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日次

    若水月一睁开眼,进入眼帘的就是夏侯夜修那张更加苍白憔悴的脸。

    迷离的盯着夏侯夜修,若水月好半天才回过神。奇怪?他不是昨晚就走了吗?怎么一大早的又在自己的床上?难道昨晚的一切都是在做梦吗?

    “月儿,睡的好吗?”盯着她那双还有些迷糊的双眸,夏侯夜修温柔的问道。

    闻言若水月嘴角勉强撑起一抹淡淡的笑。“恩!”

    “那我们起床,将药喝了好吗?”此时夏侯夜修的模样完全像是在哄一个孩子。

    一说到药,若水月是猛的想到什么,眉头也不由的邹了起来。药?这么说昨晚的一切都不是梦,都是真的!那药就是他用一碗碗的血给自己换来的,是。。。

    “别怕,今天的药不苦的,来乖乖的将药喝了好吗?”小心的询问的同时,夏侯夜修已将药端到了若水月的面前。

    他的温柔,他的小心,让若水月的心又是一阵颤抖。

    “啊!来,我们先喝一口。一定不会苦的!”哄着的同时,夏侯夜修舀上一勺子药就小心翼翼往若水月的嘴边送去。

    看着他此时哄自己的模样,若水月的心里是一阵难受。没有拒绝,若水月听话的张嘴喝掉了他喂来的药。不同于昨日的感觉,今日的药虽然还是很黏,很苦,也很腥,却多了一种酸甜。那种酸甜,似乎带着某种魔力,值穿若水月的心头。不用问也知道,他为了让她能好好的服下药花了多少心血。

    见若水月没有昨日的反感,夏侯夜修是一脸的开心。

    然而他脸上的笑容映入眼里,却深深的痛在了若水月的心上。不过就是喝了他的药,都值得他如此的开心?

    “来月儿乖,我们再喝一口好吗?”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夏侯夜修舀上一勺子药就又朝若水月的嘴边送去。

    “还是我自己来吧!”说着若水月缓缓的从夏侯夜修手中接过碗,捏着鼻子一口就碗里的药喝的是一干二净,最后连夏侯夜修手中的那勺子药也没有放过。是不能放过,更不敢放过。因为里面的一点一滴都是他用自己的鲜血和经历心血换来的。别说里面的是为她解毒的药,这一刻,就算是毒药她都心甘情愿的将其喝下。

    从她手中接过碗,见其中的药没留丝毫,夏侯夜修是说不出的开心,放下手中的碗勺,抱着若水月对着他的额头就是狠狠的一个吻。“我的月儿真了不起!”

    闻言,若水月只觉鼻子一酸,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此时满脸的笑容和昨晚他滴血喂七彩血狐的画面不停交集在眼前闪过。

    顿时一滴晶莹的泪水无声的划落而下。

    见状,夏侯夜修是猛的一惊,急忙伸手抹去他脸上的泪水,担忧的问道。“月儿,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又难受了?”

    他的担忧,他的关心让若水月一时间泪如雨下。

    见状,夏侯夜修更是担忧不已。“月儿,你说话啊!你这究竟是怎么了?”

    若水月不语,只是一头扑进了夏侯夜修的怀中,紧紧的抱着他的腰,难过的痛哭了起来。他在不惜一切的为她,只愿她幸福的活着。而她也是在不惜一切的为他,为得是让他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更甚着是他的命。这一刻她的好希望他不是当年那个残杀她一门的夏侯夜修,不是她的那个大仇人。只可惜。。。

    “月儿,你究竟怎么了?你说啊!你可别吓我啊!”半晌不见怀中的女人开口,只是大哭,一时间夏侯夜修更是担忧不已。

    “我没事!只是因为夜修亲自为我喝药,太感动了!”闻言,若水月终于吸了吸鼻子抽泣着回了一句。

    “小傻瓜!我是你的夫君,喂你吃药也是正常的啊!看你。。。好了好了!不哭了!”抚了抚若水月背部,夏侯夜修很是温柔的安慰着。

    “主子。。。”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想起上月的声音。

    闻声,若水月急忙止住了哭泣,擦了擦眼泪,待自己平复后才开口道。“进来!”

    看着她这一系列的神情,夏侯夜修在一旁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这小傻瓜。。。

    推开门,上月一脸冲忙的走了进来。“皇上,南伊王找你,似乎有什么很急的事情!”

    闻言,夏侯夜修是猛的冲床上站了起来。“月儿,我就先不陪你了,我去。。。”

    “我没事,你去吧!”夏侯夜修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很是体贴的给打断了。毕竟她明白,若非什么要紧的事情,夏侯博轩或夏侯云杰是绝对不会亲自前来找他的。

    听她这么一说,夏侯夜修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迈脚就急忙的走去出去,随即便和夏侯博轩一脸着急的离开了。

    “主子,他们都走了!”夏侯夜修他们一走,初月就急忙进来汇报道。

    “知道了!你去让人准备些新鲜的猪肝,还有鸡血和鸭血!”跳下床,若水恒便穿戴衣物便一副若有所思的冲初月吩咐道。

    “厄?主子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初月是一脸疑惑不解的问道。

    “给夏侯夜修做些吃的,补血!”没有隐瞒,若水月如实的解释道。

    “知道了!我这就让人准备去!”疑惑的看了眼若水月,初月却并没有多问。

    然而初月还未走出房门就被若水月给突然叫住了。“等等。。。我让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都给那三个孩子服下了吗?”

    闻言,初月眼中明显闪过一抹惊慌。“这个。。。”

    初月的这个神色让若水月立刻意识到不好。“说,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迟疑了片刻,初月终于点点头,随即是咚的一声跪到在地。“属下办事不利,还请主子处罚!”

    “行了!说重点,究竟是出什么是了?”紧紧眉,若水月是一脸难看的问道。

    “这个。。。其实事情原本都很顺利,二皇子和小公主都已服下了玲珑雪,可就在大皇子刚要服下玲珑雪的时候,之前那名鹰型面具人突然出现,抢走了大皇子手中的那枚玲珑雪。”看着若水月,初月一脸惶恐的说道。

    “什么?又是这鹰型面具男?该死的东西又坏我好事!”闻言,若水月是一脸的气愤。

    “主子,我。。。”

    “行了,你起来吧!既然二皇子和小公主已服下玲珑雪,那说明我们手上还有威胁倪诺儿的筹码!至于那鹰型面具男!哼!不用管他!就算他拿到了玲珑雪也无法配制出解药!除非他能再从我手中拿到解药,从而按解药调配!否则一样的于事无补!”看着初月,若水月有些无奈的说道。

    默默的站起身,初月是一脸的自责。

    迟疑了片刻,若水月突然一脸若有所思的开口道。“行了,你们也准备准备,我们是时候和她倪诺儿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