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用过早膳,若水月便以一身血色长裙,外披雪色绒毛大衣,头戴金凤步摇,绝美的脸上挂着妖艳的笑容出现在了龙鳞殿。

    “奴婢见过月贵妃娘娘。。。”虽然怨恨若水月,可见她到来,琼花还是无奈的冲她欠了欠身行礼道。

    没有理会琼花,若水月只是冷冷的吩咐道。“进去给你主子通报一声,就说本宫来看她来了!”

    “这个。。。娘娘还是请回吧!我家主子身体不适,不见客!”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琼花冷板的回了一句。

    闻言,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邹了起来。“什么时候开始,你个小小的宫女便已经能代表你主子了?”

    “奴婢不敢,只是我家主子吩咐过,这些天不见任何人?”低着头,琼花依旧冷冷的回道。

    “只是很抱歉,本宫可不是任何人!”说罢,若水月是懒得再理她,一把推开琼花,便直直的走了进去。

    “月贵妃娘娘。。。”见状,琼花急忙上前就欲将若水月给拦下来,然而她还未来得及靠近若水月就被初月和上月挡住了去路。

    穿过大殿,没有半刻的停了,若水月直接就朝倪诺儿的房间走去。

    雕刻着精美巨龙的紫檀木大床上,倪诺儿是一脸苍白的躺在上面。一看便知道,这次她伤的不轻。

    见若水月到来,倪诺儿的脸色在顷刻间便的一沉阴沉。“你来做什么?”怒视着若水月,倪诺儿没好气的质问道。

    不客气的在倪诺儿的对面坐下身,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是残忍的笑,但却平静的开口道。“知道你受伤了,所以来看看你。同时与你做一笔交易!”

    倪诺儿冷笑一声。“知道本宫受伤了?哼!依本宫看,本宫的伤就是你若水月所为!”

    眉头一扬,若水月一脸无辜的笑了笑。“你这又是何出此言那?本宫也不过是听别人说起而已!”

    “听说?哼!”闻言倪诺儿又是一声冷笑。“看样子你还不知道吧!本宫受伤一事除了皇上和夏侯兄弟,便就没人知晓了!那不知道你又是从何得知的那?”

    “还能从哪儿,当年是夜修哪儿了!”若水月此时撒起谎来,是面不改色。

    一听若水月直称呼夏侯夜修的名字,倪诺儿的脸色在顷刻间明显的沉了几分。夜修?夜修?他居然真的容许别的女人直呼他的名字了!

    注意到倪诺儿的神色,若水月的脸上的笑意是更加浓郁。“你至于吗?不过就是叫了他了名字而已!你用的找如此生气吗?若现在你就如此,那等到本宫彻底的从你手中夺走他的那天,那你岂不是要被本宫给气的吐血?甚至活活的给气死?”

    “若水月你放肆!你居然敢如此对本宫讲话!”怒视着若水月,倪诺儿是气急败坏的怒吼道。

    眉头又是一扬,若水月笑的很是无邪。“放肆?此话怎讲?怎么?你不会不知道,本宫现在在这个后宫之中可是和你倪诺儿平起平坐啊!”

    她被册封为贵妃和她平起平坐,她怎么会不知道,只是不愿意接受而已。

    “你。。。你别得意,终有一天本宫会再次登上后位的,到时候本宫看你还能拿什么和本宫斗!”怒视着若水月,倪诺儿一脸惨白的冲若水月威胁道。

    闻言,若水月却不以为然。“后位?你真的以为你还有登上后位的一天吗?而且既然本宫能将你从皇后的宝座上拉下来,你认为本宫还会真的怕你吗?”

    “话虽如此,可你以为你又能登上后位?别忘了,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冷訾残月,你是若水月!是卖国贼若文荣的女儿!”

    顷刻间,若水月的眼中明显的多了一抹狠毒和杀意。“卖国贼?哼!若非你倪诺儿,家父会被冤枉成卖国贼?倪诺儿,你放心,家父的昨天便将会成为你倪家一门的明天!你就等着看你倪家百口血溅三尺时的画面吧!”想到自己那被枉死的父亲,若水月便觉的自己的心被刀割般的疼。

    “你敢。。。”若水月的话让倪诺儿是心头一紧。

    “事到如今,这世上还真没我若水月不敢做的事情!”挑着眉,若水月很是淡漠的开口道。

    “可你别忘了,若水恒和若文琴还在本宫的手中,难道你就不怕本宫会让她们生不如死吗?”此时倪诺儿漆黑的眼中是怒火,更是阴毒。

    面对倪诺儿的威胁,若水月却显得格外的淡然,慵懒的靠在椅背上,翘着二郎腿目光直直的盯着倪诺儿。

    见若水月不语,倪诺儿自以为自己的话是真的震住了若水月。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怎么?你现在知道怕了?”

    闻言,若水月微微蹙了蹙眉,一脸严肃又冷漠的摇摇头。“你误会了!本宫只是在考虑该如何告诉你,你几个孩子的命正捏在本宫的手中!”

    “你说什么?”若水月的话惊的倪诺儿是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不敢相信的怒视着若水月。

    挑挑眉,若水月漠然的笑了笑。“没听清楚是吗?本宫是说,你几个孩子都已服下了本宫亲自研制的毒药,只要本宫高兴,随时可要了你那几个可爱皇儿的性命!”

    “你,你好恶毒,居然利用他们,他们可还都是孩子啊!”怒视着若水月,倪诺儿凶恶的冲若水月怒吼道。

    看着此时的倪诺儿,若水月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是,他们都还只是孩子,可是,这和本宫又有什么关系那?他们又不是本宫的孩子。而且再说了,若非你倪诺儿逼人太甚,本宫也不会想到利用你的孩子啊!算起来,你我彼此彼此而已!”

    “若水月,你。。。”指着若水月,若可以的话,倪诺儿此时真恨不得上前活剥了她。这恶毒至极的女人!

    “行了!本宫此次前来也不是为了和你废话的!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不想再废话,若水月是直接进入主题。

    倪诺儿不语,只是一脸危险的怒视着若水月。不用问她也清楚,她若水月无非就是想要以孩子的性命为要挟,换回他的弟弟!只是。。。

    “只要你肯放了若水恒他们,本宫立刻给你孩子们的解药!否则的话。。。呵呵!本宫想你总不会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孩子们在你面前受苦吧?”眯着眼,若水月此时笑的像朵花儿似得。

    “你。。。给本宫一些时间,容本宫考虑些日子!”盯着若水月,倪诺儿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却很是大方的点点头。“没问题,只是本宫要好心的提醒你一句,不要想拖时间的给你的孩子们找解药了!本宫不妨实话告诉你,此毒只有本宫才有解药!”

    “本宫只是考虑考虑!”白了眼若水月,倪诺儿很是没好气的吼了一句。

    “那行,你慢慢考虑,本宫就不打扰你了!”说罢,若水月信心满满的一笑,起身就走了出去。

    望着若水月那曼妙的身影,一时间倪诺儿对她的恨意到了极点。她倪诺儿不好过,那她若水月也休想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