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雪妃顾书雪怀孕的消息便已传遍了整个皇宫。这样的消息在这深宫之中无疑就是一颗深水炸弹,除了她顾书雪外便无人再高兴的起来了!当然,那深知事实真相的若水月除外。至于那一向不可一世的倪诺儿更是被气的当场昏了过去。

    一大早若水月便吩咐上月和初月准备上探望顾书雪的礼物。

    待接到消息,众妃嫔都已前往了风雪殿后,若水月这才带上上月初月,及好些乔装为宫女太监的星使前往风雪殿。

    风雪殿大殿内此时早已坐满了贺喜的妃嫔们,见若水月前来,纷纷起身行礼道。“臣妾,见过月贵妃娘娘!”

    绝美的脸上洋溢着灿烂和蔼的笑容。“妹妹们都免礼吧!”

    “臣妾身子不适,不能向月贵妃娘娘行礼,还请娘娘见谅!”位于主位上的顾书雪一副目中无人的看着若水月虚假的笑道。

    目光深邃而又阴冷的盯着顾书雪,绝美的脸上却依旧带着笑。“无碍!”说着,若水月直接上前在顾书雪的身边坐下身。

    若水月眼中的阴冷让顾书雪猛的一慌,随即眉头便紧紧的蹙了起来。

    故意忽略掉顾书雪眼中的不悦,若水月击了击掌,随即便见数位星使端着几盘珠宝走了上前。

    “雪妃怀有身孕,乃我南拓之福,此乃本宫的一点心意!”盯着顾书雪,若水月阴邪的笑道。

    看着若水月脸上的笑容,又看了看那一盘盘珍贵的珠宝,顾书雪只觉一种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她不想要她赏赐的珠宝,怕被下了毒什么的,可依目前的情况,她却又不敢不要!

    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见顾书雪脸上勉强撑起笑。“臣妾些贵妃娘娘赏赐!”随即急忙冲身边的宫女试了个眼色,示意让其将那么珠宝赶紧拿下去。

    待珠宝被拿下去后,若水月眼中明显的闪过一抹阴邪。

    缓缓转过头,看着其他妃嫔,若水月意味深长的笑道。“其他妹妹们可都要加油了哦!”

    闻言,其他妃嫔纷纷点头应道。脸上无不挂着笑,可眼中低却流露着无法言喻的苦涩。加油?不是她们想加油就可以的!

    一阵闲聊后,妃嫔们纷纷起身离去。不一会儿,偌大的风雪殿内便只剩下了若水月和顾书雪两个人!

    这样单独的和身边那笑的邪魅的女人呆在一起,顾书雪是说不出的慌张和担忧。

    顾书雪的神情,若水月是尽收眼底。端起桌上的茶水轻酌一口后,若水月突然直直的盯着顾书雪问道。“你怕本宫?”

    “厄?”若水月突然的话题让顾书雪是半天反应不过来。

    “还记得你曾经帮着倪诺儿诬陷本宫时下的毒誓吗?”盯着茶碗中的茶叶,若水月笑的很是无邪。

    若水月的话让顾书雪是猛的一惊,脸色也在顷刻间变的几位的难看。她的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她想要???

    “若本宫没记错的话,你的毒誓是这么下的,‘臣妾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点虚言,臣妾愿,愿,容颜尽毁,永远得不到皇上的垂爱。’对吗?”看着顾书雪,若水月依旧无邪的笑着问道。

    听到这儿,顾书雪似乎才确定她冷訾残月是来者不善。脸色顿时也拉了下来。“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扯了扯嘴角,绝美的脸上依旧是诱惑人心的笑容。“没什么!本宫只是很好奇!你那日明明说的是谎话,为何还会得到夜修的垂爱那?还是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夜修的?而是。。。”说着若水月突然停了下来,一脸意味深长的笑道。

    若水月的话让顾书雪的心跳在那一瞬间明显的停止了几秒。随即便见顾书雪是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气愤的怒吼道。“月贵妃娘娘!臣妾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哦?不明白是吗?行!那本宫就说的仔细点!本宫真的很是好奇,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夜修的吗?还是那个奸夫的?”直到此时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依旧挂着那无邪而又诱人的笑容。

    闻言,顾书雪顿时便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对着若水月就怒吼起来。“冷訾残月,你说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无邪的笑在顷刻间消失在了唇边,若水月冷笑一声。“本宫的意思很简单!本宫怀疑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夜修的!不!不是怀疑!本宫就是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夜修的!”

    “你。。。你有什么证据!”看着她极度镇定的神色,顾书雪却慌了起来。

    “证据!本宫根本就不需要!知道为什么吗?”说着若水月突然凑近顾书雪几分。“因为本宫会让你立下的毒誓降临在你的孩子身上!当然会比你立下的毒誓还要残忍万分!”此时若水月的脸上早已没有先前的无邪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那地狱修罗般,残忍的笑容。

    恐惧,无法言喻的恐惧在顷刻间涌了上来。怒视着若水月,顾书雪久久才开口道。“你敢。。。”

    “不敢,本宫今天就不会前来对你说这些了!也许你不了解本宫!本宫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别说你顾书雪对不起本宫,本宫不会让你好过!就光说为了让你孩子的亲身父亲生不如死,本宫就会让你一直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一想到她的那个奸夫,那个残杀她视为亲人的明月他们,她心中的恨意便可以吞噬掉一切。而且就是因为他的那个奸夫,她才会至今也找不到恒儿他们的下落,甚至还要时刻担忧倪诺儿会折磨他们。可以这么说,比起对夏侯夜修和倪诺儿的灭门之仇,她甚至更恨那个险些将她逼入绝境,让若氏一门差点绝种的鹰型面具男人。只因那个男人差点连她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给斩断了。

    听到这儿,顾书雪似乎这才明白她真正的目的。她的真正目标根本不是她,而是。。。

    “若你还想保全你的孩子,就将这东西给那个奸夫服下!否则死的不光是你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你那不为人知的儿子!本宫想你总不愿意亲眼看着你的孩子在你面前收尽折磨而惨死吧?”说着若水月将一包药粉放在顾书雪的面前。

    盯着桌上的那包药粉,顾书雪早已停止了思考。她不明白,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儿子的存在,更不明白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和他的事情。。。只是这些都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该如何去保全她的孩子们。

    “本宫只给你两天的时间,若两天之后,本宫还没有见到那个奸夫。。。你该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说罢,若水月不再理会呆住的顾书雪,起身便走了出去。

    殿外,一棵黄色的梅花花瓣正漫天的飞舞,散发着浓郁而醉人的香味。

    看着那棵梅花,若水月的心却在忍不住的颤抖。这已是第二次了!她又一次的用无辜的孩子却要挟他的母亲。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经他们也正是用她的性命却要挟她的爹爹,所以她便也要以此方式来报复她们,还是说,她的心原本就是黑的,就是残忍狠毒,卑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