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72章」苦肉计

    刚走近秋府,鼻尖就传来一阵浓郁醉人的幽香。

    是黄梅(腊梅)花的味道。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句。

    站在秋府门外,若水月却是迟迟没有踏进去,只是眉头紧锁一副心事重重的摸样。

    “怎么了主子?”见若水月半天没有反应,初月疑惑的问了一句。

    回过神,若水月若有所思的摇摇头。“没什么!我们进去吧!”迟疑了片刻,若水月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不同于三个多月前百花盛开的秋府,此时的秋府四处白茫茫的一片,唯有数十株黄梅在清风中摇曳,散发着醉人的幽香。

    望着白茫茫中,那一个个如黄衣精灵般的梅花花瓣,若水月如星辰般美妙的眼中慢慢弥漫上一抹似有似无的阴冷。

    “夫人,你可算来了!”就在这时,海龙和江龙一副欢喜的迎了出来。

    收回视线,若水月目光漠然的将两人打量一番后,一脸深沉的开口道。“带我去见他。。。”

    “是。。。”闻言,两人不敢有半刻的怠慢,带着若水月就去了他们之前的新房。

    刚踏入新房,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就扑鼻而来。顿时若水月的眉头就紧紧的邹了起来。他不但受了很重的伤,而且还中了毒。这是若水月闻到那股血腥后第一的反应。

    迟疑了几秒,若水月还是缓缓的走了上前。

    刚走上前,映入眼帘的就是床下那一盆被血染红的水。一旁的小桌上,摆满了染血的棉絮和绷带。新房的大床上,冷訾君浩一脸苍白的躺在上面,他紧邹的眉头似乎是在告知别人,他此时的痛苦。

    原本以为自己对他已彻底的死心了,可当看到他痛苦不堪的神情时,若水月的心还是不由的一颤。

    就在这时,床上的冷訾君浩突然一副虚弱的睁开了眼。在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时,他眼中明显的一闪一抹欢喜。“月,月儿,你来了?”虚弱的说着,冷訾君浩便欲硬撑着坐起身。

    见状,若水月急忙阻止了他。“你都伤成这样了!还是安心的躺着吧!”

    “可是。。。好吧!”还想要说什么,可是看着若水月那紧邹的眉头时,冷訾君浩还是妥协的点点头,硬撑着的手肘又无力的松了下去。

    复杂的看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突然转过头,冲一旁冷訾君浩从北辟带来的专属御医质问道。“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御医走上前,恭敬对若水月作了个揖。“回夫人的话,殿下除了受了些外伤外,还被对方一次性下了多种巨毒,所以。。。”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不等御医将话说完,若水月便冷冰冰的打断了他。随即便见若水月突然在冷訾君浩的床边坐了下去,伸手就朝冷訾君浩的脉搏上按去。

    见状,冷訾君浩的眉头在顷刻间邹了起来,但很快便见松了回去。

    “月儿,月儿?你,你还会医术???”看着若水月,冷訾君浩惊愕的问道。

    目光漠然的看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淡然的点点头。“啊!会点皮毛而已!”话是这么说,可事实却并非如此。为的只是不想在他面前暴露太多真实的自己。

    随着冷訾君浩脉搏的跳动,若水月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她怎么也料到,冷訾君浩体内居然会有如此多毒素,当然这些毒对她来说都只是些小儿科,也并非她真正不悦的缘由。她真正不悦和诧异的是,冷訾君浩的体内居然会有一枚玲珑雪。要知道,这玲珑雪可是她若水月亲自配制的,怎么可能会被人下给了冷訾君浩的那?对了,难道是。。。?

    思及此,若水月突然抬起头,目光深沉的盯着冷訾君浩问道。“你的毒都是谁给你下的?”

    “这个,这个你不用知道,我今日让海龙叫你来,就只是为了见你一面,现在见到你了,我也就心满意足了!”神情闪烁的看了眼若水月后,冷訾君浩是急忙转开自己的视线,声音虚弱而又冷然的开口道。

    闻言,若水月脸色一沉,顿时便没了耐心,对着冷訾君浩便没好气的吼了起来。“行了!你少废话,说,究竟你的毒是谁给你下的?”

    被若水月这么一吼,冷訾君浩顿时就愣住了,是半天回不了神。似乎从认识她到现在,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对自己说话!而且不知道为何,她今天给自己的感觉是如此的陌生。难道是她发现什么了吗?不会啊!若真被她发现了什么,她怎么还会来见自己?而且她刚看自己的神情中明显的有着心疼,可那她为何???

    见自家主子不语,海龙迟疑了片刻,急忙上前回答。“夫人,主子之所以会中毒受伤,全都是拜那个鹰型面具男人所赐!那男人。。。”

    “海龙。。。”海龙话还未说完,便被猛的回过神的冷訾君浩给打断了。

    闻言,若水月的眉头顿时邹的更深了。瞥了眼一旁的海龙,若水月又缓缓的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冷訾君浩的那张苍白的脸上。“海龙说的是真的吗???”

    冷訾君浩不语,只是缓缓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为什么要去找那个鹰型面具男?”若水月此时的声音很轻很轻,轻的让人无法揣摩她此时的想法。

    冷訾君浩依旧不语,依旧紧闭着他的眼睛。

    见状,海龙冲屋里的其他人试了个眼色,很快,屋里的人都纷纷退了出去,一时间奢华的屋内就只剩下了若水月和冷訾君浩两个人。

    冷然的瞥了眼被关上的房门,若水月迟疑了几秒后,又缓缓开口问道。“回答我,为什么你会去找那个鹰型面具男人?为什么你会和他打起来?”

    终于这次冷訾君浩没有拒绝,缓缓张开眼,盯着若水月眼中那化不开的忧伤看了半晌后,他这才终于开口道。“那晚,我们新婚的那晚,我去了趟茅厕回来便没了你的身影,我还以为是不是皇宫里出什么事了,所以你急着回宫应付夏侯夜修去了,便也没有多想。直到第二天从宫里传来消息,说你,说你。。。”话还未说完,冷訾君浩的眉头就紧紧的邹了起来,苍白的脸上写满了心痛不已。

    看着他此时的神情,若水月的心也忍不住的跟着颤抖起来。

    “说你,说你被发现浑身是血的倒在皇宫里。当时我便以为是你的身份暴露了,所以遭到了夏侯夜修的毒手,那个时候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替你杀了夏侯夜修,然后带你永远的离开。可当我到了你的寝宫才知道,你根本不是被夏侯夜修所伤,而是那个戴着鹰型面具的男人所伤,甚至险些连命都没了。当时我就在想,我一定要亲自抓到那个鹰型面具男人,然后活剥了他为你报仇!趁着夜晚,我偷偷看过你后,便开始大规模的搜寻那个男人的踪迹!可整整三个多月,我几乎将整个南拓都搜寻便了都没有发现那个男人的踪迹。”

    听到这儿,若水月突然忍不住的问了一句。“这么说,这三个多月你都不再拓都?而是在南拓其他地方寻找那个鹰型面具男的踪迹?”若真是如此,那一直以来自己不就是错怪他了吗?

    冷訾君浩虚弱的点点头。“恩!直到昨晚我才回到拓都。一回到拓都,我便就想进宫看看你现在的情况!可刚到你鸾凤殿不远处的假山处就发现了那个鹰型面具男的身影。当时我也来不及多想,拔剑就和那个男人打了起来。”

    “然后那???”若水月心里很清楚,若论武功,冷訾君浩应该和他不相上下才是。

    “我也不知道和他打了多久,可就在我即将命中他的时候,他突然衣袖一挥,对我撒了些什么,很快我便使不出内力起来。就在我即将晕倒的时候,他突然将一大堆东西塞进了我的嘴里。待我再次醒来,我已经回到了秋府!”说着,冷訾君浩是一脸的气愤。

    “原来是这样啊!”一时间若水月不语,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这时若水月丝毫没有注意到冷訾君浩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