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174章」他们的计谋

    回过头看着冷訾君浩那张苍白的脸,若水月终于收起了笑,正经的开口道。“好了!不和你闹了!先办正经事!”

    “厄?”若水月突然的正经,让冷訾君浩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初月。。。”就在冷訾君浩刚要开口问她时,若水月却突然转过头,冲门外喊了声。

    下一刻,房门就被轻轻的推了开,随即便见初月和海龙江龙走了进来。

    看了眼初月,若水月缓缓的从怀中掏出几个药瓶。分别从药瓶中取出一枚药丸对初月吩咐道。“让人将这几枚药,分别温水泡开。”

    初月刚伸手去接药,药便被江龙先一步的冲若水月手中抢走了。“还是我去吧!”说着不等若水月开口,江龙便风一般的跑了出去。

    见状,若水月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收起药瓶,若水月迟疑了片刻,又另外从怀中掏出一瓶药。“你中的毒种类较多,但都不是什么复杂的剧毒,唯有你体内的玲珑雪,一旦毒发,那痛苦会让你生不如死。不过万幸的是,那毒是我亲自调配的。你只需将这枚药丸含在嘴里然后咬破!不出一个时辰,你体内的玲珑雪便会解除。”说着若水月将倒出的一枚冰蓝色的药丸,小心翼翼的交给冷訾君浩。

    “知道了!”接过药丸,一抹诡异的光芒从冷訾君浩眼中是一闪而过。

    “行了!赶紧服下!”见冷訾君浩直直的盯着手中的药丸,若水月急忙催促道。

    “恩!”应了声,冷訾君浩便将药丸一把朝自己嘴里塞去。

    “夫人。。。”就在这时,海龙突然冲若水月大叫了声。

    闻声,若水月来不及想,条件反射性的就是猛转过了头,朝海龙看去。这时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冷訾君浩以极快的速度将他手中的那枚药丸包在手巾里,塞进了枕头下。

    盯着海龙,若水月疑惑的问道。“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那个,那个。。。”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冷訾君浩,海龙这才一脸忐忑的冲若水月问道。“是不是只要服下了夫人的解药,主子,主子他便会没事了?”

    闻言若水月顿时就忍不住的甩了海龙一个大白眼。“突然这么叫我,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急事那!吓我一大跳!”

    海龙嘿嘿一笑。“我突然想到,有些不放心,所以就。。。夫人你可别见怪啊!只是夫人,主子他是不是就没事了?”

    “是啦!除了毒,他都就只是些皮外伤,要不了他的命的了!”看着海龙,若水月还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呼!那我就放心了!”看了眼冷訾君浩,海龙是夸张的松了口气。

    白了眼海龙,若水月便不再理会他,只是转过身对冷訾君浩问道。“解药都服下了吗?”

    冷訾君浩点点头。“恩,服下了!”

    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就好,待你服下其他的解药后,不出数日便又可以生龙活虎了!”

    “多亏了你,若不是你,那我可就真要。。。”盯着若水月,冷訾君浩突然复杂的开口道。

    “行了!你我之间还用的找说这些见外的话吗?”起身,朝窗外看了眼,若水月又一副若有所思的开口道。“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宫了!”

    没有拒绝,更没有挽留,冷訾君浩猛的点点头。“好!那我让海龙送你们回去!”和她在一起这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的希望她赶紧离开。

    “不用了!还是我们自己回去的好!免得引起别人的猜测!你好好保重自己吧!”说罢!若水月复杂的看了眼冷訾君浩转身就走了出去。

    看着她逐渐离去的身影,那一刻,一股名为歉意的感情突然涌上冷訾君浩的心头。她冒着寒风大雪的赶来看自己,而自己,却在千方百计的算计着她。算计着她的解药,更在算计着她的性命。真不知道,若有一天她知道自己就是她恨的入骨那个鹰型面具男,她该要如何接受?

    缓缓从枕头下取出那枚药丸,盯着它那冰蓝色的身体,此时他脑海中却全是她看着他时,那眼底的心疼。

    “月儿,不要怪我,不要恨我!我也没有办法!毕竟你害的孩子,他们都是我的亲身骨肉,我身为人父,说什么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孩子们,因你的毒而收尽痛苦折磨!我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孩子的娘亲,受你要挟,甚至被你害死!”盯着手中的那枚药丸,冷訾君浩突然坐了起身,神情悲痛而又无奈的开口道。

    “主子。。。”就在这时,海龙突然走了进来。

    缓缓看着海龙,冷訾君浩是一脸无奈的问道。“她,她走了吗???”

    海龙点点头。“恩!江龙现在已跟上去了!直到她们走远才会回来!”

    无奈的叹了口气,冷訾君浩缓缓的将手中冰蓝色的玲珑雪的解药交给海龙。“让御医根据此解药的药性,复制出相同的解药吧!等调配好了再给本宫拿来!”

    “是!”接过解药看着一脸难看的冷訾君浩,海龙无奈的安慰道。“主子你也别难过了!毕竟你早已做出了选择!”

    又是一声叹息!“是啊!本宫早已在她和她们之间做出了选择,可是本宫这心,这心它不听本宫使唤啊!”说着冷訾君浩很是无奈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主子,你别这样。。。你之所以骗夫人,也不过是为了救小少爷们!而且这毒原本就是夫人下的,骗她拿出解药也是理所当然啊!”话是这么说,可海龙对此也很是不安。

    “是啊!毒是她下,让她拿出解药也是理所当然,可是,可是你知道吗?她之所以对孩子们下毒,只是为了逼迫倪诺儿交出她的弟弟!其实龙符本宫已得手,完全没有必要再帮着倪诺儿逼迫她。毕竟只要倪诺儿交出若水恒,那按她的本性,她也会交出解药的!”想到这儿,冷訾君浩突然有些后悔起来。

    “对啊!若倪诺儿真的抓着若水恒逼迫她承认自己就是若水月,那夏侯夜修一定会要了她的命的!”顺着冷訾君浩的思路,海龙附和的说道。可只是下一刻,他像是猛的想到什么,急忙开口道。“可是事到如今,主子,我们已没有了退路!”

    冷訾君浩冷笑一声。“你说的没错!事到如今本宫真的已没有了退路!毕竟现在她恨鹰型面具男恨的入骨!而且按她的话里所说,想必她已知道了雪儿的存在。甚至她不光对倪诺儿下了毒手!就连雪儿也。。。可恨的就是本宫不知道她究竟都对她们做了什么!”一想到若水月刚说过的话,那一抹残损的悔意在顷刻间是烟消云散。是的,从那晚开始,他便已决定了和她之间的结局,他们不会再有明天。事已至此,他绝对不能心软,更不能再动摇了!