的心头肉啊!得罪她与找死无异。

    若水月轻轻的推开御书房的大门便脚步轻盈的走了进去。果然,放眼望去偌大的御书房内根本就没有夏侯夜修的身影。

    没有丝毫的迟疑,若水月直接走到夏侯夜修的桌案前,直接便扭动了下面的机关。随即,龙椅身后的书柜便无声的开启了。

    盯着密室口,若水月深深的吸了口气,最后还是悄然的走了进去。走过一小段昏暗的通道后,密室内的一切让若水月是目瞪口呆。

    若说她的密室奢华,那他夏侯夜修的密室便称得上是奢华中的奢华了。偌大的密室里,是一片光亮。头顶上是无数的夜明珠串联而成的天花板,脚下是青色宝玉铺成的地板。白银的墙壁上,是一条以黄金打造的巨龙,活灵活现。四根白玉大柱上,分别缠绕着四只金色腾飞的凤凰。极度精致奢华的龙纹大圆床摆放在正中,其下三尺的地方,是一个圆形的浴池,浴池此时正冒着腾腾热气,隐约似乎还能看见点点红色的花瓣。桌案,衣柜,书柜也是应有尽有,都被完美的摆置在一旁。

    密室的一角,夏侯夜修赤裸着上身坐在桌旁,正端着一碗鲜红的血,耐心又很小心翼翼的喂食着一只粉色近红的小东西,那小东西正是七彩血狐。

    然而此时若水月的心思却没有在七彩血狐身上,而是在他夏侯夜修的左手臂上。密密麻麻的伤痕几乎布满了他的左手臂,新伤旧伤,每一道都是那么的深。

    看着那一道道大大小小的伤痕,若水月只觉自己的心在颤抖,在滴血。为什么要如此的对自己付出?为什么要对自己好?

    眼前的一切让若水月的脚步已没有勇气再走出一步了。这大冬天大晚上的他不睡,来这里居然就是为了。。。顿时若水月的鼻子不由的一酸。

    一刻钟的时间后,那碗血已见底,可此时那只七彩血狐却依旧是一身的粉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那一刻,若水月清晰的看见夏侯夜修的眉头微微邹了邹,可却并没有丝毫的抱怨,只是默默的拿起桌上那已沾染上血迹的匕首,眼都未眨的就朝自己的手臂上刺了上去。顿时鲜红的血无声的从他手臂上流了出来,滴落入碗里。

    一时间若水月似乎再也听不见别的声音,只有那血滴流入碗里的声音。那么的清晰,那么的重,更是那么的痛,如打进她心里一般。

    下一刻,若水月的大脑似乎已停止的思考,迈出脚步就欲上前去阻止他。

    然而她刚迈出脚步,一只手突然从晕暗中伸了出来,拦住了她。

    脸色一沉,若水月是猛的转过头朝对方看去。是刘德全!

    只见刘德全摇摇头,张了张嘴,无声的开口道。“你阻止不了他的。我们出去谈!”说着刘德全率先走了出去。

    迟疑了片刻,若水月心疼的看了眼夏侯夜修,最终还是跟着刘德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