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出了风雪殿,上月就一脸不安的冲若水月问道。“主子,你这么做会不会是在。。。”

    “自找麻烦吗?”上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给打断了。“也许吧!只是只有如此才能逼出那个鹰型面具男人!也只有先杀了那个男人,我才能没有后顾之忧!毕竟只要有那个男人在一天,我想要对付倪诺儿那个贱人便没那么容易!”

    “可是,我担心。。。”一个倪诺儿,又来一个顾书雪,主子一个人真的能应付的过来吗?

    “都无所谓!毕竟在这个深宫之中,重要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黑白,而是看夏侯夜修站在那边!”这事实,哪怕她有些不愿意利用他,但她也是无可奈何。

    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上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正午,若水月刚用过午膳,夏侯夜修就一脸怒气冲冲进了鸾凤殿。

    “夜修,你这是怎么了?”见他脸色难看,若水月不禁疑惑的上前问道。

    然而她的手刚碰到夏侯夜修手臂,就被他猛的推了开。“朕问你,你今天是不是去了风雪殿?”

    注意到他的自称,若水月的眉头顿时便不悦的蹙了起来。“是,我去过,怎么了?”

    啪!若水月话刚落,夏侯夜修反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你没事去风雪殿做什么?”怒视着若水月,夏侯夜修便是一阵咆哮。

    白皙的脸上无根手指印清晰可见,脸上是火辣辣的疼,心也在忍不住的颤抖,可绝美的脸上却是倔强的冷漠。“去想方设法的害她小产,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若水月此时的声音很冷,冷的连她的心也随之寒冷起来。她一心只想逼出那个鹰型面具男,而她早料到顾书雪不会那般的听话,也料到了她会想方设法的诬陷她,所以一早她便连对策都已想好了!只是没想到,当夏侯夜修不问所以便给了她一巴掌时,她之前所准备好的对策都显的那般的无力。

    “你。。。”她的倔强顿时便激怒了夏侯夜修,随即便见夏侯夜修又一次的挥动起来了手掌。可在对上她眼角那若有若无的泪光时,夏侯夜修那高举的手是那般无奈的放了下去。“你知道吗?你前脚一离开风雪殿,后脚便有人来启禀我,说你推了雪妃,险些害她小产!要我给她们主持公道那!”此时夏侯夜修的语气里尽显无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前脚一离开,难道你派人在监视我?”闻言,若水月的脸色在顷刻间更加难看。若他在监视自己的话,那。。。后果她已不敢去想。

    “不是在监视你,而是在监视风雪殿的一举一动!”看着她白皙脸上那五根清晰的掌印,夏侯夜修显得很是无奈。

    闻言,若水月明显的松了口气。“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会派人监视风雪殿?”这点她倒也很是不解。

    盯着若水月迟疑了片刻,夏侯夜修这才开口道。“因为那孩子不是我的,我想知道那奸夫是谁?”

    “厄???什么?”闻言,若水月惊愕的叫了声。当然她惊愕的并不是说孩子不是夏侯夜修的,而是他怎么会知道的?

    “所以了!我便派人监视着风雪殿的一举一动,想要知道那奸夫究竟是谁!”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郁闷的解释道。

    也是,他是堂堂的皇帝,居然被戴了绿帽子,他能不郁闷吗?只是他不知道,他的绿帽子可不知道顾书雪一顶,就连她也。。。

    “然后那???”收回思绪,若水月冷冷的问道。

    “然而没多久便接到风雪殿的人来报,说你嫉妒顾书雪,还推了她,险些害的她小产!让我重罚你!”

    “所以你变气冲冲的跑来闪了我一巴掌?”眉头一挑,若水月没好气的反问道。

    “当然不是,之所以打你,是气你为什么不知道隐藏保护自己,非要在风间浪头上往前冲!你难道不知道,若关系到龙种的事情,可就不止是后宫的事情了!若顾书雪这次真出什么事,你可真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而若那些老臣联名上奏要朕处罚你的话,可真就是大事不妙了。。。”这真正的后果,连他夏侯夜修都不敢去想了。

    闻言,若水月那原本颤抖的心,这才微微平复了下来,心里的怒火也降了不少,可嘴上还是很不悦的说。“既然那又不是真正的龙种,你担心什么!”

    “我当然知道那不是我的孩子了,可是别人不知道啊!而且那种情况下才说出实情的话,别说我一国之君的颜面尽失,恐怕众人都会认为是我宠你,所以借口护着你。”后悔的伸手抚摸着若水月那被自己打的红肿的脸,夏侯夜修一脸心疼的解释道。

    他的手凉凉的,摸在火辣辣的脸上,像是一盆凉水彻底的浇熄了若水月心中的怒火。“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难道真让她将孩子生下来?”此时若水月的语气明显的缓和了不少。

    “当然不会了!我只是在等别人动手而已!当然,我可不希望这人是你!”

    “我知道了!我保证,以后都离那个女人远远的好吗?”话是这么说,可这时,若水月心中却突然有了个主意。

    “恩!当然,其实我真正想要的还是将他们抓奸在床!”眉头一挑,夏侯夜修的目光再顷刻间变的深邃而邪恶了起来。

    “抓奸在床?好主意!”闻言,若水月满意的赞叹一声。也是,逮不到,还不怕陷害不到吗?

    “什么好主意?你可别插手知道吗?”若水月的这声惊叹让夏侯夜修是一脸不放心。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愿见她染指此事。

    “行了!知道了!我只是说你想要抓奸在床的主意好而已!只是,这被抓奸在床,你就不担心你会丢脸吗?”他可是皇帝耶!被人知道戴了绿帽子真的好吗?

    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无所谓的开口道。“不重要!对于我不爱的女人,我并不在乎,但若是换成你的话。。。。”

    闻言,若水月心中一惊,可脸上还是一脸无邪的问道。“若是我又怎么样?杀了我吗?”是好奇,还是想做好防备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有些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起码现在不能让他知道。

    “不会!只是会废了你,将你永远的禁锢在我的身边,折磨你,让你。。。行了!没事说这些做什么!”这样的后果他不想要,也不愿意要。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牵强的笑了笑。他眼中的认真她怎么会不知道,只是这样的机会她是不会给他的,因为那一天的到来,也就意味着一切都是结束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