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顾书雪诬陷我推她让你为她做主,此事你决定怎么做?”眸光一转,若水月若有所思的问道。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意味深长的笑道。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一脸委屈的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没有推她,她诬陷我而已!”

    “好啦!此事我只有分寸,只是我再提醒你一句,此事你绝对不能插手知道吗?最好有多远就离她顾书雪有多远!”看着眼前的女人,夏侯夜修不知为何终有种不放心的感觉。

    若水月无奈的叹了口气。“行了!我知道了!”

    “这还差不多!哦!对了!过些天西泠新皇及西泠摄政王便会到达我南拓,你身为贵妃也好好准备准备!”拉着若水月在一旁的美人榻上坐下,夏侯夜修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眉头一挑,若水月疑惑的问道。“西泠新皇?他们来做什么?”

    “这是几国一直以来的规矩!凡是新皇登基,无论年龄大小都得亲自前往各国拜见他国皇帝,一算是碰个面,二是以示友好,至于三嘛!拿百姓的话来说就是拉帮结派!”扬了扬眉,夏侯夜修一脸淡然的解释道。

    若水月点点头。“这样啊!只是,我们南拓不是和西泠一直不合吗?”

    “其实我南拓不光和西泠不合!更和你北辟不合!”说到此时,夏侯夜修看若水月的目光明显的深邃了不少。

    夏侯夜修话中的含义,若水月怎么会不明白。“你错了!不是我北辟!而是他们北辟!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你夏侯夜修的贵妃,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现在我可是南拓人!至于北辟之事,与我早无半点关系!”正确的来说,北辟和她若水月从来就没有半点关系。

    扬扬眉,夏侯夜修浅笑道。“我当然知道,可毕竟你是北辟的公主!而且。。。”

    “你的意思我懂!但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若,我说假如,假如有一天你和北辟交战,我会毫无不犹豫的站在你的身边,只因为你是我的夫,我的天!”不给夏侯夜修说话的机会,若水月直接打断了他。

    闻言,夏侯夜修却没在对这个问题继续深究下去,反而一深意的冲若水月问道。“知道为什么我会同西泠还有北辟不合吗?”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迟疑的摇摇头。“我不知道!”

    “表面上是因为我刚登基时,西泠先皇欺我年幼,给我难堪!造成了两国之间的不合,实则是因为我南拓地大物博,他西泠对我南拓一直都是虎视眈眈。多次骚扰我边境百姓,最终都被我南拓百万雄狮给压了回去。至于北辟!更是野心勃勃!他们想要的可就不是光是我南拓了!更是一统天下!只可惜,我南拓一直挡在前面,所以了。。。想要吞灭几国,就得先拿下我南拓,当然,想要拿下我南拓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那一刻若水月清楚的在夏侯夜修的眼中看到了残忍的杀戮。

    “这么说,也许终有一天南拓国会和北辟开战的是吗?”闻言,若水月若有所思的问道。

    “这个嘛!但在和北辟开战之前,我会先拿下西泠!”敛眸,夏侯夜修冷然起唇道。

    “你为什么会将此事告诉我?难道你真的不会担心我会将此事告诉北辟皇吗?”盯着夏侯夜修,若水月意味深长的问道。

    闻言,夏侯夜修缓缓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爱情最基础的便是信任不是吗?”

    一时间若水月不再说话,只是淡淡的笑着点点头。是的,爱最基础的便是信任,只是要看你爱的人究竟是不是也同样的爱你,否则你的信任便将会成为一把刺穿你的利刃。

    “好了!你好好准备!我也要先回去好好准备准备接待‘贵宾’了!”说罢!夏侯夜修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若水月,起身便走了出去。

    望着夏侯夜修离去的身影,若水月原本无邪明亮的目光在顷刻间变沉了下去。一抹阴邪的光芒在她眼中是越演越烈!西泠新皇?西泠摄政王?

    夏侯夜修刚走没多久,一个黑影便悄然的潜入了鸾凤殿。

    “谁?”原本正在沉思的若水月突然猛的抬起头,目光凶恶的朝对方看去。

    “夫人,是我!”说话都同时,黑影缓缓的抬起头,露出一张若水月熟悉的容颜。

    “海龙?你来这儿做什么?”看着眼前的那一身太监服的男子,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邹了起来,语气不悦的问道。当然并非她对海龙有意见,而是对他的主子冷訾君浩极度的不满。

    看着若水月,海龙一副焦急的开口道。“夫人,你赶紧去看看我家主子吧!我家主子快不行了!”

    闻言,若水月的心不由的漏了几拍,可却人却没有丝毫的动作,依旧一脸冷漠的斜靠在美人榻上。“他快不行了?”

    海龙猛的点点头。“是啊!我家主子快不行了!所以主子想再见夫人你最后一面!”

    绝美的脸上是阴冷的笑。“他不行了!那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自己身受重伤的时候他怎么没想到自己?这个种时候?抱歉,太迟了!

    若水月的回答似乎大大超出了海龙的意料,顿时海龙就愣在了原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怎么会这样?按情况,夫人不是该焦急万分的出宫去见主子吗?为什么会如此?

    “可是夫人。。。你是主子的妻子不是?”好半晌,海龙才回过神,神色复杂的开口道。

    “妻子?哼!你认为我和冷訾君浩的关系真的像是夫妻吗?行了!你以后还是别叫我夫人了,直接叫我残月吧!”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若水月缓慢的开口道。

    “不像是夫妻?哼!若不是夫妻,不是为了你,我家主子会伤成这样吗?真没想到,你居然会说出这么残忍的话来!”海龙一改先前的恭敬,一脸气愤的冲若水月怒吼道。

    闻言,若水月是猛的从美人榻上站了起来,神色紧绷的冲海龙质问道。“你刚说什么?”他是为了自己才受伤的?怎么会这样?可又为什么会为自己受伤那?

    “我说要不是夫妻,我家主子就不会为了你连命都不要的追赶你们口中的那个鹰型面具男,就是为了给你报仇,我家主子险些连命都没了,你居然,居然。。。”

    “他现在在哪儿?”不等海龙将话说完,若水月就冷漠的打断了他。

    “在秋府,你们的房间里!”见状,海龙如实的答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随后就过去!”迟疑了片刻,若水月神色深邃的说道。

    “是!那我先回秋府,等候夫人。。。”说罢,海龙也不敢耽搁,转身便急忙的走了出去。

    只是若水月没有注意到,海龙在转身的那一刻,他脸上那狡黠而又阴邪的笑意。

    待海龙离去后,若水月沉思片刻后,突然唤来上月和初月,对上月吩咐了几句,若水月带着初月便去了地下密道。随即便通过密道去了冷訾君浩所在的秋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