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回到鸾凤殿,若水月就一头钻进了厨房了,而她这一呆便是好几个时辰。

    待她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精美的竹篮,篮子中是一装满美味的瓷盅,醉人浓香随之飘了出来。

    “主子,这是什么?好香啊?”凑上前,盯着若水月手里的竹篮,初月一脸嘴馋的问道。

    “猪肝血汤!知道就你嘴馋,去吧!厨房里给你们留着那!”看着初月,若水月是一脸笑意的回复道。

    闻言,初月是一脸的欢喜。“真的?就知道主子你最好了!”说着初月是一蹦一跳的往厨房跑去。

    看着初月的身影,若水月无奈的摇摇头笑了笑,又对一旁一脸若有所思的上月开口道。“也给你留了一碗,你也去尝尝吧!”

    上月没动,只是紧盯着若水月手中的竹篮。“主子这是要给皇上送去吗?”

    若水月点点头。“恩,看他这断时间脸色不好,给他补补!”

    闻言,上月的眉头明显的蹙了蹙,但很快便又平复了下来。“那我陪主子你过去吧!”

    上月的神色,若水月是尽收眼底。她的担忧她怎么会不懂,只是。。。毕竟夏侯夜修会变得如此的憔悴都是因为她,而且她现在是他的妃子,于情于理,她也该有所表示。至于上月所担忧的,终有一天都将会化为须有的。毕竟,有些事情她早已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那,走吧!”盯着上月迟疑了片刻,若水月终于点点头。

    御书房前,大片的白雪已被清理干净。但一旁血色梅花却在清风摇曳,血色的落英吹落了一地。

    站在御书房前,若水月迟疑了片刻,终于还是没有耐心的冲门外的侍卫吩咐道。“进去通报一声。”

    “是!”应了声,该侍卫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急忙走了进去。

    很快便见该侍卫走了出来,一脸恭敬的对若水月开口道。“月贵妃娘娘,皇上有请!”

    闻言,若水月带着上月就直接走了进去。

    御书房内,夏侯夜修正低声对身旁的夏侯云杰说着什么,他们下侧,夏侯博轩侧是一脸事不关己的坐在一侧正玩弄着手中的橙子。

    走上前,目光淡然的在三人脸上急速的扫射一周后,若水月还是欠了欠身行礼道。“臣妾见过皇上!”这里毕竟是御书房,还当着夏侯云杰和夏侯博轩的面,所以该有的礼仪还是不能少。

    “月儿,免礼!这个时辰月儿你怎么会突然过来的?”闻声,夏侯夜修的视线是急忙转移到若水月那张绝世倾城的脸上,满脸笑容的开口问道。

    缓缓起身,嘴角挂着甜美的笑。“这几天见皇上脸色不佳,所以臣妾亲自炖了些汤!还请皇上趁热喝下!”说着若水月提着篮子就朝夏侯夜修的桌案走了上去。

    “什么?月儿亲自为朕炖的汤?”闻言,夏侯夜修是吃惊不已,但脸上却洋溢着说不完的开心。

    此时夏侯博轩的吃惊度完全不压于夏侯夜修。在听闻若水月亲自为夏侯夜修炖了汤的瞬间,夏侯博轩是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两眼睁的老大的盯着若水月,漆黑的眸中写满了警告!

    见状,夏侯夜修不禁疑惑的看了眼夏侯博轩,打趣的笑道。“怎么博轩?你也想来点儿?”

    疑惑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博轩脸上顿时露出孩童般嘴馋的摸样。“嘿嘿,知我者皇兄也,大老远的臣弟就闻到了香味,所以。。。臣弟,嘿嘿。。。”

    夏侯博轩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便已明白他的意思。“这可是月儿亲自为朕炖的,原本朕是不愿意分给你的,可见你这副嘴馋的摸样!罢了,朕就分点给你!”说着夏侯夜修便吩咐一旁的太监拿碗勺去。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若水月眼中那一闪而过的阴沉。夏侯博轩真正的目的她怎么会不知道,无非就是害怕她会突然对他的皇兄夏侯夜修出手。什么嘴馋,不过是想给他皇兄试汤那!这臭小子!

    很快太监就拿来了两幅碗勺,将剩下的汤水分成两份,分别端给了夏侯云杰和夏侯博轩。

    端着汤水,夏侯博轩疑惑的看了眼若水月,趁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还未反应过来,便一口将碗里的汤水喝的是一干二净。一副等待着什么的神情!

    见状,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这臭小子,他究竟想怎么样?难道在他的心里自己真就那么的让他不放心吗?

    狠狠的白了眼夏侯博轩,若水月这才缓缓的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夏侯夜修脸上。

    只见他小心翼翼的舀着浓汤,又小心翼翼的送到自己的嘴里,似乎怕浪费一滴浓汤。毕竟这可是月儿亲自为他炖的,每一滴都是她对自己的心意。

    看着夏侯夜修脸上那无尽的幸福时,若水月的心还是忍不住的一颤。毕竟他这样的神情,似乎还是她第一次见,就只是因为她给他炖了一盅汤。

    “真是美味!真想不到月贵妃居然有如此了得的厨艺啊!”这时耳边传来夏侯云杰惊赞的声音。

    闻言若水月回过头,一脸谦虚的笑道。“南卫王过奖了!”

    “恩,朕也从来不知道月儿居然还会如此了得的厨艺,看来朕这下有口福了!”说着夏侯夜修又止不住的笑了起来。

    看着他那令人心弦的笑容,若水月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若皇上真觉得好喝,那臣妾以后常给你做便是了。”

    “皇兄,还有没有???”若水月话刚落,耳边就传来夏侯博轩的声音。

    闻言,众人都不禁疑惑的回头朝夏侯博轩看去。

    只见他英俊的脸上洋溢的孩童般无辜的笑。“呵呵,刚喝得太急了,都没有细细的品尝出其中的味道来!”

    一时间听了他的话,几人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只是若水月虽然也在笑,可她却清楚的明白,他之所以喝的急,不过是想要在他的两位哥哥前面确定该汤有没有毒而已。真是好一个用心良苦的好弟弟啊!

    看了眼瓷盅,夏侯夜修很是遗憾的笑道。“你说迟了!刚最后一碗已让你三哥抢去了!朕碗里倒还有半碗,只是朕不能让给你,因为这可是月儿专门为朕炖的。若你实在想喝的话,那你自己求你月儿好了!或者回去让你的南伊王府的姬妾们炖你喝去!”

    “就是就是,只是不用想也知道,你那群姬妾的厨艺啊!哎!!!”闻言夏侯云杰也附和的笑道。

    扯了扯嘴角,夏侯博轩是一脸不悦的瞪着自己的两个哥哥。“哼!小气,大不了。。。”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一个小太监就一脸欢喜的跑了进来。

    一时间几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该小太监的身上。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疑惑的开口道。“喜从何来?”

    “回皇上的话,刚御医来报,雪妃娘娘之所以晕倒,是因为雪妃娘娘已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看着夏侯夜修,小太监此时是一脸的欢喜。毕竟只要皇上一高兴,那他这下可真就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