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御书房外。

    雪又开始下了起来,飘飘洒洒,像美丽的玉色蝴蝶,似舞如醉。

    “不知道娘娘看了皇上对你的付出,娘娘你又何感受?”若水月刚走上前,刘德全就一脸严肃的冲她问道。

    复杂的盯着刘德全看了片刻后,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邹了起来。“刘公公故意让本宫看到这一幕,不会只是为了听本宫的感受的吧?”

    “老奴是从小看着皇上长大的,可却从未见到过皇上为了那一个女人,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的,就连之前的皇后,现在的倪贵妃也都不曾有过如此的待遇,娘娘你是第一个!”转过身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刘德全一脸深沉的开口道。

    若水月不语,只是轻轻的咬了咬自己粉嫩的红唇。对倪诺儿有没有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此刻只想知道,他刘德全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皇上虽身为一国之君,可他也是人,他也有他的无奈。有些事他就算是不愿意做,但也必须得做!”

    被他这么一说,若水月感觉是更加的疑惑不解了,但却也没有打断他的意思。

    “娘娘,老奴给你讲个故事吧!”刘德全突然转过头,神色复杂的说道。

    若水月不语,只是微微点点头。

    “曾经有一个皇子,他天资聪慧过人,心地善良,能文能武,却偏偏不得其父的宠爱。只因他不是其父亲深爱女子的孩子,而其父为了要让与心爱女人生的孩子成功的登上太子之位,并不再有后顾之忧,竟然不惜想要残杀他其他的孩子,而那天资聪慧的皇子自然是其父第一想要残杀的孩子。从故意栽赃陷害,到秘密派人暗杀,那皇子不知道受了多少苦,多少罪才终于逃过一命。只可惜他忘记了,他只是名皇子,而要他命的是他的亲生父亲,是一国之君!他的父亲是停止了对他出手,却将矛头转向了他的母妃,他的弟弟们。”讲到这里,刘德全的眉头顿时紧紧的邹了起来。若水月依旧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听着。她明白,他说的那个皇子便是夏侯夜修。

    “娘娘你能想象的到吗?一个才十岁的孩子,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妃被侍卫们凌辱,幼小的弟弟们被残忍折磨,而他却动弹不得时的痛吗?而赋予他一切痛苦的还不是别人,而是他的父亲,生生父亲,这种对亲情的背叛彻底的改变了他。也就是从那一天起,他不再仁慈,更不再心软,只因为对敌人的心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所以他变的残暴不仁,变得。。。”想起当时的孩子,刘德全的眼中是浓浓的心疼。

    虽然没有参与夏侯夜修的曾经,但听刘德全这么一讲,若水月似乎已看到了他曾经的悲惨与凄凉,还有残忍。

    “与侍卫‘通奸’可是死罪,哪怕是被迫的。就在他的母妃被处死前的一刻,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居然劫持了他父亲深爱的那个女人,以此换回了他母妃一命!只可惜却换回了他父亲更深的恨。与自己的父亲作对本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可与皇帝作对,那结局便是死!直到死亡边缘,他才深刻的见识到权位的厉害。从那天他便发誓,将不惜一切夺走他父亲的宝座。于是他开始大量收买人心,收买官员,并伙同他身为大将军的舅舅开始残忍的反击自己的敌人。他十八岁的那天,他当着他父亲面,残忍的杀害了其父深爱的女人,却独独放过了其父与那女人的孩子。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刘德全突然转过头,目光深邃却又复杂的冲若水月问道。

    绝美的脸上是冷漠的笑,若水月淡淡的开口道。“因为他要报复他的父亲,他要让他的父亲亲眼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孩子在他面前收尽各种折磨,如同当年他父亲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其母和弟弟们收尽屈辱折磨一般。”若换成是她,她也定会这般做的。

    闻言,刘德全的脸上不禁勾勒出一抹苦涩的笑。“在这方面你们还真像!都不急着杀掉自己恨的人,而是让他们收尽折磨,痛不欲生后,再进行残杀?”

    顷刻若水月的眸光在瞬间变的冷如冰霜,一脸警惕的怒视着刘德全。“本宫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知道不知道娘娘你心里比谁都明白!只是娘娘,你还要听下去吗?”说着刘德全是一脸的意味深长。

    收尽冷漠,若水月又是一脸的漠然。“说吧!”

    闻言,刘德全又转开了自己的视线,慢慢回忆道。“逼宫,报仇,夺位一切都如他事先计划好的一样,只可惜他偏偏漏掉了他那野心勃勃的舅舅。”说到那个舅舅的时候,刘德全突然转过头目光复杂的看了眼身边的若水月。

    故意忽视掉他的目光,若水月依旧直直的盯着不远处那飞舞的雪花。野心勃勃的舅舅?指的是谁,她若水月怎会不知。

    见她没有任何的反应,刘德全这才收回目光。“哎!其实老奴讲这些也不为别的,只希望娘娘你有时候能体谅皇上的无奈,可莫要辜负皇上的一片真心啊!”

    出乎若水月的意料,原以为他会将后面的事再讲下去,可他偏偏。。。

    目光复杂的盯着刘德全看了几秒,若水月终于点点头应了声。“那是自然。。。”话是这么,可若水月怎么会不明白刘德全真正的目的。是在告诉她要体谅夏侯夜修的同时,也是在警告她,他知道了她的有些秘密。但没关系,既然他今天会如此提醒自己,起码可是说明他并没有揭穿自己的意思,他的一切无非都是为了夏侯夜修。而且在没除去倪诺儿前,她是说什么也不会贸然对夏侯夜修出手的。毕竟若夏侯夜修真的有什么意外,那这皇位还不是非她倪诺儿的儿子莫属?那这整个南拓国还不得落在她倪诺儿的手中?这种便宜她倪诺儿的事她若水月可是说什么也不会做的。

    “夜深了,娘娘身子还没痊愈,还是赶紧回宫就寝吧!老奴还要去伺候皇上,就不远送了!”说着刘德全急忙冲若水月行了行礼。

    “去吧!”挥了挥手,若水月也不再多言,转身就朝自己寝宫的方向走去。

    直到若水月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刘德全这才回过神,无奈的叹了口气后便急忙朝御书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