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你说什么?”闻言夏侯夜修是猛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英俊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与此同时,若水月刚拿起的瓷盅在小太监话落的瞬间,顿时在地上摔成了碎片。他刚说什么?顾书雪怀孕了?都已经三个多月了?三个多月了?这么算起来,不就是???

    “主子,你没事吧?”见状,上月顾不所以的上前就冲若水月问道。

    “没,我没事。。。”猛的回过神,若水月愣愣的回了一句。而心里却在那一刻被什么东西生生的撕的疼!

    注意到若水月的神情,夏侯夜修的眉头在顷刻间邹的更紧了。只是此时却没人知道夏侯夜修究竟在想些什么!

    “行了!朕知道了,你先退下吧!”冷漠的瞥了眼小太监,夏侯夜修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厄?”看着此时的皇上,小太监似乎有些不敢确定。皇上真就叫自己这么走了吗?对雪妃娘娘没有赏赐?也没有什么关心的话语吗?

    直到对上夏侯夜修那眼底的冷漠,小太监这才敢肯定刚并非他的耳朵听错了!急忙行了个礼,便冲忙的跑了出去。

    一时间气氛开始凝固起来。此时谁都没开口,都眉头深锁的盘算着心里的想法。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突然面无表情的盯着夏侯夜修开口道。“臣妾还有事,就先行回离开了!”说罢!不等夏侯夜修开口,若水月转身带着上月就走了出去。不知道为何,现在她居然没有勇气再继续面对他了。

    望着若水月的离去的身影,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眉头在顷刻间邹的更紧了。

    “皇兄?对于此事,你有何看法?”收回目送若水月的视线,夏侯云杰看着夏侯夜修若有所思的问道。

    “还能有什么看法,等着看好戏罗!”缓缓的收回视线,夏侯夜修一副慵懒的朝椅背上靠去。“哼!怀有朕的龙种?她还真当我夏侯夜修的种是谁都能怀上的吗?”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眼中闪烁着阴邪的光芒。

    夏侯夜修的话他们当然明白,除非是皇兄愿意让谁为他生孩子,那个女人才能为他生孩子,否则就算是皇兄天天宠幸,若他不愿意,那女人也休想怀有他的孩子。这也就是为何后宫佳丽三千,至今为止,也只有倪诺儿为皇兄诞下了皇子的原因。当然不光皇兄,就连他们也是如此,为的只是不想再重复当年的悲剧。

    “那皇兄的意思是?”瞥了眼一旁独自玩耍着手中橙子的夏侯博轩,夏侯云杰不解的问道。

    “随她好了!反正真正的好戏还在后面!只是朕真的很好奇,她肚子里的种究竟还能保存到何时!毕竟这后宫可是吃人都不吐骨头的地方!哦!对了!为了让好戏尽快上演,朕会让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朕是多么的“在乎”这个孩子!”说着一抹邪恶的笑在夏侯夜修嘴角是越演越烈。

    “那月贵妃那?看刚月贵妃的脸色可不怎么好看啊!”夏侯夜修话刚落,夏侯博轩就突然扭过头冲他问道。

    闻言,夏侯夜修的笑容是顷刻间消失在了唇边。抬头看着夏侯博轩时,是一脸的怒容。“该死的家伙,你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扬扬眉,夏侯博轩是一脸的无辜!“我说的可是事实!”

    “你。。。呼!”狠狠的瞪了眼夏侯博轩,夏侯夜修不再说话,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的不悦他怎么会不知道,只是有些事情她一定要学会忍,否则他真的没有办法将她带上女人的巅峰。

    “对了!皇兄,西泠那边你有何打算?”见夏侯夜修脸色难看,夏侯云杰很是识相的急忙转移话题问道。

    闻言,夏侯夜修的难看的脸色立刻扬起邪魅的笑容。“既然他们那边想和朕玩把戏,那朕奉陪便是!不过看在西泠老王去死的份上,朕会好好的教导教导这西泠新帝的!包括那藏于深处的西泠摄政王!”一想到西泠摄政王,夏侯夜修的眼中有着明显的杀意。

    “算算时间,不足半月他们便会到了!”闻言,夏侯云杰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恩!你也让下面的人抓紧些!这次朕要让他们有命来,无命回!”说道此时,夏侯夜修眼中的杀意更加强盛。

    一时间夏侯兄弟都不再说话,眼中却有着相同的狠绝!

    鸾凤殿

    一回到殿里,若水月就一脸阴沉的将自己关在屋里,这让上月显的格外的无奈。她会生气,证明主子是在乎他的。只是他毕竟是皇上,毕竟。。。哎!

    就在这时,初月是一副冲冲忙忙的从外面跑了回来。

    一见初月回来,上月就没好气的上前问道。“你刚都跑哪儿去了?”

    白了眼上月,初月有些郁闷的回答。“还能去哪儿,当然是去风雪殿了!主子那?我找主子有事禀报!”

    “风雪殿的事?若是如此那就不用禀报了!我们都知道了!”一说到此事,上月也显得格外的不爽!

    “厄?全都知道了?”闻言,初月是一脸的惊愕。

    “废话,不就是顾书雪怀孕的事吗?就是因此,主子正在屋里生气那!”朝屋里的方向看了眼,上月脸上不佳的回复道。

    初月怔了怔。“然后那?”

    “什么然后?”此时上月是一脸的莫名其妙。

    “哎!我就说你们怎么可能全都知道!”说着初月也懒得再和上月解释,急忙就朝屋里走去。见状,上月也急忙跟了上去。

    屋里,出乎上月意料,若水月并没有丝毫生气难过的模样,反而显的格外的兴奋。这点让上月感到十分的不解。

    “主子,你,你没事吧?”若水月的反常,让上月反而有些担忧。毕竟按情况,一般这种时候不是该躲着生气哭泣的吗?怎么主子却???

    停下手中的活,若水月反倒一脸疑惑的冲上月问道。“我能有什么事?”

    “厄???那,那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听若水月这么一说,上月顿时便有些傻了!不过却也没有傻到将心中的疑惑说出。

    其实上月的意思若水月怎么会不懂!只是,难过,生气,对她来说似乎根本就没有必要!毕竟他是皇帝,三宫六院,儿女成群也是正常!而且,这深宫,也并非她真正的家!所以何苦被这些事蒙蔽了心智!印象了心情!

    “主子!风雪殿那边又来消息了!”疑惑的看了眼两人,初月突然开口道。

    “顾书雪怀孕了?”没有逃避,若水月直接开口问道。

    初月点点头。“对!只是这不是重点!”

    “哦???”初月这话顿时让若水月是猛的一惊。怀孕都不是重点,那???

    “具我们的探子来报!顾书雪肚子里的孩子似乎并不是皇上的!”

    “你说什么?”初月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便吃惊不已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是他的孩子?那女人肚子里的居然不是他的孩子,怎么可能!

    “不是吧!”一时间连上月也惊愕的叫了声。

    “顾书雪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皇上的龙种!而是主子你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的!”想到那个人,初月是一脸的神秘。

    “说!”没有耐心再和初月打哑谜,若水月直接命令道。

    见若水月此时一脸严肃的模样,初月也不敢再继续神秘下去了,急忙开口道。“顾书雪肚子里的孩子居然就是那个鹰型面具人的!若不是顾书雪亲自对那个偷偷去见他的鹰型面具人说,我们的探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初月此时的话让若水月更是惊愕不已!孩子居然是那个恶贼的!居然是那个恶贼的!

    “刚开始我都不敢相信!可一想到顾书雪似乎和这恶贼早有奸情,所以现在怀上那恶贼的孩子也不无可能不是吗?”

    “这已不是重点了!”说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突然扬起致命的笑,笑的是那般的邪恶,那般的令人恐惧。既然是那恶贼的孩子,那就别怪她若水月心狠手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